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贰斩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八十三章 贰斩

2020-09-2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的底牌是什么,这点谁都说不准,无论是外面的那些粉丝还是了解陈闲的李道生等人,就算是陈闲自己都说不清……究竟哪一招才算是自己的底牌?

    由寄生体变化来的苍白之犬?

    还是用锯肉刀施展出的魍斩雷?

    好像都不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想杀了我…….是想借我成名吗……还是说有别的目的……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矛盾…….”

    在陈闲说出这话的同时,由丙丁虬变化来的火焰巨人已经举起拳头直奔陈闲砸了过。

    陈闲不闪不避,任凭这个恐怖的拳头砸在自己身上,任凭失去了身体平衡之后的自己飞速坠向地面……高温的灼烧,剧烈的碰撞,这一切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摧毁陈闲的身躯,不过他在此刻并不在乎这些事,他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某项准备。

    这一招是他第一次用,所以他格外谨慎,再加上他这个人有一定的完美主义,既然是在赛场上用出来……那么自然要力求完美。

    不得不说,丙丁虬全力挥出的这一拳是能杀人的,若是李道生他们正面挨了这一拳,恐怕只在一瞬间就会被蒸发掉,就算抛开这种恐怖的高温不谈,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巨力也足以将他们的肉身撕扯得分崩离析。

    由于体表有黑光寄生体形成的铠甲覆盖作为保护,所以陈闲受到的伤害非常有限,火焰带来的高温只是将他的皮肤乃至于肌肉组织彻底烤干,那股巨力也不过打得他筋断骨折罢了。

    如果陈闲不能自愈。

    如果没有这层铠甲空壳作为遮掩。

    如果无人机的镜头可以再近一点再清晰一点……

    或许那些观众就能亲眼目睹这具焦尸是如何分崩离析的。

    在即将坠入火海的瞬间,那几条由极白色火焰构成的巨龙直奔陈闲就杀了过来,犹如龙戏珠般叼着陈闲的身躯不断甩动着,活像是在玩弄一个无法反抗的布娃娃。

    “卧槽……这场战斗的水分这么少吗……那个丙丁虬强得过分了啊!!”

    “陈闲不会输的。”

    “队长你对他的信心怎么这么足啊……他现在好像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你看!那几条龙都快把他给玩散架了!”

    见王怀瑾万分激动地指着大屏幕中的那道模糊身影,小天师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竭尽全力压住了眼底的紧张……第六感告诉他这场战斗不会结束得这么容易,陈闲不会那么简单就败在丙丁虬手里,但事实呢?

    现实情况正在告诉他,现在落入下风的人是陈闲,如王怀瑾所说的一般,此刻的陈闲都快被那几条火龙给玩散架了,整个身体都显得软瘫瘫的,似乎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队长,这次陈闲恐怕要栽了。”郭祀仙瞟了一眼屏幕,然后又回过头看了小天师一眼,表情有些复杂,“你可别太难过啊,他输了也正常,这个叫丙丁虬的异人强得离谱了……”

    在座的六个人里,有五个都期望着陈闲输给丙丁虬,尤其是跟陈闲有深仇大恨的郭祀仙,他可是折了不少仙家在陈闲手里!

    可要是陈闲真的输给了丙丁虬,郭祀仙或许就没这么开心了,至少不会有他想象中那种欢呼雀跃的表现……一个陈闲倒下了,还会冒出来另一个更麻烦的丙丁虬。

    输给守秘局的“掌上明珠”不丢人,如果在之后的比赛里遇见丙丁虬还输给他……

    “不对。”

    坐在角落的余念似乎发现了什么,又像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使劲眨了眨眼睛,然后起身凑到了屏幕前,指着屏幕左上角的一个深红色光点。

    “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

    此刻余念所指的位置,恰好就是陈闲刚被火龙甩出去落入火海的位置,那里已经看不见陈闲的身影了,只能看见一个红点……一个不断扩大的红点!

    就像是白纸上突然出现的一点血污,那个红点起初能够发光,但越往外扩散颜色就越是暗沉,甚至连光晕都消失了,就像是一抹风干的血迹,它飞速扩大着并不断向四方蔓延,在这过程中,所有被它碰触到的火焰似乎都因遭受它的影响而开始熄灭。

    它就像是灭火器中喷出的干粉,是这些火焰的天敌,任凭这些诡异的火焰能够无料自燃,它也一样可以令其熄灭。

    看见眼前这片肆意燃烧的火海正在逐渐平息,丙丁虬怔住了好长时间都没缓过神来,因为他从未想过有外力能扑灭自己召出的火焰……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些火,它们不仅能够在没有燃料没有助燃物的基础上疯狂燃烧,它们还能烧掉许多已知的能量,甚至周遭的空气都会在它们出现的瞬间燃烧殆尽。

    丙丁虬真的无法理解陈闲使出的这种诡奇手段,那些血色的物质很明显就是由某种极其纯粹的能量构成,但它们却没有被这些极白色的火焰烧着……反而这些火焰正在逐步熄灭!

    陈闲到底干了什么?!

    伴随着火焰熄灭的区域越来越广,这片赛场的温度便也开始了飞速下降,那些躲在高空不敢随意降低高度的无人机,在这时也抓住机会降了下来。

    直到这一刻,屏幕前的那些观众才得以看清那些血色的物质究竟是什么。

    血。

    那些物质都是血。

    这一片猩红之血的源头……正是陈闲手中的那柄锯肉刀!

    “想杀你真的很不容易啊。”

    陈闲仿佛从未受过伤一般,身子笔直地站在赛场之中,而他手中握持的锯肉刀反倒像是受了伤,数不尽的腥臭血液正从刀背的腐肉中不断涌出……就是这些物质扑灭了“无物不燃”的白色火焰,而它们也正是陈闲所做的准备工作之一。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丙丁虬居高临下地看着陈闲,庞大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在说话的同时他还后退了两步,仍然在竭尽所能的让自己待在仅剩的火海里。

    “按照守秘局的规定,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尤其是异人放火更是要严加惩治从重判罚……我这是在救你。”

    陈闲的笑声依旧有几分嘶哑,可见之前的高温还是对他造成了一定难以自愈的伤害,声带恢复的速度非常慢。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当丙丁虬问出这话的瞬间,赛场的地面……不,应该是整片山脉都开始了疯狂的震颤,犹如八级地震一般,天摇地晃一副末日来临的光景。

    与此同时,那些正在地面上不断蔓延的血污也开始了翻涌,就像是烧开的热水,它们表面上冒出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气泡,本就腥臭刺鼻的气味顿时变得更加难闻。

    陈闲抬起头来看了丙丁虬一眼,那双本是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尽是骇人的血色……就像是一双在黑暗中发光的红色宝石,在那其中丙丁虬看不见任何人类情绪的波动,但又不是刻板的那种死气沉沉。

    那是一种平静到极点的眼神。

    平静得让他害怕!

    “这招是我练成之后第一次用…….如果你能扛下来我就真的服你了…….”

    陈闲突然笑了起来,那种古怪瘆人的笑声只让丙丁虬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他不知道陈闲接下来要做什么,但他已经感应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感……

    如果丙丁虬是个理智的人,那么到此刻他就应该认输投降了,毕竟他的第六感一直都在提醒他……再战下去就是死!

    “你吓唬谁呢!”丙丁虬怒吼道,像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吼叫的声音格外的大。

    陈闲笑着摇摇头,双手紧握住锯肉刀的长柄,他体内的能量也在这一刻开始疯狂灌入锯肉刀中。

    “贰斩……万兵冢!”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