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报仇雪恨的机会到了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六十五章 报仇雪恨的机会到了

2020-09-09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等上一轮比赛的两支队伍逐一退场后,陈闲他们便也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再次踏进了属于他们的这个赛场,虽然这只是他们第二次来,但是……也许是因为比赛直播看多了,这地方怎么看怎么熟悉,整片山岭的地貌走势都早早印在了众人的脑海中,所以刚一进场他们就开始制定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丙丁虬我负责,鲁三省……就按照老鲁的意思交给他处理,其他人你们四个自己分,没问题吧?”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没问题,但看向鲁裔生的眼神中还是藏着几分担忧,毕竟从实际情况来说,鲁裔生的个人实力在这个队伍里还是靠后的,虽然众人都不将鲁三省放在眼中,可鲁裔生要是想去对付鲁三省……这里面确实有不小的风险。

    “看我干嘛?”

    鲁裔生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双肩背包,里面都塞满了他准备用来对付鲁三省的“好东西”,小不点也寸步不离地跟着鲁裔生,从他那张小脸上认真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了,只等着一会开战当场把鲁三省打死……

    鲁裔生与鲁三省的仇恨种子是在他们幼年时期就埋下的,当然,这也可以说是鲁家与鲁裔生的仇恨,虽然鲁裔生心底对“家”这个字还有些许眷恋,可他却也从不否认自己对鲁家的厌恶憎恨,在他眼中鲁家就是一台没有任何人情味的大型机械,而且是一台即将被时代所淘汰的大型机械。

    作为一个从小就在鲁家大院长大的异人,鲁裔生比外人更清楚这个家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简单来说,两个字就足以概括。

    死板。

    在他们眼中,鲁家人只能修行鲁家世代传承的正统方术,其他的修行方式一概都会被冠以“歪门邪道”,只有鲁家的传承才是正道才是所谓的正统,而鲁裔生热衷的那些“科学”在他们看来更是一些不切实际的糟粕之术,学那些没用的垃圾还不如去学其他法派的方术有用……就因为如此,鲁家人觉得没有能力继承鲁家方术的子弟就没有培养的必要,甚至连养育他们都是一份额外的恩赐。

    鲁裔生就是那个受到了家族恩赐的“宠儿”,在绝大多数的鲁家人眼里,他能被鲁家养育到成年就已经算是上辈子积德了,能生活在鲁家这种传承了千年的大家族里,能享受所谓的锦衣玉食,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事?若是有机会报答自己的家族,那么他应该不留余力才对,可事实情况是什么样?

    鲁裔生对那个所谓的家族,除了憎恨与厌恶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感情了,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把鲁家从老到小全绑在一起往死了揍……尤其是那个叫做鲁三省的堂哥。

    大年三十在饭桌上骂他是朝廷鹰犬,骂他是只会走些歪门邪道的家族败类,骂他……总而言之,鲁裔生对鲁三省算是恨极了,在鲁家唯一憎恨程度能超过鲁三省的人,也就只有他的父母。

    没错,鲁裔生的亲生父母。

    在这一个点上,鲁裔生其实是很自豪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成长到今天还能保持正常人的心态,正常人的道德观价值观……这一切在他看来都很不可思议,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从小开始自己受到了多少指责、抱怨、诅咒、辱骂、殴打……

    在无数次听见自己父母后悔把自己生下来之后,鲁裔生就彻底明白了,在他们眼中自己别说是修行了,就连活着都是个错,似乎自己被生下来,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跟他的父母没有半点关系。

    相比起外人的侮辱,对鲁裔生而言,父母给他造成的伤害才是最让他难忘的,就像是……对!就像是他喜欢玩的那些游戏一样!

    外人对他造成的伤害只是魔法伤害或是物理伤害,时间久了自己的防御力上去了,自然就能慢慢无视他们,可是他父母呢?每一句话乃至于每一个字对他都是真实伤害,就像是刮骨钢刀一般仅用三言两语便能从他身上刮下半斤肉来。

    在认识陈闲之前,鲁裔生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是这样了。

    能够借着守秘局这个避风港来远离生养自己的家族,能够背靠着守秘局这棵大树来避免家族的侵扰……就算没机会进入自己朝思暮想的科研部工作,那也总比待在家族里强得多,至少在这里不会一直有人否定他,不会有人天天把他挂在嘴边当成废物垃圾一般来嘲讽,也不会有人热衷于竭尽全力也要将他贬低到尘埃里。

    在守秘局这个看似冰冷的巨型机械之中,鲁裔生会感觉自己跟别人一样都是它的零部件,虽然这地方看似冰冷规矩繁多,但就是这种在外人眼中最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却最有人情味。

    尤其是跟随霍胖子来到宁川分局之后,鲁裔生只觉得自己找到了梦想中的“家”。

    陈闲,李道生,骷髅先生,许雅南,木禾,余生……这些朋友对他来说跟家人没有两样,特别是自始至终都在关照他的陈闲,或许真正的亲大哥也不过如此了。

    这一次能在昆仑会中遇见鲁家的鲁三省,对于鲁裔生来说算是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也是一个能彻底释怀那些阴暗回忆的机会,他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你小子不会是紧张了吧?”

    李道生突然问道,或许是发现鲁裔生不像是平常那么多话,脸上的表情也过于严肃,所以他下意识的有些担心,生怕鲁裔生因为过于紧张而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露出破绽,毕竟他的实力就摆在这里,想要解决掉鲁三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等鲁裔生说什么,陈闲的手已经搭在了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老鲁,我们相信你!”

    陈闲的鼓励只有这么一句话,但在鲁裔生听来却胜过他人千言万语,因为在认识陈闲之前,真正能对他抱有信心的人那是一个都没有……可陈闲呢?

    虽然他话少缄默,就算夸人也只有寥寥一两句话,可是任谁都能听出那种发自内心的“信任”。

    “不就是一个鲁三省吗……看你们紧张的……”鲁裔生抹了一把鼻子,脸上再度露出了往日里常见的那种嘚瑟笑,让人看着都忍不住想给他一脚,“你们看我怎么安排他就完事了!”

    “你安排他?”李道生坏笑道,“你可别被他给安排了,我可是听说鲁三省为了这场比赛准备了不少绝活,估计就是冲着你来的,毕竟你们俩的恩怨啊……”

    “这不是有我们吗?”

    陈闲说起这话来一点都不觉得脸红,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老鲁能斗过他,这算老鲁厉害,老鲁斗不过他,那也很正常,毕竟鲁三省年长几岁学的东西比他多,输了也不丢人,但这不是有我们嘛……老鲁搞不定的时候,咱们群起而攻之,不要给鲁三省投降的机会,直接上去把他骨灰都给扬了!”

    “…….”

    “对了,他们的队伍除了丙丁虬跟鲁三省之外,还有四个从武当山下来的道士,我看资料里说他们的本事也不差,在武当山上都是有名有姓的弟子……你们可别在阴沟里翻船了。”

    “我们知道啦!”

    木禾听不来陈闲的絮叨,对这场比赛抱着一万分的期待,因为她憋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出手的机会,只希望他们别像是上一场的魏家那样鸡贼……

    “老大,你对付丙丁虬的时候也小心点,那些火不是好处理的东西。”鲁裔生还是忍不住提了一句,似乎对于丙丁虬那两千多度的火焰很是忌惮。

    陈闲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他他对丙丁虬除了好奇与期待之外,并没有半分忌惮或是警惕,因为在他眼里两千多度的高温火焰并不算什么,作为一个曾经在炼钢厂里被异常生命推入火中烧成炭而不死的异人……陈闲还真不怵这些东西。

    “希望他的那些火有点作用……”

    陈闲说话的声音很轻,提着装了锯肉刀的皮箱缓缓向前走着。

    “毕竟烧不死我的话……那他就得死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