第三百零五章 暂缓的冲突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零五章 暂缓的冲突

2020-10-03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顾仙棠喊出“你们都给我去死”这句话的瞬间,王怀瑾与鲁裔生都特别聪明地抬起了桌子,然后在队友的帮助下迅速将餐桌搬离了战场,虽然在这里吃饭他们也没花钱,但看见一桌子还没吃完的饭菜被毁……这种事他们是忍不了的,毕竟打架之前掀桌子不是他们的习惯,浪费粮食可耻啊!

    “你们俩也给我滚开!”

    陈闲不等顾仙棠再有更进一步的举动,直接一手一个拽住了小天师与诸葛景,直接将他们拉到了自己身后让他们脱离战场,然后黑光寄生体瞬间从他手臂里涌出,以肉眼无法观测的速度缠绕在了手臂上……转瞬之间,陈闲的右手臂就变成了一把造型诡奇满是放血槽的黑色长刀。

    恐怖的能量气息不断从陈闲与顾仙棠身上扩散而出,瞬间便在餐厅里席卷开来,其他来吃饭的人看见这一幕都连忙起身走开,生怕被这场冲突给卷进去。

    一旦陈闲与顾仙棠在餐厅打起来,这座直播楼十有八九是保不住了,而且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那些观众跟工作人员估计也得被牵连进去……

    在场有很多人都想上去劝劝架,但到最后也没人敢贸然上前,连开口劝一句的勇气都没有,那些不断从陈闲他们体内扩散出的能量波动就像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只让那些实力较弱的异人都喘不上气来……

    “你干嘛啊?!”小天师蹭的一下拔出了法剑,凶巴巴地瞪了陈闲一眼,“他的对手是我!你闪一边去!”

    “别争别争,我看这事让给陈科长解决挺好的。”诸葛景跳出来说道,脸上笑嘻嘻的,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小天师你别多事啊,让陈科长给咱们出头!”

    从这番话就能看出来,相比起小天师,诸葛景跟陈闲的关系确实更近一些,这种开玩笑的话可不是小天师能随便说出来的,更何况诸葛景说这话的时候还特别狗腿子的帮陈闲捏了捏肩,那种“低声下气”的表情简直是让小天师所不齿!

    大家都是竞争对手,你看看你这表现跟陈闲的小弟似的!

    “我需要他帮我出头?!”小天师恶狠狠地瞪了诸葛景一眼,只觉得这个煽风点火的孙子比陈闲还可恨,“你是不是也跟他一样瞧不起我啊??”

    “没有没有。”诸葛景连忙摇头说道,“我这么尊敬你,怎么可能瞧不起你,你可是龙虎山的下一任天师啊……”

    虽然事实情况确实就是诸葛景说的这样,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这番话在小天师听来就是纯粹的嘲讽,顿时就气得他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个姓诸葛的。

    “闪开点,一会打起来我可不想误伤你们。”陈闲头也不回地说道,完全不想给小天师他们出手的机会。

    在旁人看来,陈闲是一个有绝对领导者风范的人,纵然小天师与他有诸多不和,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像是将小天师当成了自己人一般护着。

    当然,旁人的想法未必就是事实。

    之所以陈闲有一种想护着小天师他们的表现,那也是因为陈闲不想丢人……如果让小天师上了,然后他再败给了顾仙棠,这特么不就是在给内地的异人圈子丢人吗?

    作为内地异人圈子里拔尖的存在,陈闲可不想让这些自西昆仑而来的异人小瞧了,所以他根本不想给小天师诸葛景出手的机会,谁知道那俩废物能不能打过顾仙棠?打不过连着陈闲一起丢人,这种事光是想想就会让陈闲觉得一阵屈辱。

    “你们在干什么??”

    伴随着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餐厅包厢走廊那里来了几个人,领头的正是守秘局局长周抟,老骗子与顾山主也在后面跟着,看样子他们应该正在吃饭,老骗子手里还拿着咬了一半的鸡腿。

    “小闲,你们这是要打架啊?”老骗子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往这边走着,表情说不出的兴奋,“你这是准备跟谁打??顾仙棠??”

    “仙棠!你这是要干什么!”

    顾山主不动声色地看了顾仙棠一眼,又看了看一旁被寄生体全副武装的陈闲,说话的声音略显低沉。

    “还不快把剑收起来?”

    “爹!他是……”顾仙棠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但顾山主这位老父亲却完全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直接用眼神示意让他住嘴,现在可不是能乱说话的时候。

    这世界上最了解顾仙棠的人莫过于顾山主,顾仙棠是他打小看着长大的,那小子是什么样的人,顾山主比任何人都清楚。

    别看他气质出尘好像不食人间烟火没了七情六欲,其实顾仙棠的内心活动不比俗人强到哪去,一样会好勇斗狠,一样热衷于追名逐利……说他是西昆仑最大的二世祖都不为过,他这个人复杂得很,既喜欢装得仙风道骨犹如神仙中人,又藏着一种飞扬跋扈的本性,除了自己之外谁也瞧不上。

    也难怪他会跟陈闲杠上,毕竟他这种性格的人,恰好就是陈闲最讨厌的那种人。

    “到底怎么回事?”周抟皱着眉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在陈闲手臂上拍了一下,示意让他把寄生体收回去。

    “他找事。”

    陈闲简单地回答了一句,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把寄生体收回自己体内,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不甘心。

    如果这不是在直播楼里。

    如果这里没那么多外人。

    在寄生体刚凝成长刀的一瞬间,陈闲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就算不杀他也得废了他,怎么也要卸他两条胳膊下来……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呢?

    还让我们去死?

    你配吗?

    “局长,事情是这样的…….”

    鲁裔生主动开口为这些老人讲述起之前发生的事,虽然他本身就是一个喜欢添油加醋的人,但在周抟他们面前,借鲁裔生十个胆子他都不敢乱说话,所以这场冲突也是实事求是的讲,现实情况是什么样他就说什么样,绝对没有偏袒任何一方。

    当然,从这次冲突来看也没有偏袒的必要,因为从一开始就是顾仙棠在找事,要不是他嘴贱又过来耍耍威风,谁搭理他啊!

    “是这样啊……”周抟不动声色地看了看顾山主。

    “那不是活该么。”老骗子说话可要直白许多,笑呵呵的把鸡骨头扔在骨碟里,随手拿了一瓶没开过的汽水就喝了起来,嘲讽的眼神不时从顾山主脸上扫过,虽然他没有说其他的话,但他的眼神已经表现得很直白了。

    老骗子现在不光是瞧不起顾山主这个人,他甚至都开始怀疑整个西昆仑都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了。

    顾仙棠可以说是你们西昆仑最能拿得出手的后生之一,无论是出身背景还是个人的能力,在你们西昆仑都是拔尖中的拔尖,结果呢?就是这么一个玩意?

    “道歉。”

    顾山主似是没注意到老骗子满含讥讽的眼神,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说话的声音愈发低沉。

    “既然是你挑的事,那么你就该…….”

    顾仙棠没有说话,默不作声地瞪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转过身便离开了餐厅,中途甚至都不再去搭理自己的父亲,无论顾山主说什么他都不再回头。

    此刻,见顾山主面沉如水,周抟作为守秘局一方的人也只得开口打起了圆场。

    “哎呀,小孩子嘛,闹点矛盾也正常。”

    话音一落,周抟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赵脂儿。

    “小丫头,你去开解开解你的朋友,这件事本来也就是…….”

    “我明白的,周局长,那我先去了。”

    其实从这次的冲突就能看出来,年轻一辈的异人与老一辈的异人在为人处世的方面差异巨大,尤其是陈闲他们这一批站在同辈异人金字塔最高处的人……在周抟他们这些老人出现之前,陈闲这帮人可从没想过要和解,若不是周抟他们来得及时,估计陈闲手里的刀就已经挥出去了。

    不仅是陈闲,让小天师或是诸葛景站在陈闲这个位置上,他们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毕竟他们都是年轻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时冲动就让人见血光……虽然这种事他们极少会做出来,但不代表他们做不出来。

    “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们先回去吃饭了,小闲,我叮嘱你一下……你可别带头挑事!”

    “我知道。”

    陈闲话是这么答应的,但在周抟一行人走后,他瞬间就变了个表情,皱着眉看了看小天师又看看诸葛景。

    “今天下午抽签,不管是谁抽到跟西昆仑对战,全都给我往死里打,要是有人实力不济输给顾仙棠那个炼气士……那可别怪我赛后再揍你们一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