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力可担山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九十五章 力可担山

2020-09-2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道黑色虚影凝成的魔像也愈发真实,直到最后都蜕掉了虚影的躯壳,变成了一尊像是由黑铁铸造的神像……青面獠牙,状若恶鬼,六臂三面,邪气盎然。

    几乎所有对佛教文化有所了解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这便是佛家传说中魔波旬的塑像。

    当然,说它是塑像或许有点不太合适,因为它看起来就如同真实存在的生命,不禁面部表情一直在变化,那六双恐怖的眼睛更是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活动的状态……每一只眼睛都死死盯着陈闲,仿佛正在怒视这个胆敢挑衅神明的凡人。

    那种居高临下犹如看待蝼蚁一般的眼神,恰好就是陈闲最讨厌的……他很烦有人这么看自己,无论是人还是异常生命,敢这么看他的几乎就没有好下场。

    “不知道这么大的东西……能不能一刀砍断……”

    陈闲抬头望着那尊百丈高的黑色魔像,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同时心里也在进行细致的分析,或许锯肉刀感应到了陈闲的所思所想,忽然间震颤了一下,像是在为陈闲解惑。

    它说。

    可以。

    “陈闲,小心了。”

    戚平安的声音从很远的山岭中传来,虽然相隔这么远,但他的声音却没有丝毫衰弱减小的迹象,反而像是在陈闲身旁响起来的。

    当他话音落下时,山岭中便出现了更深一层的异常变化,那些正在四处弥漫的雾气开始逐渐往陈闲所在的位置围聚而来,就像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妖雾,无论怎么看它们都透着一股子邪性,与此同时那个漆黑的魔像也有了动作……这尊六臂波旬魔像,它的每一只手都握持着一种佛家法器,此刻它猛然抬起的手臂便是六臂之中握持着降魔宝杵的那只,似是直接将降魔杵当做兵器奔着陈闲砸了下来!

    那根降魔杵可以说是陈闲此生见过的最大兵器了,光是降魔杵本体的长度就有近三十米长,被魔像所持从天而降时就像是天空中突然压下来了一座大山。

    这尊魔像的出手速度极快,仿佛一出手便已突破音障,在那声震耳欲聋的音爆响起时,这一根可用来镇杀妖魔邪祟的降魔宝杵,已经来到了陈闲头顶上方二十米左右的位置。

    以魔像展现出的攻击速度来看,这一杵敲下来也就是瞬间便可以完成的事,至于是能将陈闲活活砸成肉泥,还是能像是以往降服那些异常生命那样,直接一杵敲它个灰飞烟灭,这都是说不准的事。

    此刻,陈闲既没有逃跑也没有躲闪,自始至终他都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过脚步。

    看着如黑云压顶般直奔陈闲砸下来的降魔杵,屏幕前许多观众都忍不住发出了尖叫声,连许雅南他们都忍不住开始为陈闲担心,虽然大家都知道陈闲的实力有多恐怖,但是那尊魔像的声势……说它比当初在梅山苏醒的古代生命更强都不为过!

    此刻,波旬魔像手持的降魔杵已经落下,它那张青面獠牙的脸上亦是尽显忿怒相,不过就在降魔宝杵即将要碰触到陈闲的瞬间,一面黑色金属“大盾”凭空出现在陈闲头顶,在出现的同时也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开始向四方延伸。

    当那尊魔像把持的降魔杵碰触到这面金属盾的时候,整个方形金属盾的长度已经延伸到了近一百米左右,很轻松就挡住了想要陈闲性命的这一杵……在它们两者碰撞时,剧烈的撞击声十分骇人,或许那更像是一种爆炸声?

    巨大的声浪伴随着恐怖的冲击波瞬间在赛场中席卷开来,那些被守秘局加强固化过本不该动摇的树木,在这阵由寄生体与魔像的激烈碰撞中彻底灰飞烟灭……以陈闲为圆心,方圆五百米内的一切事物都被这阵骇人的冲击通通碾成了齑粉,无论是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巨石还是那些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它们都在顷刻间消失无踪了。

    就像是这里经受了一场极为剧烈的爆炸,赛场的这片区域直接被它们夷为平地,整个地面都在瞬间下沉了一米多深,若不是有寄生体从中周旋为陈闲卸力,说不定他还真有可能会被这一杵砸进地底去。

    此刻陈闲半弯着腰,由寄生体构成的金属盾与他相连的部位正好在他的背部,他就像是驮着一座黑色的山峰,在那之上就是波旬魔像手中的降魔巨杵。

    无论让什么人来看,陈闲的力气都不该比那尊魔像大,在那尊魔像面前,陈闲看起来就跟个蚂蚁差不多,但是……陈闲背上驮着金属巨盾,直接硬生生扛住了波旬魔像砸下的降魔杵,在这过程中他也只是略微弯下了腰,但膝盖却没弯哪怕一下。

    “力气不小啊……”

    在陈闲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弯下的腰也慢慢挺直起来,不紧不慢地将降魔杵给顶了回去,面不改色心不跳,像是感觉不到那种恐怖的重量,也是到这时观众们才明白……陈闲的力气究竟有多大,用力可担山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难道那些神话传说都是真的?!陈科长这不会是肉身成圣了吧?!”

    “看来释迦掷象道人搬山……这些传说搞不好都是真的!”

    “仅凭一具肉体凡胎就能拥有这么恐怖的力量……陈闲还是人吗…….”

    “说陈科长不是人的那个孙子我看见你了啊!等我们过去的!你小子别跑!”

    “那个戚平安召出来的波旬魔像也不简单,怪不得那么多人都说他是自在天王转世……难道这尊魔像就是他的现世身??”

    “狗屁,我看那都是吹出来的,什么自在天王转世,这世界上哪来的神啊?你见过吗?我见过吗?要相信科学!”

    此刻不仅是直播楼里的观众们吵作一团,连楼上那些坐在包间里的人也有些坐不住了,尤其是看见陈闲不紧不慢将降魔杵推回去的时候,谁也想象不到陈闲肉身的力量竟然到了这个境界!

    “卧槽……陈闲的力气有这么大吗……我原来怎么没发现啊……你们快帮我回忆一下,我原来有没有得罪过他?!”

    “老王你有必要这么怂吗?”

    “这特么不是我怂啊!姓陈的又记仇又小心眼谁不知道!我要是早点知道这孙子的实力这么强,我肯定不敢跟他……”

    “怕什么。”

    小天师面沉如水地看着屏幕上的画面,虽然眼神已经凝重得不像话了,但好歹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冷静。

    “力气大不代表他能赢,戚平安藏着的底牌太多了,现在还分不出胜负来……”

    在直播画面之中,那尊波旬六臂魔像犹如一座黑色的山岳,它就算一动不动屹立在那里,也会散发出一种令人胆战心惊的压迫感,连小天师透过屏幕看着它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直播画面里,戚平安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似乎不准备继续盘坐念咒了,此刻他已是赤着上身六臂尽显,双臂以及后背前胸都有许多黑色的梵文“刺青”,似是之前才冒出来的。

    “陈闲,我好不容易才借来这些力量,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戚平安兴奋地笑着,犹如入魔了一般双目中尽是血色,与陈闲一样,他对这场比赛也是抱着十万分的期待,在他看来小天师不足以让自己拼尽全力,能够让自己毫无顾忌展现出一切底牌的人,只有守秘局的陈闲陈大科长。

    伴随着“轰”的一声音爆,戚平安直接从山岭里杀了出去,转瞬之间就来到了背托金属盾的陈闲身旁。

    看见戚平安的时候,陈闲是真挺惊讶的,因为他没想到戚平安竟然还敢跟自己打近身战。

    “你还来??”

    戚平安没有回答陈闲的话,抬手一拳就向他面门砸了下去,不过陈闲的反应速度也不慢,稍微偏过头就躲过了这一记能毁容的拳头。

    “陈科长,小心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