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看似艰难的胜利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八十五章 看似艰难的胜利

2020-09-2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待丙丁虬化作的火焰巨人逐渐消失,出现在赛场中的那些巨型兵刃也都纷纷开始自我瓦解,不断变成血色的粉尘回归到血海之中,也是到这时候没了那些兵器的遮掩,观众们才得以看见安然无恙站在场中的陈闲。

    说实话,在这些观众看来,陈闲现在的姿态与传说中的“魔”几乎没有两样,他那种造型别说是让小孩子看了,就是让成年人看了说不定都会做噩梦,那些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人甚至都会为他产生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

    站在场中的陈闲已经失去了人类的特征,或许是因为受到了之前那些高温火焰的影响,黑光寄生体的附着姿态看着有几分诡异,手臂与下肢都不可避免地延长了一部分,右侧躯干更是长满了一只只人类的眼睛,在无人机拍摄特写时,那些眼睛还在不断地眨动着,甚至有几只眼睛还刻意转过来盯着镜头看。

    那种诡异的眼神透过屏幕映入了无数观众的眼帘,虽然很多人都下意识的想要尖叫出声,但也许是真的怕极了,直播楼里竟然一片寂静落针可闻,绝大多数人都只是脸色苍白地颤抖着,谁也不敢说话,仿佛大家都中了一种诅咒。

    发出声音就会死。

    血海翻涌的同时也在不断收缩,它们就像是有意识的某种特殊生命体,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回缩到那柄“平平无奇”的锯肉刀里。

    不过半分钟的光景,赛场便恢复如初。

    除了一地类似粉碎的人类身体组织之外,这里再也看不见其他较为特殊的东西,之前那恐怖的场景更是像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得无声无息亦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当最后一滴血回到锯肉刀之中,陈闲半个躯干上生长的那些眼睛也都纷纷闭上了,黑光寄生体的状态也逐渐稳定下来,至少它贴附陈闲呈现出的姿态没那么诡异,看起来就是一件最普通的铠甲。

    陈闲控制着头部的寄生体退去,露出了他自己的脸。

    “裁判,这算我赢了吧?”

    陈闲冲着高空中的无人机喊了一声,然后指了指不远处四散的人体组织,脸上是一种轻松的笑容。

    熟悉陈闲的人都知道,陈闲不是一个嗜杀的异人,或是说他对杀人有一定的抵触心理,别看他那么凶就以为他是个杀人魔了,他真正的想法只有少数人知道……陈闲觉得一切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无意义的杀人与畜生行径无异。

    当然,如果有人要杀他那就另说了,至少陈闲觉得这算是正当防卫不算是寻常意义上的杀人。

    不管丙丁虬能不能杀死陈闲,不管陈闲是不是拥有那种堪称不死的自愈力,当丙丁虬有这个想法有这个举动倾向时,陈闲就已经在心里判定对方的死亡了……想杀陈闲的人很多,但真正敢有这个举动的人没几个,丙丁虬算一个,然后就死了。

    “陈……陈闲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包间里,王怀瑾看着屏幕上正逐步走向赛场出口的陈闲,眼中除了不可置信之外就是一种深深的恐惧。

    之前陈闲与丙丁虬的战斗惊坏了无数人,其中自然也包括跟陈闲有过节的他们。

    郭祀仙眉头不展,脸上的神色十分难看。

    “队长,这个陈闲不好办啊,那个叫做丙丁虬的人,他的实力应该跟你……”

    “你们怕了?”小天师问道。

    听见这话,众人急忙摇头说不怕,但这个回答也都只是自我安慰罢了,说出来的场面话能当真吗?

    不怕陈闲?

    看过陈闲比赛的人,有几个能不怕他?

    “他确实很强啊……”小天师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满是无奈,说话时都不愿再去看屏幕上的背影,似乎在这场比赛中,陈闲的表现已经给了他太大的压力,让他一下子有点缓不过来了,“这混蛋是怪物吗……他跟我们的年龄也就差不多大……这实力强得过分了啊……”

    陈闲杀死丙丁虬。

    这种比赛结果在小天师看来是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的。

    但他绝对接受不了……陈闲能在毫发无伤(至少看起来毫发无伤)的状态下击败丙丁虬并且杀了他。

    丙丁虬有多强?

    在小天师眼里,丙丁虬的实力几乎与自己相当,一个御雷一个御火,而且都能将这种能力如臂使指到入微的境界……换言之,陈闲可以杀了一个丙丁虬,那是不是也能再杀一个小天师呢?

    自己对上他真的有胜算吗?

    小天师有些迷茫了,本来他还有一搏的勇气,但现在看来……那点勇气出现得毫无价值可言,甚至都能称之为莽夫之勇。

    “师兄,这个陈闲不好对付啊,如果我们之后的比赛遇见他会不会……”

    “无所谓啊,反正都是凭实力定输赢,就算我们输了,那又能怎么样?”

    戚平安盘腿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虽然这一场比赛给他带来的震撼不算小,但他的确没有其他人那么害怕陈闲,因为昆仑会这种比赛在他眼里并没有那么重要,夺冠只是尽力而为,输了也不会有太多怨言。

    他们之所以从藏区闯出来参加昆仑会,原因其实就只有两个,而且都与夺冠无关。

    第一,他们的师父想让他们入世修行,而昆仑会就是一个绝佳的契机。

    第二,他们的师父似乎已经预见到了某个不详的未来,让他们入世除了修行之外,还希望他们能够“斩妖伏魔”保护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不受侵害。

    所以说,陈闲带给戚平安的恐惧并不多,相反还让戚平安有了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只想好好跟陈闲过几招试试手。

    “你们俩的孙子了不得啊……”

    在最顶层的包间里,顾山主看完整场比赛直播之后,脸上除了震惊就只剩下若隐若现的警惕了。

    他曾经想过陈闲有多么厉害,但却从来没想到过陈闲真的能这么厉害……丙丁虬并非俗人,他的实力远比国内绝大部分异人都要强得多,放在西昆仑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但就是这么一个狠人,直接让陈闲给“秒”了!

    陈闲只用了一招。

    没错。

    只用一招就毫发无伤地杀了丙丁虬。

    这种恐怖的实力在顾山主看来是很难接受的,因为他已经怕极了守秘局的周抟,他实在不想看见守秘局会出现第二个周抟……更何况从陈闲的年龄来看,他日后超越周抟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世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物……为什么他不是生在西昆仑??

    “哈哈!了不得就对了!”

    老骗子似乎察觉到了顾山主那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顿时就拍着大腿笑了起来,那副眉开眼笑的嘚瑟模样甭提有多讨人厌了。

    “他可是我们孙子!要是没这点实力那不是给我们丢人吗!是吧老周!我说的没错吧!”

    “嗯。”

    周抟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屏幕中逐渐远去的身影,他突然感觉时间过得好些有些快了……当初的陈闲还是一个没断奶的小毛孩子,现在一转眼就变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强者。

    如果陈跋能看见陈闲的这些表现,他应该会很开心,毕竟他才是那个最喜欢嘚瑟的人,老骗子葛慈跟他比起来都差远了!

    “太强了……陈科长实在是太可怕了……”詹姆斯观看这场比赛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他才二十多岁啊……这种恐怖的实力应该都快赶上你们了吧?!”

    周抟还没来得及说话,老骗子就先向他给出了警告。

    “你个洋鬼子回去别乱打报告啊,今天让你来看比赛可不是让你来搜集情报的,如果到时候我听说……”

    “不会的不会的。”詹姆斯急忙保证道,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免得日后被老骗子误会,“陈科长的实力这么强,就算我不去打报告,

    我们中央保密局的情报部门也会主动去搜集有关他的情报,那可不是我能干预的……”

    听见这话,虽然老骗子知道詹姆斯不是骗人,但还是忍不住骂了他一句。

    “看来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你个死间谍头子!”

    “……”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