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分头作战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七十一章 分头作战

2020-09-13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由于火光消失的速度太快,所以陈闲他们队伍里的人也都觉得十分奇怪,尤其是对陈闲信心最足的李道生鲁裔生,他们俩更是在目睹火光消失后的同一时间得出了同一的结论。

    难道老大把丙丁虬杀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不愧是老大啊……杀人可真是够麻利的……”鲁裔生禁不住感叹道,就算隔着树林看过去并不能直观地看见战场,但他对陈闲的信心实在是太足了,所以自我分析得出的结果也是过分理想化的,“鲁三省,你看我老大都这样了,我也不能给他丢人啊。”

    鲁三省就站在距离鲁裔生不过十五米远的位置,听见自己的弟弟说出这番话来,他也不禁露出了一脸“慈祥”的笑容。

    “你不是一直都挺丢人的吗?”

    鲁三省笑眯眯地说道,但眼中的杀意已经掩饰不住了,冰冷的气息透过他的目光不断向鲁裔生传递着,只可惜……鲁裔生压根就不吃这一套!

    相比起陈闲那种冷死人的眼神而言,鲁三省这种满含杀意的目光简直太温柔了。

    鲁裔生可是陈闲的“心腹大患”,陈闲一直都觉得如果自己有一天早死了,那一定就是被鲁裔生给气的。

    由此可见,鲁裔生有多么不受陈闲待见,每次他把陈闲惹得气个半死之后,不仅要挨一顿胖揍,还得接受陈闲用眼神也不仅限于眼神的各种精神威胁。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经历过这么多磨难,鲁裔生的精神境界自然就蜕变了升华了,以至于他能免疫大多数他人对自己施展的“精神攻击”。

    就譬如鲁三省这样的,随随便便甩个眼神就想吓唬他?

    做梦呢?

    “我丢不丢人另说,我看你今天是要丢人了。”鲁裔生把背包放在地上,似乎已经选好了接下来的战场,“你想怎么死?”

    “这里可没陈闲能保你。”鲁三省冷笑道。

    看见那道冲天的火光消失后,鲁三省心里也有些紧张,不过这点紧张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与丙丁虬的某种联系还没有被切断……他能很清晰地感应到,丙丁虬还活着,而且还活得特别滋润。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只觉得鲁裔生太天真了,就算丙丁虬敌不过陈闲,他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落败……不过倒是可以借此机会来收拾他,大意失荆州这道理用在鲁裔生这种小人身上倒也合适。

    “谁要老大保我了?”

    鲁裔生瞥了鲁三省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那种不屑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嘲讽,直恨得鲁三省牙痒痒。

    “你不会觉得我打不过你吧?不会吧不会吧?你不会真的这么觉得吧?就你这种废物老子一只手就能……”

    不等鲁裔生把话说完,只见鲁三省背上的双肩包忽然剧烈地抖动了几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挣扎着想要出来。

    “你死我活。”

    鲁三省说着,缓缓将背包放下,然后拉开拉链让里面的东西钻了出来。

    那是一个木制人偶。

    没错,就像是曾经的小不点一样,是鲁家最得意的媒介之一。

    只不过相比小不点曾经那种可爱呆萌的模样,这个木制人偶明显要邪性得多,浑身上下都布满了由血红色颜料勾勒出的复杂图腾或是宗教符箓,一双眼睛更是灵气十足,就像是往人偶的脸上嵌入了一对人类眼球。

    当它从背包里爬出来之后,几乎第一时间就看向了同属于媒介的小不点。

    在那瞬间,鲁裔生能从它眼里看出一丝由衷的羡慕,似乎是在羡慕小不点竟然能拥有这具与活人如此相似的皮囊。

    “不是我死你活,是你死我活。”

    鲁裔生寸步不让地望着鲁三省,言语间那种针锋相对的感觉已经让场中气氛迅速变得压抑起来……也许是感受到了鲁裔生情绪上细微的变化,站在他身旁的小不点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点点头。

    下一秒,他的身躯就迅速膨胀起来,逐渐显现出了黄巾力士的真身。

    “鲁家代代相传的就是这门手艺……媒介……不过也仅仅就是媒介了……”鲁裔生在说话的同时也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嬉皮笑脸的样子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陈闲很像的表情,一种冷静到令人害怕的表情,“鲁三省,死了别怨我。”

    “你觉得你的媒介比我的强?”

    鲁三省冷笑道,虽然他看过很多场鲁裔生的比赛录像,对小不点的能力也颇为忌惮,不过此刻他也不打算放低自己的姿态,毕竟一直以来鲁裔生在他眼中跟废物垃圾是划等号的。

    “你的媒介,只是媒介。”

    鲁裔生说道,然后猛地从腰间抽出匕首,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一点点划破了自己的手掌,鲜血顿时就从伤口里涌了出来……不过它们在顺着手掌逐渐滴落到地面的瞬间,却又像是忽然间受到了某种未知吸力的影响,直接向着小不点飞了过去。

    “我的媒介……是神啊……”

    与此同时,李道生他们那边也选定了战场。

    可就在他们准备向那四个道士下手的时候,却发现一直都处在他们视线中的道士……不见了!

    “卧槽,人呢??”

    李道生脸上满是惊诧,左看右看在林子里扫了一圈,依旧找不到那几个前一秒还在视线中的人影。

    “那几个道士……他们之前不是还走在我们前面吗……”许雅南也是满头雾水,压根就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

    在此之前,一切都好好的。

    那几个道士好像不怕跟在他们身后的众人偷袭,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步调,距离众人也不算远,可就在一瞬间……所有人都不见了,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凭空消失了。

    这种突发情况只让众人都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谁也想不到那四个道士会突然人间蒸发……

    “他们的气息也消失了。”

    骷髅先生站在队伍靠后的位置,不时皱着鼻子闻一闻,似乎想借着那些道士的气味找到他们,不过他越闻越觉得不对劲,脸上的疑惑也越来越浓。

    “怎么会这样……这种消失的速度也太古怪了……”李道生眉头紧皱,显然是忍不住有些紧张了,“那几个牛鼻子道士是不是想抢先一步黑咱们啊??”

    “黑咱们?”骷髅先生怔了一下,好奇地问道,“怎么黑我们?”

    “就是下黑手呗。”李道生苦笑道,“比如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再找机会偷袭咱们,拿麻袋往咱们头上一套,这个给咱们一剑,那个给咱们一脚的……”

    “不可能。”

    骷髅先生摇了摇头,觉得李道生的分析不太靠谱。

    “只要他们敢露面,我就把他们的脑袋给咬下来。”

    此时,许雅南又忍不住向荒原的方向望了一眼,只可惜沿途都有树木阻挡视线,所以一眼看过去也看不见什么。

    “陈闲那边应该没事了吧?”许雅南低声嘀咕道,“刚才那道火光突然就消失了……是不是他把丙丁虬给……”

    “应该是。”李道生对陈闲的信心很足,简直跟鲁裔生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起这话来也是满脸的自信,“老大的实力你们心里还没谱吗?一个丙丁虬而已!老大能把他吊起来打!”

    “可能没那么容易吧……”

    骷髅先生好像有些担忧,因为他能隐约感应到陈闲的气息好像变得微弱了,而丙丁虬的气息则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变化,就像是陈闲在他手里受伤了一样。

    “不管那么多了,咱们先把那四个道士处理了!”李道生手里握着家传的锈剑,左右扫视着树林,想要尽最快速度找出那四个道士然后一剑劈死他们,“那个叫沈怀义的可不好对付,大家都小心一点,千万别被他……”

    不等李道生把话说完,百米之外的树林中猛然炸响,就像是凭空在林子里打了一记闷雷,那种巨大的爆炸声直接将地面都给带着震颤了起来。

    “你们还不来吗?”

    沈怀义的声音也随之从远处的树林里传来,那种心平气和的语调怎么听都像是在挑衅。

    “我们都在这里等半天了,再不来我就当你们认输了。”

    一听这话,李道生跟骷髅先生对视了一眼,表情都变得不怎么好看了。

    “他娘的这么嚣张……骨头哥跟我上!咱们俩去宰了他们!”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