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瘦猫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七十五章 瘦猫

2020-09-1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事实证明陈闲是一个对一切生命都极具威胁的人类,无论是当初跟随鲁裔生的木头人,还是骷髅先生,亦或是他体内潜藏的黑光寄生体……又或者是出现在许雅南梦境里的这只瘦猫。

    许雅南也很好奇为什么这只猫会害怕陈闲,她也不止一次对这只猫提出过自己的疑问,既然你想让我远离陈闲,那么总得有个理由来说服我吧?

    瘦猫给的答案很简单。

    它觉得陈闲很危险……不,是非常危险!

    “他是我朋友啊,再危险也不会伤害我,你是不是想多了?”

    “他不是你的同类,很危险。”

    瘦猫给出这个回答的时候,幽绿色的眼中很明显闪过了一丝畏惧的神色,就算许雅南是个人类很难与它产生共情,但她也依旧能从瘦猫的眼中看出……它很害怕陈闲,由衷的害怕。

    难道它见过陈闲在现实世界里“撒疯”的样子?所以才会害怕成这样?

    “我是一个古老的神明,他或许也是。”瘦猫贝斯特眨了眨眼,说到这里的同时,修长的猫脸上似乎也随之露出了一个如人类般灵动的表情,它好像也在因为某些事而疑惑不解,“虽然他让我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类,但是……我在他身上看见了一个古老的影子。”

    古老的神明,这样的自称让许雅南感觉这只笨猫不太靠谱,因为它无论怎么看都跟“神明”这两个字搭不上边,给它丢到外界去也是最普通不过的异常生命。

    如果它也算古老神明的话,骷髅先生算是什么?

    连他都只是自称为古代生命,你这小不点的脸倒是挺大,说自己是神还真不害臊啊……

    贝斯特是古埃及神话传说中的猫神,这点许雅南是知道的,可就算这只瘦猫自称是“贝斯特”,她也怎么都不会将猫神那个称呼放在它的头上,因为不管她怎么看这只瘦猫都跟传说中的猫神出入很大……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看起来比野猫还好欺负,这怎么可能是猫神?最多就是特殊一点的异常生命罢了。

    瘦猫贝斯特对于许雅南的这种固执观点表示很无奈,同时它也非常委屈,因为它已经无可奈何的沉睡了这么多年,一觉醒来还以为能回到它理想中的美好世界,结果一睁眼就看见许雅南这么一个奇怪的人类……不仅如此,在这个奇怪的人类身边,竟然还跟着一个能让自己都觉得危险的人类,这就很离谱了!

    贝斯特是谁?

    它是一个古老神明。

    虽然它生存的年代距离现代社会才不过五千年左右,比骷髅先生那种老而不死的生命肯定是比不过的,但如果是跟现代的异常生命相比,它简直就是老祖宗中的老祖宗……在它看来,自己苏醒之后这个世界可以任由自己驰骋,虽说它不是那种热衷于征服世界收割生命的邪神,不过它还是很需要“信仰”,所以它在苏醒之后都做出了很多收集信仰的计划,譬如人前显圣什么的。

    但是它发现了陈闲,那个披着人类皮囊的怪物。

    或许是因为感知能力各有不同,越是普通的生命,看待陈闲的目光就越是普通,越是强大的生命,就像是骷髅先生与贝斯特瘦猫这一流的古老生命……它们对陈闲最深的情绪就是畏惧,因为它们能从陈闲身上感知到一种令它们恐惧到极处的气息。

    那个气息的主人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强大,与它相比,瘦猫贝斯特觉得自己或许还比不上它的万分之一。

    就因为如此,它想让许雅南这个人类宿主远离陈闲。

    这世间的一切生命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无论是凡人走兽还是天上的仙人或是传说中的神明,一切生命都是如此,这是生命最不可动摇的本能之一,也是生命之所以能够延续的主要原因。

    不过它的这个要求在许雅南看来就是非常不讲道理的,虽然陈闲冷冰冰的看着有点凶,时不时还喜欢拿话堵人,有时候还会仗着自己厉害欺负人,但是……陈闲是个好人啊!就算许多人都觉得陈闲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但也从没有人否认过他善良的本性。

    这只臭猫凭什么讨厌陈闲!

    在几次三番认真严肃的交流后,瘦猫贝斯特也只得暂时相信了许雅南的说法,暂且先将陈闲当成“安全人物”来看待,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它也与许雅南做了进一步的交易。

    只要许雅南能够保证自己不暴露出这只瘦猫的存在,那么这只自称贝斯特的猫就会将“欧西里斯”遗留在世界边缘之地的一部分能量供她使用。

    换言之,只要许雅南答应这只瘦猫的条件,那么她就会拥有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能量源泉,她不需要再将自己的肉身作为储存能量的容器,她的意识乃至于生命都跟这个虚无缥缈的世界连接在了一起…….

    许家代代相传的九符是以道家五行四象的概念作为基础运行的法器,但是据这只瘦猫说,那块九符只是一种利用自然能量的媒介罢了,相比起真正厉害的“媒介”,九符显得弱了不止一筹,不仅需要念咒等一系列麻烦的准备工作,召出来的能量还不稳定。

    所以说许雅南的底牌已经不声不响地变了,九符不再是她压箱底的王牌,她真正用来杀敌的底牌其实是潜藏在她体内的寄生体,那只被陈闲他们续上的断臂……

    那就是她与“世界边缘之地”连接的桥梁。

    虽然许雅南没有瘦猫口中所说的那种厉害媒介,不过有这只瘦猫的“加持”,许家代代相传的九符也不可避免地进化了,简单来说只要有那只猫的帮助,许雅南就可以在不念咒不施法的情况下随意使用“九符”的力量,而且在这过程中她所消耗的能量都不会从自身抽离提取,它们都来自于那个世界边缘之地……

    “卧槽,许老大你这是什么手段啊?!”

    在李道生的惊呼声中,潜藏在暗影里的沈怀义等人这才注意到许雅南身上出现了异变,除了头部还保持着人类基础的样子,她身上的其他部位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沙化”,仿佛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由砂砾变化而来的怪物。

    这种神异的手段李道生从未见过,而且他也从没听说过东南许家还有如此诡奇的方术!

    数不尽的砂砾从许雅南身上滑落,当它们碰触到地面时,这片被守秘局“强化”过的土地也无法抵抗那种古怪的力量,花草树木开始迅速枯萎败落,连土壤都开始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沙漠化。

    以许雅南这个施术者为中心点,四面八方的土地以辐射状不断地进行沙漠化,湿润的土壤也仿佛被人抽干了水分一般迅速化成细碎的沙子。

    不过短短数十秒的光景。

    方圆百米之内,生机灭绝,黄土成沙。

    连站在一旁的李道生都看傻了,直到自己的双腿开始逐渐陷入沙漠才猛然醒转过来……这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

    此刻土地沙漠化并没有停下,依旧在以飞快的速度向四方扩散,仿佛要将整个战场都变成黄沙漫天的沙漠才肯停歇。

    “师兄……咱们还要继续躲在这里吗?”

    “许雅南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许家什么时候研究出这么诡异的方术了??”

    “要不我们先退……退出去……”

    “你疯了吗?!一旦我们退出阵局笼罩的范围这个大阵就破了!到那时候……”

    听着耳旁师弟们的争论,沈怀义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都别吵,那些沙子还不一定能伤害到我们,虽然它们有剥离生机的能力但我们可不是花草树木,不信你们看,李道生他们直接站在沙地上不也没事吗?”

    在沈怀义说到这里时,他们脚下的土壤已经被许雅南体内那种古老的能量转换成了砂砾。

    一秒过去了。

    他们没事。

    十秒过去了。

    他们也没事。

    就在众人喜形于色沈怀义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只听站在不远处的许雅南突然笑了一声。

    “终于找到你们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