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压制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九十七章 压制

2020-09-26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其实陈闲觉得戚平安有点不讲道理,掌中佛国这一招说起来是属于正道方术,但无论怎么看…….这都有点打不过了叫小弟的意思,且不说那尊金色波旬佛像多有压迫感,就天空上那密密麻麻不断浮现出的人形虚影,陈闲看着都觉得有点喘不上来气,那种无法言说的压迫感实在是强得有点过分了。

    上一个能给陈闲带来这种压迫感的敌人是梅山神,那个在远古时代便诞生于世的古代生命……

    “既然你都叫小弟了,那么我也叫一个。”

    陈闲突然笑了笑,后背就像是出现了一条骇人的裂口,犹如开闸泄洪一般,寄生在他体内的黑光寄生体瞬间便化作无穷无尽的黑水涌了出来……

    在离开宿主之后,这些黑色的寄生体便开始迅速“构建”苍白之犬的身躯,也不知道是白狗长大了,还是陈闲让它们一口气从自身抽取的能量过多。

    此次现世的苍白之犬,很明显要比上一次大得多。

    整个骨骸状的身躯大得惊人,犹如一座苍白的山岳散发着极其浓重的死亡气息,背上残破的蝠翼展开也有近百米,它在发出沉重沙哑的喘息声时,那双与人类眼球十分相似的眼珠也在不停转动,正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这不是苍白之犬第一次现世,但它的确是第一次出现在那些观众的眼前。

    “那……那是什么怪物……是陈科长召出来的?!”

    “这应该是一种异常生命吧……”

    “像是噩梦里才会出现的东西……骨骸之犬……那些参赛选手好像在网上说过……我见过他们发的帖子…….”

    “陈科长的手段怎么都这么诡异啊!我怎么觉得他不像是异人反倒像是异常生命呢?!”

    “卧槽你欠揍是吧?!刚打完那个说陈科长不是人的,现在又来一个……兄弟姐妹们上!!”

    相比起那些被吓得要做噩梦的观众们,戚平安明显表现得要镇定许多,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苍白之犬,但每一次看见都还是会感到由衷的震撼,只觉得这不是一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生物,这个世界容不下它……能容下它的,或许只有那些诡奇邪异的噩梦了。

    “戚平安,你能飞吗?”

    陈闲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话,不等戚平安回答,他三下五除二就在苍白之犬的帮助下爬到了它的头顶,然后控制着它扇动起了那一对残破的蝠翼缓缓升空。

    看见这一幕,戚平安除了无奈之外也没别的办法。

    “我能飞的话,我现在就去锤死你。”戚平安说起这话来也觉得有点哭笑不得,陈闲这混蛋真是够损的,先问问你能不能飞,不等你回答他就先一步飞上天了,这不是走偏门作弊么!我要是能飞上天去哪还容得了你嚣张?

    “不能飞就好,要不然还有点费事……”

    陈闲笑了一下,现实情况确实跟他之前的分析差不多,这片佛国对他的压制是有局限性的,就譬如此刻,他在没有大规模动用自身能量的前提下,他所能感受到的压力非常小,就是胸口有点发闷罢了,比起之前可好多了。

    真正被佛国压制的只有白狗。

    不过从这条骨骸之犬的表现来看,它好像没有受到太多影响,哪怕沐浴在金色佛光之下,它也一样可以自由自在的展翅高飞。

    “陈闲!你别以为自己能飞就了不起了!你就算飞上九重天去我也有办法把你弄下来!”

    听见戚平安的这番话,陈闲不屑地撇了撇嘴,只觉得这个贼和尚在吹牛,但他却不曾想这个和尚可没吹牛的习惯……

    见苍白的骨骸之犬驮着陈闲越飞越高,戚平安也笑了笑,合掌诵了一声佛号。

    “南无妙住得法光如来……”

    与此同时,那尊波旬佛像也作出了与戚平安相同的动作,仿佛他们双身一体心灵相通,不过它口中念诵出的佛号却与戚平安不同,而且每一个字之间都有停顿。

    “阿!弥!陀!佛!”

    刹那间,这片金色净土之上霞光四溢,波旬佛像脚下也生出了无数莲花。

    佛音浩荡,声如雷震。

    佛像的声音不分男女,如有千万僧人在随它一起诵念佛号那般,每一个被它吐出的字眼都似是有无上佛法加持……它每念出一个字来,苍白之犬就会遭受一记无形能量的“抨击,”庞大的身躯也会随之猛地下降几百米,那一瞬间出现的失重感让陈闲的脸色都情不自禁跟着白了起来,毕竟他是一个藏得很深的恐高症患者。

    短短不过数秒光景,苍白的骨骸之犬就被那几声佛号硬生生地压了下来,从千米高空直接被压落到了离地几十米的高度,想要继续往上飞的话,那个佛像就会又一次念诵佛号……翻来覆去的试了好几次,陈闲也只得无奈的认命了。

    “魔高一尺,佛高一丈。”

    戚平安笑眯眯地看着又气又怒的陈闲,他合起掌来一脸的慈悲为怀,说的话也是十分气人。

    “陈科长,你再飞一个我看看。”

    “你个贼和尚……”陈闲气得牙痒痒,而且是真的牙痒痒,恨不得就直接跳下去把戚平安啃了算了,“我把你召出来的那尊佛像啃了你没意见吧?”

    闻言,戚平安不禁怔了一下,他似乎没想到陈闲会突然做出这种战术改变。

    “我先啃了它!我再过来啃你!真是气死我了……”

    陈闲在昆仑会里已经很久都没有动过自己的嘴了,因为他觉得当着这么多观众的面用嘴啃人很不雅观而且有伤风化,但现在他可顾不得这么多……看见那尊金色的波旬佛像他就来气!

    当然,在这时候生气的人也不仅是他,还有这条苍白之犬,它可是一个能跟骷髅先生相比岁数的古代生命,这些后世出现的“神明”在它眼中就跟还未发育完全的宝宝一样。

    被宝宝压着打。

    被宝宝几个字压得飞不起来。

    你说它能不生气吗?

    这时,苍白之犬不顾陈闲有没有给出指令,突然间又一次向高空发起了冲锋,任凭那尊波旬佛像再怎么念佛号压它,它也一样是在拼了老命地扇动翅膀往天上飞着。

    其实很多人看到这里的时候都觉得有些不解,无论是屏幕那头的观众还是地面上站着的戚平安,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陈闲跟那条苍白之犬要执着于飞往高空……直接选择攻击对手不好吗?就算不去对付那尊神像,去收拾戚平安也比往天上飞有意义啊!

    在苍白之犬硕大的头颅上,陈闲安稳盘坐于此,见白狗又一次被佛号压回原处时,他心中也满是无奈,不过……当陈闲看见地面上站着戚平安一脸不解,他顿时又忍不住暗自窃喜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察觉到的“佛国破绽”好像连戚平安本人都不知道,当然他也是刚发现不久……

    陈闲发现自己的位置越是往上,那种本体能量被佛国排斥的感觉就会越弱,简单来说,佛国也有鞭长莫及的地方,而且它主要影响到的区域是在地面而并非空中……

    “加把劲。”

    陈闲不动声色地用手拍了拍苍白之犬的头骨,默默在心中为它鼓着劲喊加油。

    “波旬佛像念诵佛号的时候,有一定的停顿时间,抓住停顿的机会再往上冲,咱们卡着点跟它来就行了!”

    得到这个指示的瞬间,苍白之犬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嚎声算是回应。

    与此同时,位于地面的戚平安也勾起了嘴角,似乎突然意识到陈闲这么执着于往天空上冲是为什么了。

    “佛国的天上可不安全,生门在地而不在天,没想到你还真会搞错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