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挑选对手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六十七章 挑选对手

2020-09-11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能在荒原战场之上见到鲁三省他们,这点确实是陈闲怎么也没想到的,因为在他看来,鲁三省就是一个标准的小人。

    没错。

    小人。

    鲁家除了鲁裔生之外,在陈闲眼里都是小人,如果不是小人,鲁家又怎么可能厚着脸皮给鲁裔生打那个电话?

    “还真敢来啊。”

    陈闲远远地眺望着那些身影,慢慢将手中的皮箱放下,然后从中取出了那把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锯肉刀来。

    “两千来度的火焰……我还真想见识一下……”

    与此同时,在数百米开外,鲁三省他们也停下了脚步,远远望着陈闲一行人。

    “我去对付鲁裔生。”鲁三省说道,眉宇间有着一丝难以隐藏的不甘,似乎已经预见了这场比赛的结果,但他还是有些不服气,“他敢应战跟我单挑的话,我就杀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丙丁虬就猛地拽了他一把。

    “真杀?”丙丁虬皱着眉说道,“且不说他跟你还有点血缘关系,就是他背后的陈闲跟守秘局这两个背景……你掂量好了?”

    鲁三省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虽然在比赛之前家族就叮嘱过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太过针对鲁裔生,就算打伤他,甚至是打个半死,那也千万不能杀了他。

    陈闲这个人有多护短,他们在电话里都听出来了,如果鲁裔生真的栽在鲁三省手里,到那时候……别说是鲁三省本人,就是他背后的鲁家也难辞其咎,不被陈闲秋后算账才有鬼了!

    可无论鲁三省事先答应得有多干脆,到现在他还是反悔了,他非常不能理解自己家族所做出的那些决定……你们让打就打,不让打就不打?难道你们就真的这么害怕陈闲跟守秘局?

    在这种比赛里,见血是常有的事,被当场打死更是理所当然,技不如人也怨不得别人,我只要在鲁裔生投降之前,在陈闲他们过来救援之前…….直接杀了他,谁又能说什么?

    怕陈闲事后杀了我?

    杀了我又能怎么样?

    难道我活了这么些年,见过这么多的生死,我还会怕死吗?

    “走,过去。”

    鲁三省说道,完全不给沈怀义等人发问的机会,直接头也不回的向陈闲他们走去。

    见鲁三省他们向自己走来,陈闲也不废话,带着人就迎了上去。

    最终,参赛的两支队伍在相隔十五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脚。

    “准备好棺材了吗?”

    鲁裔生是第一个开口的人,也是一开口就绝对不会给对方面子的人,这句挑衅意味十足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本来都打算再劝鲁三省几句的丙丁虬都没了声音。

    这种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东西杀了算了。

    “你的棺材备好了吗?”鲁三省毫不客气地反问道,打量鲁裔生的时候,他的目光一如既往满含不屑与讥讽,似乎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一样的看不起鲁裔生,“仗着背后有人就混到十六强来,我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耐呢?”

    听见鲁三省这一番夹枪带棒的话,陈闲他们下意识就以为鲁裔生要被气得心态炸裂,毕竟这些话听起来确实挺有杀伤力的,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

    但鲁裔生是普通人吗?

    明显不是。

    论脸皮厚论不要脸,这世上鲜有人能出其右。

    “你爸爸我能混到十六强也是一种硬实力啊,我能这么混,你能混吗?”鲁裔生特别嚣张地笑了起来,一脸瞧不起鲁三省的表情,“我有我老大罩着,你有吗?”

    “你这话说得可真不要脸。”鲁三省冷笑道。

    “你爸爸我就没要过脸,都是出来混的,要脸干什么?”鲁裔生表情古怪地看着他,试探着问道,“我记得你们也挺不要脸的啊,要不要我把那事说出来给观众们听听?”

    由于直播的无人机一直都在附近盘旋,所以鲁裔生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屏幕前的观众们也纷纷猜测起来……鲁裔生说的那事能是什么事?看鲁三省那表情好像还挺紧张的啊!难不成是他们鲁家的黑历史?

    “那件事不是我指使的。”鲁三省牙都要咬碎了,想起家族做出的那些决定更是愤怒得无以复加。

    让你们不要去找他!让你们别给他打电话!

    现在满意了吗?!

    不仅鲁家梦想中的“演员”没请到,反而还落了一个实实在在的话柄,这他妈的……是不是非得把我逼死你们才乐意?!

    “我知道不是你指使的,以你的心气,你也干不出这么丢人的事来……”鲁裔生笑了笑。

    “算你有点眼力。”鲁三省冷笑道。

    “不过嘛,你这人一向都比较阴险也不要脸,干出这种事也不稀奇,不过……可惜找的人是我,你打小就看不起我对不对?”鲁裔生问道。

    鲁三省没有回答,但他脸上那种不屑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

    没错,他就是看不起鲁裔生,一个只会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人,不值得让他高看,这种只会当拖油瓶拖累队伍的人,连进入昆仑会的资格都不该有!

    真不知道陈闲是瞎了眼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带着鲁裔生这种人参赛的意义在哪儿?

    去找一个比他强的人组队不行吗?

    难道守秘局里就没有比鲁裔生更强的年轻人了?

    “老鲁,跟他废什么话啊,直接弄死他得了。”李道生已经将自己随身佩带的法剑抽了出来,一脸不善地盯着鲁三省,“你要是下不了手,我帮你。”

    “不用。”鲁裔生摇摇头,“我自己来。”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鲁三省他们身后的沈怀义突然走上前来,毫无预兆地提出了一个约战的请求。

    “李道生,许雅南,木禾,骨楼……”沈怀义的目光缓缓从众人身上扫视而过,脸上看不出太多表情,“你们四个对我们四个,去那边打,没问题吧?”

    “沈怀义啊?”

    李道生皱了皱眉,似乎没想到沈怀义会抢在自己之前提出约战的请求,不过他说的这些话…….倒也正中下怀,因为一开始李道生他们的作战计划就是这样,把鲁三省跟丙丁虬留给陈闲鲁裔生,其他人由他们对付就够了。

    “去那边打吧。”许雅南轻声说道,抬起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那片山脉,“那边宽敞点,没意见吧?”

    沈怀义摇了摇头说没意见,随后就转身带着师弟们向那片山脉走去,根本就不害怕李道生他们会在背后偷袭他。

    见沈怀义这道士如此干脆,李道生他们也不再磨叽,紧随着沈怀义的脚步就跟上前去。

    从鲁裔生身旁走过时,众人也纷纷给鲁裔生这个好兄弟表示了自己的衷心祝愿。

    “打不过也别怕,等你六哥来救你!”

    “你可千万要小心啊,别头铁跟他玩命,玩输了可不值!”

    “加油!”

    鲁裔生没好意思搭腔,表情复杂地目送着这些担忧自己的队友远去,同时他心里也在嘀咕…….难道我就这么上不得台面吗?如果对手是小天师我也认了,区区一个鲁三省,你们担心个什么劲?

    或许是被李道生的那番话影响了,鲁三省此刻也不禁多想了一些。

    如果在快要杀死鲁裔生的时候他那些队友来帮他,那自己不就前功尽弃了吗?还谈什么除掉鲁裔生这个废物?

    想到这里,鲁三省抬起头左右扫视了一圈,抬手指着几千米开外的那片北山脉。

    “鲁裔生,我们去那边打。”

    鲁三省想得很明白,那里是距离荒原战场最远的地方,距离李道生他们所挑选的战场那就更远了,就算他的那些队友想要来帮他也得费不少力气,不可能转瞬之间就能天神下凡保住鲁裔生。

    “行啊。”

    鲁裔生答应得非常干脆,完全不像是鲁三省想象中那样会犹豫不决,会害怕会紧张……从他的这番表现来看,他似乎对自己挺有信心的?

    此刻,陈闲虽说心里有些担忧,但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最后也只得嘱咐了鲁裔生一句小心。

    “放心吧老大,我不会给你丢人的。”

    鲁裔生非常难得露出了一种正经的表情,然后拿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支,算是习惯性的来一支事前烟,可就在这时,盘旋在高空中的无人机突然滴滴滴的拉起了警报,随后裁判大公无私的声音就从无人机的音响里传了出来。

    由于无人机的数量太多,所以裁判的声音听起来就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环绕。

    “赛场内禁止吸烟!给你三秒钟时间掐了!不然就以强制退赛论处!”

    “……”

    鲁裔生又羞又怒地抬头瞪着无人机,扯着嗓子很不服气地问了一句。

    “那个叫周诵佛都能在赛场里抽烟!凭什么我不能抽啊!”

    无人机安静了两秒。

    之后才幽幽传出了裁判的声音。

    “周诵佛抽的烟是法器,你这个不算。”

    “我这也是法器啊!”鲁裔生更不服气了,举着烟盒冲无人机大喊道,“只是它长得太大众化了!你们不会要歧视它吧!”

    裁判一时没有说话,但大家都能听见无人机音响里传出的那种沉重的呼吸声,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裁判被鲁裔生气得不轻……

    过了足足十秒,裁判才再次开口。

    虽然陈闲看不见裁判,但他能感觉到裁判明显是忍着不骂街不骂脏话才开的口。

    “八块一包的烟你也好意思说是法器!你要是拿包华子是不是敢跟我们裁判组说那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仙器?赶紧给我掐了!现在立刻马上!”

    也许是感受到裁判强压住的怒火了,鲁裔生也不敢再耍贫嘴,只得委屈巴巴地掐灭了烟,在掐烟之前还特别丢人的抽了两口…..

    “真是的……跟你开个玩笑至于急眼么……”

    “你们都别拦我!!我今天必须给他红牌罚下!!小张把话筒拿过来!!我让你们别拽我!!撒开!!都给我撒开!!”

    伴随着无人机发出滴的一声长音,赛场中彻底安静了,同时陈闲也意识到了……

    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被鲁裔生气疯的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