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丙丁虬的杀意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丙丁虬的杀意

2020-09-13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丙丁虬有属于自己的计划,或是说,他单独为陈闲定制了一套特殊战术,有关于这个计划的一切都只有他自己知道,就算鲁三省是名义上的队长,是他口口声声喊着的“鲁哥”,他也一样不知道丙丁虬究竟想干什么。

    没错。

    丙丁虬想杀了陈闲。

    相比起陈闲,丙丁虬的身世背景要简单得多,甚至都能说是一张白纸,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既没有得到任何法脉世家的传承,也不曾加入过任何组织……丙丁虬最大的梦想就是要当一个极其牛逼的自在人,他不愿意屈居人下,也不愿意去带领别人,他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没有人敢制约自己,没有人能管住自己,虽然他没有过想要违法乱纪的心思,可头顶上有守秘局这座大山压着,他确实感觉十分的不爽。

    所以说,他想宰了陈闲。

    在现如今的昆仑会里,陈闲可以说是最亮眼的存在没有之一,无论是他们队伍展现出的实力还是他的身世背景,这一切都被圈子里的异人看在眼里,不少人都在私底下说过,这年轻一辈异人的领军人物非陈闲莫属……但是呢,丙丁虬不服。

    一直以来,他自己的能力都处在不可控的状态,这也是他低调了这么多年的主要原因,他很清楚自己能将体内的能量化作火焰燃烧的能力有多恐怖,所以他的心气很高,如果不是鲁三省当初因为某个巧合救了他一命,估计以他的心气也不会跟鲁三省搅和到一起去。

    火龙游。

    这个队伍的名字就是为他取的。

    沈怀义与他的那些师弟们是之后才进的队伍,所以他们刚听说这个早已内定的队名时,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很奇怪,因为火龙游这个名字跟队伍里的人似乎毫无关联,尤其是跟队长鲁三省的关联更少……那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呢?

    一切的原因,都在丙丁虬身上。

    鲁三省为了拉丙丁虬入伙,他答应丙丁虬的条件就是这个,必须用火龙游这个名字来参赛,如若不然,丙丁虬就会直接选择其他队伍甚至去其他赛区参加昆仑会。

    在鲁三省看来,丙丁虬的真实战斗力大概跟自己差不多,应该也是属于同一个水平的异人,所以拉他入伙是十分有必要的选择,而且就是一个队伍名而已……取什么不是取呢?没见其他队伍的名字更无厘头吗?

    取一个队伍名就能为队伍拉来一个与自己实力相仿的助力,这是无论怎么想都非常合算的事,所以鲁三省在听见丙丁虬提出的这个要求时,几乎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至于沈怀义他们……虽说沈道士是个热衷于追名逐利的异人,但这种小事他确实不怎么上心,既然鲁三省都取好了名字,他也就由得鲁三省来了。

    他没意见,他的那些师弟们自然也不会有意见,所以最终这队名就这么定下了…….

    火龙游。

    只有丙丁虬自己知道这个队名意味着什么。

    其实他们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喜欢名和利,包括沈怀义的那些师弟们都不例外,可不同于鲁三省与沈怀义表现得那么明显,丙丁虬一直都将自己的野心藏到了最深处,完全可以说他一直都在刻意的隐藏自己,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能力的极限在哪里。

    “死吧……”

    丙丁虬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或许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暴露出自己的本性,他此刻的目的非常直接,就是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杀掉这个最有可能夺冠的异人。

    踩着陈闲这个同辈异人的肩膀上位,想要扬名立万就没有比这更快的方式了,虽然他也害怕在事后会被守秘局报复,但那只是小几率的事……若是守秘局真的为了陈闲而对自己打击报复,那么他们以后还怎么在国内立足?

    就算守秘局的局长与阴市的大老爷都跟陈闲关系不浅,看他们那口气好像都是拿陈闲当孙子看,但是……..他们敢明着来打击报复自己吗?哪怕是暗着来,他们敢玩多大?真敢弄死自己?

    丙丁虬想得很明白,他知道自己一旦杀死陈闲就必然会被某些人记恨上,可无论对方再怎么记恨自己也绝对不敢向自己下杀手,甚至自己的安危在他们眼中也会变得无比重要,因为自己若是因为某些意外死了,那么可以预见到……

    国内的这潭水必然会变得更浑浊。

    阴谋论一直都是在国内盛行的风潮,这些年来之所以守秘局在民间的风评这么差,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盲目仇视守秘局的人,也都多亏了这些阴谋论者在背后作祟。

    他们没有实锤的猛料都能将守秘局弄成这样,若是丙丁虬在杀死陈闲后因为某些意外死了……可想而知,守秘局到时候会被民间的风评折腾成什么样,甚至被活活淹死也不是没可能。

    或许这么说有些夸张了,但事实就是如此,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老骗子那里不好说,可周抟是绝对不敢对付丙丁虬的,因为他需要顾及到的实在太多了,他不是那种为了仇恨能不顾大局的人,如果老骗子执意要杀死丙丁虬为陈闲报仇的话,周抟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出手阻止他,若是老骗子“执迷不悟”非要杀死丙丁虬不可,那么阴市与守秘局或许就要出现一些很难调解的冲突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丙丁虬的理想化,现实情况或许会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一百倍,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因为他就是一个喜欢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

    他知道自己的本性是什么样。

    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扬名立万?

    没那么简单。

    他是想成为一个站在浪潮最前端的人,所有人都知道他,所有人都忌惮他,却又没有人敢直接对付他……哪怕他自己有朝一日会被眼前这片漆黑幽暗的海洋吞噬,他也毫不在乎。

    毕竟他早就准备好了退路。

    现如今国内这种压抑的形势他早就受够了,若是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会选择出国,去找那位两个月前对他做出了“承诺”的人,虽然他知道那个人,不,是那个人背后的组织!

    那个组织是在国内不可提及的存在,也是异人这个圈子里绝对的禁忌。

    若是让常人来看,或许只会觉得那个组织就是一个由无数疯子组成的特殊机构,但丙丁虬很清楚自己有多憧憬他们……他憧憬那帮特殊异人的亡命生涯,也崇拜着他们那种站在全世界风口浪尖上的“勇气”,以及那种被无数人憎恨的命运。

    丙丁虬不是个坏人,但他也绝对算不上好人,之所以这些年他都低调做人,从不敢做任何出格的事,也只是因为他的能力还没有被彻底开发出来,他的能力一直都处在不可控的状态……但在昆仑会开始前不久,他发现自己对自身能力的控制力变强了,尤其是在见到“那位”之后。

    毫不夸张的说,丙丁虬对自身能力的控制已经到了万分入微的境界,那些由能量燃烧而形成的火焰也能尽数被他如臂使指。

    丙丁虬已经预见到了未来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他兴奋着,憧憬着。

    甚至在与陈闲交手的前一秒,他脑海中都还是那个站在风口浪尖上的自己,到那时候不仅要国内的所有异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他想要全世界的异人都知道……都将丙丁虬这三个字记在他们心里!

    “陈闲…..你活不过这场比赛……”

    丙丁虬周身燃烧着赤红的烈焰,犹如传说中临凡显圣的火神那般,一双眸子里尽是骇人且刺眼的火光。

    此刻,除了火焰燃烧的声响之外,丙丁虬听不见其他声音,甚至连陈闲的呼吸声心跳声都听不见了……他应该是死了吧,丙丁虬略显狰狞地笑着。

    可就在丙丁虬得意着准备散去周身火焰时,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突然从他眼前的火柱里传了出来。

    “我活不过这场比赛……你确定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