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算了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八十章 算了

2020-09-2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丙丁虬觉得陈闲应该是强弩之末了,就算他能顶住自己的火焰一步步爬出陷入地底的大坑,这也不过是所谓的“回光返照”罢了,因为他在爬出深坑后就没有对自己展开任何攻击,换言之……陈大科长恐怕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了。

    鲁三省落败,沈怀义落败。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丙丁虬的感知,他能很清晰地感应到那些变得极度微弱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气息,同时他也能感应到李道生等人的气息保持着原有的状态,最多就是变弱了几分,还不至于到“受伤”的地步,也就是说他们几乎是毫发无伤的击败了各自的对手。

    这种事确实是丙丁虬事先预料不到的,平心而论,李道生那边或许有一定可能单方面压制甚至吊打沈怀义,但鲁裔生那边怎么说?他的实力很明显就敌不过鲁三省……难道他也学会扮猪吃老虎了?

    疑惑之余,丙丁虬也没有多想,因为在他眼里鲁三省他们输了甚至于死了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干掉了陈闲,剩下的那些人绑在一起也不够自己打的。

    “你怎么还不死呢……”

    丙丁虬看着被高温火焰缠身,不断发出噼啪脆响的陈闲,眼里尽是疑惑不解……从火焰中露出的朦胧身影来看,陈闲应该快被烧焦了才是,整个人的肌肉组织似乎都被烧得收缩了起来,皮包骨头的样子怎么看都十分骇人。

    可就算如此,陈闲也依旧保持着挺.立的姿态笔直站在原地。

    他没有攻击丙丁虬,甚至都没有去看丙丁虬。

    在这一刻,他闭着眼睛仔细感受着四方传来的气息。

    “看来老鲁赢了……雅南他们也赢了……”

    “不过他们的气息好像变得弱了一些……应该没有受伤吧……”

    就在此时,陈闲突然听见不远处的丙丁虬问了一句。

    “你怎么还不死呢……”

    说实话,在这时候陈闲已经是用看死人的眼神去看丙丁虬了,这个异人不像是来比赛的,完全就是来杀人的,一出手便是杀招,甚至都不会与对方提起投降认输这种事…….陈闲记得很清楚,在此之前的那些比赛里,丙丁虬一直都表现得挺和谐的,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这种情况。

    结合丙丁虬以前的比赛记录,再联系上现在他表现出的态度,陈闲得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十分疑惑的结论。

    这个混蛋是冲着自己来的,摆明了就是在针对自己。

    难道我以前跟他有仇吗?

    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们有仇?”陈闲忍不住问道,确定鲁裔生他们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有心思搭理丙丁虬,“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也许是因为一直都在遭受火焰的高温灼烧,陈闲说话的声音格外沙哑,仿佛是声带受损了一般,那种奇怪的声音……只让丙丁虬有了无穷无尽的信心,因为他觉得陈闲是真的不行了!

    “我只是想赢而已。”丙丁虬不动声色地说道,毕竟这里的画面正在被无人机同步直播,所以他就算再想让陈闲死也必须表现出没那么想让他死。

    赢了这一场比赛,丙丁虬会得到很多好处。

    若是在赢下比赛的基础上再杀死陈闲,丙丁虬就会得到更多的好处。

    最初跟他进行接触的“那个人”,在昆仑会总赛开启的前一天也联系过他,那个人很明确地说过,如果丙丁虬有本事在比赛里除掉组织的大敌,除掉那个曾经杀死过议员的陈闲……那么等到他正式加入组织之后,他能够得到荣誉得到的实质性好处绝对是数不胜数,甚至他都有很大的可能会一步成为“准议员”。

    这些诱.惑对丙丁虬来说可是非一般的大,所以他想要杀死陈闲的欲.望也是非一般的强烈。

    “这样啊。”

    陈闲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谁也不想输掉这种比赛,更何况自己的实力也挺强的,不搏一搏就说不过去了,但是……他难道就真的没想过对自己起杀心的后果吗?

    在昆仑会里,陈闲从来没有对其他队伍的人起过杀心(除了不知死活黑他喜欢男人的小天师),因为他觉得比赛就是比赛,最多刀枪无眼见点血光就够了,没必要打得你死我活。

    可一旦他发现对方起了杀心,摆明了是存心想弄死自己,那么这件事就会变得很复杂了。

    陈闲会反思是不是自己得罪过对方,或是因为自己让对方看得不顺眼了才会摆出这种势要分出死活的态度,反思过后,若是确定跟自己无关,自己也从来没有得罪过对方,那么陈闲也会跟随对方的脚步逐渐生起杀心。

    你想弄死我,那么我也就弄死你,事情就这么简单,什么恩怨情仇统统都滚一边去……现在分出个你死我活才是最要紧的任务!

    “你们过来!”

    突然间陈闲大喊了一声,这冷不丁的举动确实吓了丙丁虬一跳,弄得他都以为陈闲要找外援了。

    “你不会想让他们来帮你吧?”丙丁虬试探着问道。

    “不用。”陈闲回答的语气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因为丙丁虬对自己起的杀心而感到愤怒。

    听见这个回答,丙丁虬将信将疑地看着陈闲,虽然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他也不再多问,因为李道生这些异人确实没什么好怕的,想收拾他们可不是一般的简单……

    虽然陈闲喊话的声音不大,他与李道生等人相隔更不止千米,但在李道生他们听来,陈闲喊话的声音就像是在耳边响起似的,所以他们不作任何犹豫几乎第一时间就向荒原这边赶了过来。

    不过短短数秒光景,李道生一行人与鲁裔生小不点他们都赶到了陈闲身边。

    看着被烈火不断灼烧的陈闲,众人的表现并没有丙丁虬想象的那么愤怒,甚至他们看向丙丁虬的时候,那种眼神都让丙丁虬出现了一种无法理解的感觉……像是在怜悯?

    “没事吧?”许雅南问了一句。

    “就当洗桑拿了。”陈闲说着,慢慢转动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你们都还好吧?”

    “我们没事,就是沈怀义鲁三省他们恐怕要退赛了。”许雅南笑道。

    “那就行。”陈闲点了点头,然后用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低声说道,“你们现在也退赛,让主办方的医疗小组赶紧进场把沈怀义他们救走。”

    “还有鲁三省。”鲁裔生突然说道。

    一听这话,众人忍不住纷纷看向鲁裔生,尤其是了解鲁裔生最深的陈闲……他觉得沈怀义能活着是很正常的事,毕竟李道生他们不可能随便杀人,双方也从来没有过恩怨,但鲁三省可不同,他跟鲁裔生的恩怨实在是太深了,若是换个身份陈闲是鲁裔生的话,估计鲁三省早就被他一刀砍死了,根本容不得他活这么多年。

    虽然比心狠手辣鲁裔生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他也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啊……鲁三省怎么可能还活着??

    “算了。”鲁裔生自然看出了陈闲眼里的疑惑,笑着拍了拍身旁小不点的脑袋,“这次我打他一个筋断骨折,以前的事就算了,我跟鲁家也没关系了。”

    事实的确如鲁裔生所说,在看出鲁三省那种病态的执念后,他对鲁三省的杀意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虽然心里也很恨他,但确实没有以前那么想弄死他了……说到底,鲁三省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暴.露不明显的精神病人。

    没必要因为一个精神病置气,至于鲁家的那些事……

    算了吧。

    鲁裔生笑了笑。

    “行,你说算了就算了。”陈闲点了点头,似乎看出鲁裔生已经解开了自己的心结,“而且确实也没必要因为那种人脏了自己的手。”

    “哎呀不说这个了,那个谁!”

    鲁裔生抬起头冲天空中盘旋的无人机喊了起来。

    “裁判!我们几个先退赛!赶紧让医疗组进来洗地!来晚了鲁三省他们可就挂了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