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万兵冢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万兵冢

2020-09-2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如传说中的那些神兵利器一般,这柄诞生自古老时代的锯肉刀有一定的自我意识,不仅能跟陈闲随意沟通交流,还能将那些比古老更为古老的知识传授给他……那是第一代锯肉刀主人的知识,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那些诡奇的招数,尽是那位主人一点点摸索出来的。

    那是足以屠.杀神明的法门。

    魍斩雷只是最为浅显的刀术,用入门这两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因为它虽然拥有无物不断的“势”,可这世间依旧有些东西是它斩不断的,就譬如丙丁虬的这一具身躯,想要凭借魍斩雷这一招杀死他几乎是无法做到的事,因为他那种由纯粹能量构成的身躯比灵体还要诡异万分,无物不断的刀气就算劈开了他,下一秒他也能恢复如初。

    所以说,陈闲只能选择用另外一招,这也是锯肉刀的古老传承中极为隐秘的一招“刀法”。

    万兵冢。

    按照锯肉刀给陈闲的说法来看,这一招若是只听名字,或许并没有魍斩雷那么霸道,既没有无物不断的刀气,也没有足以斩断雷电的威能……但是,它能摧毁周遭的一切能量,可以将任何能量粒子都彻底从物理层面抹除掉。

    简单来说,它的威力比魍斩雷大了太多,魍斩雷是以斩断目标物为主的一记刀术,而万兵冢则是以摧毁目标为主的一记刀术……在锯肉刀模糊的记忆中,这个刀术甚至能将某些古老神明都就此抹除。

    从这点来说,丙丁虬能逼得陈闲使出这一招,他就已经比国内百分之九十九的异人都强了。

    此刻,地面上蔓延肆虐的火海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色汪洋,仿佛这个荒原已经彻底被那些古怪的血液给污染了,这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陆地变成了海洋……只不过比起观众们印象中那些蔚蓝的海水,这里四处弥漫的液体则要邪异了无数倍。

    这是一片正在沸腾的血海。

    海面上尽是聚而不散的猩红浓雾,本该因无风而陷入平静的海面则是在疯狂翻涌着,海面上不断冒出一个个庞大的气泡,从无人机的鸟瞰角度看去……那些气泡都像是一张张生物的面庞。

    有人类的。

    有动物的。

    还有许多说不上来名字,胜似异常生命的脸。

    当陈闲喊出“万兵冢”随后挥出锯肉刀时,无数的血水自地面而升起缠绕在了他的手臂上……它们就像是一种类似黑光寄生体的奇特物质,在碰触到陈闲的瞬间就变成一种粘.稠的液体,死死缠绕在了他的手臂上,将陈闲的手臂与锯肉刀连成了一体。

    一瞬间,锯肉刀背的腐肉上睁开了数以百计的眼睛,而这些眼睛也如病毒般不断蔓延,直至蔓延到陈闲的手臂上,再蔓延至他半个躯干……那种画面极其的恐怖,就像是陈闲的半个身子都被那些不知名的眼球给挤满了,让人看着头皮发麻连大气都不敢出。

    挥刀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抬起,挥出,落下。

    这一套动作只用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可以完成。

    当刀刃劈砍在血海之上时,许多观众甚至当事人丙丁虬的脑子里都冒出了无数疑问……这看似诡异的一刀为什么要劈在地上?难道不是应该向敌人的身上劈过去吗?

    下一秒。

    陈闲就给出了答案。

    当刀刃碰触到那些猩红液体的瞬间,整个赛场都像是遭受了猛烈撞击一般疯狂地摇晃起来,仿佛这里即将迎来一场天崩地裂的大灾变。

    血海如火煮般沸腾,猩红雾气肆意弥漫。

    短短数秒光景,这里就变成了一个“血”的世界,甚至天空中万年不变的皎月都被这些血气沾染换了色彩。

    赛场之外,骷髅先生仰头看着那轮猩红的月亮,恍惚间只觉得自己梦回万古又回到了那个属于他的时代。

    “真美啊……”

    骷髅先生喃喃道,纵然身旁的众人都难以理解他的审美,但他还是自顾自地感叹着,脸上尽是一种深沉的眷念,虽然那个时代太过残酷也令人有些无法喘息,但是……那终究是他故乡所处的时代,不像是现在这个世界。

    他承认这个世界很好,生活很便利,好吃的东西很多,好玩的东西也很多,可如果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或许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到那个久远的年代。

    与此同时,如火焰巨人般屹立在场中的丙丁虬已经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因为那些凭空出现的血液在扑灭所有可见的火焰后,它们并未停止蔓延,反而顺沿着丙丁虬的双腿不断往上攀升着……这些古怪的液体似乎携带着一种可以麻痹敌人的剧毒,就算丙丁虬此刻处在能量体的状态,他也一样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些散发着腐臭味的血液在自己的身躯上蔓延。

    不过短短数秒,他庞大如山岳般的躯干都被这些血液给盖了个严严实实,连双目都没有落下,让人看着也是从火人变成了血人。

    在这之后,地震的现象开始逐渐停歇,直至彻底停下时,整片山岭都被一种死寂的氛围笼罩着。

    谁也不知道陈闲想做什么……许多人都在推测,难道陈闲的这一招就是利用这些血液去缠住敌人?就只是这样而已?

    “只在一瞬间竟然就耗去了我六成的能量……”

    陈闲喃喃自语着,看着那柄与血海相连的锯肉刀,眼中也满是无奈。

    此刻,赛场之中万籁俱寂,仿佛一切声音都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吸收了。

    虫鸣鸟叫,血海翻涌。

    所有声音都没了。

    这种诡异的氛围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寂静,纵然观众们都在直播楼里远离了赛场,但那种无边无际的压抑,依旧非常直观的透过直播画面传递给了他们……

    就在众人都猜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只听砰地一声巨响,火焰巨人的胸腔上突然冒出来了一根造型奇特的长矛,而就从这一刻开始,无数奇形怪状甚至都未曾在历史中.出现过的兵器开始不断从火焰巨人的体表冒出,乃至于血海之上都密密麻麻地冒出了无数兵器。

    这些兵器或是从火焰巨人的身体内部钻出,或是从血海之下猛然升起,就像是有肉眼不可见的千军万马正在这里展开一场惊世骇俗的战争,他们想要突破血海或是撕开火焰巨人的身躯来到这个世界……

    从这些兵器的尺寸来看,那些持有兵器的“生物”应该都是世俗理解中的巨人,无论是长矛还是狼牙棒,亦或是造型诡奇的弯刀或是厚重的大剑,它们的长度至少都在二十米以上……没错,仅仅是暴露在外的部分就有二十米长,当它们密密麻麻在刹那间出现在血海之上的时候,那画面就像是赛场中凭空出现了无数的黑色山峰,又如某些古老文明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方尖塔。

    伴随着丙丁虬凄厉痛苦的哀嚎,被那些巨型兵刃遮住身影的陈闲也终于松了口气。

    看来它没骗我。

    想杀死这种能量体还真得用这一招。

    按照锯肉刀的说法,这些兵器都是真实存在的,它们都属于远古时期那些猎杀神明的猎人。

    每当有猎人死去,亡者的兵器就会交付于“第一猎人”保管,也就是铸造出锯肉刀的那一位。

    虽然陈闲没有经历过那场人与神的战争,但仅仅是看这些亡者遗留下的兵器就能感受到……那场不存在于任何历史中的战争究竟有多残酷。

    万兵冢又岂止只有万兵,这至少有十万甚至百万之多的兵刃!

    那些猎人遗留下的兵器应该只占了一部分,剩下的那些兵器应该是猎人们搜集来的战利品……

    “陈闲!!我杀了你!!!”

    丙丁虬绝望地嘶吼着,那种几近扭曲的咆哮声在陈闲听来简直就跟求饶差不多,因为他很清楚现在丙丁虬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里……此刻的他别说是出手攻击了,就是想动弹一下都不可能,这些粘.稠的血液可比传说中的捆仙绳还好使,一旦被它们缠住,想要挣脱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除非被缠住的人比陈闲要强,体内的能量足以压制住那些渗入血肉骨骼乃至灵魂的“毒素”。

    “丙丁虬……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杀我……但你还是安心去死吧……”

    陈闲打了个哈欠,被烧焦的身躯已经恢复如初,除了体内的能量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之外,他看起来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透过这些巨型兵刃的缝隙,陈闲望着不远处那个正发出哀嚎的火焰巨人,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好看的笑容。

    这场比赛,赢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