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毫发无伤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八十一章 毫发无伤

2020-09-2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鲁裔生他们离场的同时,主办方的医疗小组也以极快的速度来到赛场抬走了那一个个昏迷不醒的人,相比起筋断骨折奄奄一息的鲁三省,沈怀义他们的状态明显要好一些,尤其是他的那三位师弟,只是猛然间受到撞.击晕过去罢了,顶多就是断几根骨头没什么大碍。

    但不得不说,此刻的沈怀义看起来虽然没有血肉模糊的鲁三省那么吓人,可无论怎么看那道士身上都透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被黄沙抽离能量之后,他的皮肤也像是枯树皮一般紧紧贴附在自己的肌肉组织上,浑身都呈一种病态的蜡黄色,甚至那些医疗人员在为他做身体检查时,掰开眼球一看……连角膜都收缩成了一副皱巴巴的模样,如果他再瘦几分或许真就跟木乃伊差不多了。

    别看他败得如此凄惨,这已经是许雅南刻意留手的结果,如果再让他被那些黄沙多接触一段时间,最多只要十秒,他就一定会变成一具彻彻底底的干尸。

    也不知是沈怀义的身体素质太好,还是因为许雅南留手留得多了一分,在他深度昏迷时,嘴里依旧能够喃喃发出声音。

    医疗人员凑近一听,只听见沈怀义反复念叨着几个字或是词。

    “胡狼头……权杖……天秤……在怒视我……”

    断断续续的低语呢喃,让人听着只会觉得沈怀义疯了,要不然就是在昏迷中.出现幻觉了,毕竟人类在神志不清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有可能看见。

    当然,制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可不会这么想。

    因为许雅南在借用“世界边缘之地”的能量驱使九符时,她很清楚地看见了黄沙中.出现了几十个模糊的身影,似乎那些身影只有许雅南与当事人沈怀义看见了……它们有人类的四肢以及躯干,若是从背影来看,几乎有八成像是人类,但它们的脖子上却顶着一个个黑色的胡狼脑袋。

    由于许雅南仔细研究过一些古埃及的神话传说宗.教典故,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些凭空出现的怪物,似乎就是古埃及传说中的亡者守护之人或是亡灵的引导者,死神阿努比斯。

    只不过传说中的阿努比斯只有一个,许雅南在现场看见的虚影却有四五十个……难不成它会分.身术?还是古埃及的神话传说出现了一部分错误的地方,阿努比斯只是“阴差”这种奇异的存在,而并非独一无二的亡者之神。

    是许雅南认错了吗?

    应该不是。

    因为沈怀义在昏迷中呢喃低语的那些话,每一个词汇都可以证明许雅南没有认错那些虚影的身份。

    胡狼头,权杖,这些都是那些虚影共同拥有的特征。

    至于沈怀义提到的“天秤”,这个物件许雅南并没有看见,但在古埃及的神话传说中却处处都有它的存在。

    相传古埃及人死亡会便会见到死神阿努比斯,在天堂与地狱的交叉口,阿努比斯会掏出死者的心脏进行称重,而在这里用来称重的工具便是沈怀义提到的天秤。

    天秤共有两个秤盘,其中一个会放上亡者的心脏,另外一个秤盘则会放上秩序女神玛特头上的真实之羽。

    若是天秤向真实之羽倾斜,亡者心脏的重量比不过那片羽毛,那么死者便可以在阿努比斯的引导下升入天堂,因为天秤给出的这个答案就可以证明亡者在生前从未做过坏事。

    相反,若是亡者的心脏比羽毛重,那么就足以证明亡者曾经做过坏事,阿努比斯会取下天秤上的心脏丢给一旁的“阿米特(一种鳄鱼头狮子上身河马下.身的怪物)”任它肆意啃食,之后再将亡者引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许雅南曾经设想过,这世上的任何宗.教任何方术或许都有一个隐秘的共通点,或是基于阴阳五行,或是遵循其他的自然规则……事实证明她猜的没错,就譬如这一场战斗,她完全可以利用来自于“古埃及”的某种能量来驱使九符,在此基础上她能展现出的战斗力甚至比以前还要高得多!

    在与沈怀义战斗时,许雅南使出的招数其实是九符之中最基础的戊己土门方术,说它是五行方术中的入门方术都不为过,但在许雅南的施展下,它在战斗中所展现出的威力却是所有人甚至许雅南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仿佛整个方术都因为那些诡异的能量而发生了异变。

    当然,有一点不得不提,在那些能量的加持下,许雅南能使用的方术变得更为有限,威力大的方术她根本就用不出来,也可以说是不能用不敢用,因为她根本就掌控不了那么庞大的能量……

    “没想到沈怀义会输得这么快……不会真的只有那个女人独自出手吧…….”丙丁虬望着许雅南他们离去的背影,眼中满是疑惑,因为他看过许雅南的部分资料,也研究过许雅南的战斗录像。

    从资料里看,许雅南就算再强,也不可能独自一人胜过沈怀义他们那些道士,难道她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就跟那个“一鸣惊人”的鲁裔生一样?

    “你准备好了吗?”

    陈闲在火焰中缓缓抬起了刀,他被那些火焰笼罩了这么久,似乎并没有被影响到什么,依旧自如的双手握持着长柄斧般的锯肉刀,那双能在黑暗中隐隐发光的眼睛,更是透过了赤红的烈焰,直勾勾地盯着丙丁虬。

    “准备战斗?”丙丁虬笑了笑,就算到了如今的局面,他也不觉得陈闲能对自己造成威胁,“我不用准备,倒是你……”

    “我不是让你准备这个。”

    陈闲摇了摇头,在烈焰的高温灼烧之中,他感觉不到疼痛,甚至还露出了一个连丙丁虬都能看清的笑容。

    “我是让你做好心理准备……我要把你砍成肉酱了……”

    话音一落,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因突破音障而产生的音爆声顿时在战场中回荡起来并震动四野,那些如恶鬼缠身般死死贴附在陈闲身上的诡异火焰,此刻也无法跟上陈闲的速度……

    忽然间,丙丁虬听见了身后半空中突然传来了陈闲的声音。

    “壹斩……魍斩雷!!”

    只在瞬间,一道由纯粹能量所形成的“刀气”猛地从天而降,不给丙丁虬任何躲闪的机会,直接拦腰一刀将他劈成了两半,甚至他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躯干就被横着分作两截……而那道几乎无物不断的刀气也没有就此停下,也许是因为陈闲全力施展的缘故,那一刀余下的能量都尽数倾泻在了不远处的山峰上。

    这只是一刀而已。

    伴随着震天撼地的巨响,余下的能量狠狠撞击在了山峰上,一瞬间山腰处就随着能量倾泻而出现了一道长约百米宽若鸿沟的裂缝,整个赛场也在不断地摇晃着,宛如一副末日到来的景象。

    “太弱了。”

    陈闲扇动着背后的金属骨翼,犹如一道黑暗阴影般盘旋在夜空之中,那双能在黑暗中隐隐发光的眸子,更是在此刻透出了一种由衷的无奈……他本以为这个丙丁虬有几分本事值得自己高看一眼,就算扛不住自己的这一刀,想躲开应该也是勉强能办到的,可是现在呢?

    只用一刀就把他砍成了两截,这还打什么?

    看着躺在地上全无声息的两截丙丁虬,陈闲叹了口气,回首看向不远处的无人机,耐心等着裁判宣布这场比赛的胜利。

    可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死人突然开了口。

    “陈科长你就这点本事吗?凭这种招数就想杀死我会不会太天真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