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沈怀义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六十六章 沈怀义

2020-09-11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是一个心眼小爱记仇的人,这一点众所周知,所以在鲁三省被陈闲记恨上之后,丙丁虬也跟着一起上了他心里的小本本,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况且听鲁裔生说那个叫丙丁虬的也不是什么好人……

    是啊。

    跟鲁三省那种人混在一起,能好到哪儿去?

    至于他们队伍里的那四个道士,陈闲倒是没有太多成见,毕竟他曾经与武当山的一些老道打过交道,而且对武当一脉的异人印象都很不错,所以在得知鲁三省他们的队伍里有四个武当山的道士时,陈闲可不是一般的惊讶。

    这帮道士怎么跟鲁三省那种垃圾混在一起去了?

    当然,这也只是陈闲一厢情愿的想法,毕竟人际关系是一种很复杂的事,武当山与鲁家的某些渊源连鲁裔生都不知道,陈闲也没有在资料记录中见过,他能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那才有鬼了!

    “鲁哥,我怎么感觉有点紧张呢……”

    丙丁虬跟在鲁三省身后,不紧不慢地照着他们原先规划好的路线向荒原走着,脸上的神色有些慌张。

    “紧张就对了。”

    鲁三省的背上也背着一个硕大的双肩背包,虽然这两个背包的大小颜色品牌都不一样,但怎么看……他们两个人的造型都太像了,或许这就是鲁家基因代代传承的重要信息,在开战之前必须备足一切可能用到的东西,尤其是那些能保命的特殊法器。

    “面对陈闲他们那种队伍……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听见鲁三省的话,跟在他身后的四个道士面面相觑了一阵,除了年纪最大的那个道士表情略显凝重之外,其他三个道士的表情看起来倒是十分轻松。

    “师兄,一会如果打不过了,咱们就及时认输对吧?”

    “嗯。”

    “不知道陈闲他们会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我看他对鲁哥的态度都挺……”

    “我们跟他无冤无仇,犯不着下杀手。”

    被那几个小道士称之为师兄的人名为沈怀义,是当今武当山上最出彩的弟子,可以这么说,他在武当山的地位几乎等同于小天师在龙虎山的地位,只不过比起那位名扬天下的小天师,沈怀义在外的名气可要弱了不少,连陈闲都没怎么听过他。

    按理来说,出家修行的道士大多淡泊名利,可这也只是“大多”而不是全部,就譬如与鲁三省他们组队参赛的沈怀义,他就是一个热衷于追名逐利的异人,只不过这些年来他都没遇见什么机会,想要追名逐利也不得其要领,所以才会默默无闻沉寂了这么些年…….

    昆仑会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扬名的绝佳机会,只要能在昆仑会里不断击败对手,击败那一个个扬名已久的异人,那么他就能踩着那些人的肩膀上位……这是扬名立万最快的方法,也是被沈怀义当做真理看的无上妙门。

    在他看来,外人的目光都太过短浅,他们只能看见小天师御雷的手段,却看不见其他法派世代传承之妙术。

    小天师能御雷就很了不起吗?

    沈怀义第一个不服!

    在昆仑会总赛开始之前,沈怀义就想出了数十种针对小天师的战术,就算他能驾驭九天之上的雷霆,也不一定能劈死这个从武当山上带着师弟们走入红尘的道士。

    虽说各大世家有底蕴,有传承,在现如今也有势力,可论到方术这一块,真正底蕴十足的还是他们这些传承已久的法派。

    龙虎山,武当山,五台山,普陀山,等等。

    沈怀义一直都以为自己最大的对手就是小天师,或是那个从藏区带着一帮和尚闯出来的戚平安,至于陈闲还有西昆仑的炼气士,这些都不在他眼中,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有多强,所以就算听了再多有关于陈闲的“传说”,他一样会觉得对方不如自己。

    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陈闲就是一个被守秘局搬上台面硬生生吹出来的货色,他不过是被守秘局捧起来的面子货罢了,论实力他或许也比普通异人要强,可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当然。

    这种看法都只是出现在昆仑会总赛开始之前。

    在别墅区目睹那条苍白之犬从天而降后,在三十二强赛彻底打响之后,陈闲这段时间展现出的实力是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沈怀义也是彻底被陈闲给“惊”住了……毫不夸张地说,在现如今的局面下,他觉得自己对上小天师的胜算都比对上陈闲高。

    如果说小天师给沈怀义的感觉就是一片汪洋大海,虽然看着波澜壮阔一望无际,但终究是能感觉到“底”的,可陈闲呢?他给沈怀义的感觉就是一条藏于海下的幽渊。

    黑暗,压抑,深不见底。

    在得知十六强的赛程安排后,之所以沈怀义会对获胜不抱半点希望,也是因为如此,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与陈闲有多大的差距,想要赢他已经不是困难这两个字可以形容了……这是真的难如登天啊!

    一想到要面对陈闲,沈怀义心里除了恐惧之外再无其他,因为他是打心底里害怕陈闲不留余地直接把他按在地上锤……沈怀义虽然给人的感觉淡泊名利颇有几分仙人之姿,可实际上他比谁都要面子,如果真被陈闲单方面吊打,估计他自裁的心都有了。

    不过还好。

    这只是比赛,有投降的选项。

    与其被人打得亲妈都不认识,那还不如装得风淡云轻一点,在要输之前及时投降就好了,这样总比被陈闲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好吧?

    其实沈怀义也挺佩服丙丁虬的,真的,虽然他一直都觉得丙丁虬是野路子出生,他那脾气也不是那么好相处,但是!

    他竟然主动提出来要去迎战陈闲,这就很让沈怀义佩服了,而且是打心底里佩服他!

    这小子是哪来的勇气提出这种不要命的要求?

    难道他是有底牌?有把握才敢提出来?

    不。

    沈怀义仔细想了想,又回忆起以往丙丁虬制定出的各种不靠谱战术,他最后的分析结果还是觉得……丙丁虬是单纯的头铁不怕死,他去迎战陈闲跟送命没什么区别。

    “师兄,我们一会是不是要对付那个白骨精啊?”

    “嗯,陈闲交给丙兄,鲁裔生交给鲁兄,其他人都由我们负责。”

    听见沈怀义这番话,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师弟们都表现得有些惴惴不安,因为骷髅先生的实力可是直接摆在明面上的,见过他出手的人都清楚那个怪物究竟有多强,就算他的实力比不得陈闲小天师这一流拔尖的异人,那么至少也是跟许雅南李道生这些世家子弟的实力差不多,而且还有可能更强。

    换言之,沈怀义他们要对付的那四个人里,有三个人的实力是要比他那些师弟强的,并且强的还不是一点半点,那三个人联手一起上的话估计沈怀义都对付不了……更别提还有一个实力是未知数的木禾了。

    那个名叫木禾的人究竟是强是弱?

    这一点,没有人敢断定。

    从昆仑会的初赛开始直到现在,木禾所展现出的能力都低于陈闲他们队伍的平均线,说白了就是那丫头太弱了,永远都是凭借近身搏杀的方式与人战斗,除此之外好像就没有别的特殊能力了……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如果她实力不足的话又怎么可能跟陈闲他们组队?

    难道真跟外界传言的一样……她是陈闲的小相好?

    “搏一搏吧。”

    沈怀义眺望着前方渐渐映入眼帘的荒原,言语中满是一种毫不掩饰的不甘,想到接下来这场不可避免的失败……他除了不甘之外也没有别的想法了,总不能去怨恨陈闲他们吧?

    就算他再怎么热衷于追名逐利,恩怨是非这些事他还是能分清的,所以他现在想得很明白,输掉这场比赛已经是必然的事了,只希望能输得体面点。

    “你们三个跟紧我,待会我要起一次那个阵……咱们就算是输也得刮他们二两肉下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