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片混乱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片混乱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之所以陈闲经常被许雅南她们冠以钢铁直男的称号,最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陈闲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他除了自己在乎的事之外,其他的事几乎都想不到,生活中的大小细节有九成都会被他不知不觉的忽略掉……就譬如现在,他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把诸葛景按在墙上的姿势有多微妙。

    直到小天师发出了那一声惊呼。

    直到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望了过来。

    至此陈闲才幡然醒悟,然后忙不迭地松开诸葛景,心中开始盘算是就地杀了小天师灭口,还是一刀砍死诸葛景以证清白。

    我喜欢男人?

    我他妈…….我就算是个情感淡薄的人,但我也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男是女啊混蛋!

    “你……你想干什么……”诸葛景察觉到了陈闲的眼神有些变化,似乎能感知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所以说话的时候都不禁变得警惕了许多,甚至他都在冥冥之中猜到了陈闲的某些危险想法,“你个混蛋不会是打算杀了我以证清白吧……”

    “我不是那么残忍的人,你怎么能这样想我?”陈闲十分不悦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有些心虚的将目光移开。

    看着那个还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惊诧的小天师,陈闲深吸了一口气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慢慢向他走了过去。

    或许是从陈闲身上感受到了威胁,小天师情不自禁的匆忙后退了两步,脸上的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

    在旁观的路人眼中,此刻的小天师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即将被流氓欺负的弱女子,而陈闲恰好就是那个扑克死人脸的臭流氓,当陈闲一步步逼近小天师时,所有人都能看见小天师脸上那种恐惧的表情。

    虽然他从不骂脏话,但在此刻,小天师还是想骂一句。

    卧槽。

    这混蛋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他兽.性大.发?!

    看上了诸葛景还不够?!现在还看上我了?!

    虽然我确实有几分姿……啊呸!

    “我跟他只是在聊比赛的事,你瞎想就算了,竟然还喊出来……你脑子里装的是不是屎?”

    陈闲直接将小天师逼退到了墙角,由于太过愤怒,陈闲质问他的时候完全没注意保持双方的友好距离,只差十公分就要脸贴着脸了。

    “我……”

    “我清白了一辈子,到这时候你一句话给我毁了……你知不知道你说那种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那个……”

    “你知不知道我杀你的心都有了。”

    “……”

    小天师已经屏住呼吸了,虽然陈闲没有口臭,他嘴里也只有之前吃的蜜饯味,但在这个距离……小天师感觉自己一呼吸就要失.身了。

    “陈科长……你跟诸葛景不清不楚我就不说了……我也不会歧视你们…..那什么……你能不能离我远点……我…..”

    不等小天师把话说完,陈闲上去就是一记锁喉杀,直接用胳膊勒住了小天师的脖子,脸上完全就是一种要杀人的表情……说实话,陈闲是没有随身带刀的习惯,如果他带着那把锯肉刀的话,估计早就一刀劈头盖脸地砍过去了。

    妈的。

    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屁话!

    什么叫我跟诸葛景不清不楚的?!

    什么叫……

    “别打别打!!”

    “陈科长息怒啊!!你快把小天师放开吧!!他脸都白了……”

    如果是放在以前,陈闲敢二话不说玩一招锁喉杀,小天师就敢不顾一切的召雷过来劈死他,但是现在……情况比较特殊,陈闲锁住小天师的一瞬间,右腿一绊连人带自己都一块倒在了地上。

    什么叫做武学精粹中的八门金锁?

    什么叫做柔术绝杀之裸绞十字固?

    这就是了。

    陈闲以小天师作为范例给所有在场的人都上了一课,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你们不都认为我只是会一点控制寄生体的小手段吗?

    现在就让你们这帮没见识的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肉搏!什么叫做男人的浪漫!论近身搏杀我陈阿闲还真的没服过谁!等我把小天师这个王八蛋勒死了,你们就知道我是清白的了!

    “妈啊!!杀人了!!”

    不知道是谁先嚎的这一嗓子,在那之后,接二连三的尖叫声就在走廊里响了起来,不少工作人员都硬着头皮上前想要将两人分开,可还没等他们近身陈闲就挨个亮起了飞脚,虽然每一脚都没踢中人吧,但威慑力还是够了,至少没人敢顶着那种能引出空气嘶鸣的夺命飞脚上前。

    小天师从来没这么害怕过,这点毫不夸张,他从小到大经历过的磨难困境数不胜数,可没有哪一次能让他害怕成这样……被陈闲死死抱(勒)在怀里,小天师连反抗的欲.望都没了,本能的就要学那些姑娘家喊救命,可无奈陈闲的胳膊勒得太紧,他现在喘气都困难更何况是呼救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只能怀着默哀的心情眼睁睁看着小天师脸色越来越白的时候,四周包间的大门纷纷打开了,几乎百分之九十五的参赛选手都在此刻跑了出来,因为他们都听见了之前某人喊的“妈啊杀人了”这句话。

    爱看热闹是人类的通病。

    异人也不能免俗。

    所以在此刻他们跑出来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想看看是谁胆大包天敢在这里撒野?在昆仑会的地盘上放肆杀人跟找死有什么区别?真不拿楼上的那些大佬当回事了?

    到底是谁的胆子这么大呢?

    到底是谁呢?

    众人怀着既好奇又疑惑的心情在走廊上随便扫了一眼,很快就看见了两个纠.缠在地板上的人影。

    当他们看清那两个人分别是谁时,他们顿时就沉默了下去,喧闹的走廊也在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嗯……这画面真复杂啊…….

    “卧槽!姓陈的!你敢偷袭我们队长!”

    刚离开医疗室不久的王怀瑾挽着袖子就冲了上去,郭祀仙也紧随其后的跟上,而另外一边,鲁裔生与李道生也提着兵器冲了过来,每个人都是一副要跟对方决一死战的表情。

    “妈的你们敢拉偏手?!老六跟我上去砍死他们!!”

    相比起队伍里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男人,这两支队伍中的女性明显要理智不少。

    “拍下来,他们先动的手。”许雅南把手机递给木禾,不动声色地给骷髅先生使了个眼神,“咱们是正当防卫,千万别留手,骨头,我负责去抽陆幼之的大嘴巴子,你负责其他人,谁敢乱来直接一口咬死!”

    “没问题……但是……为什么要我一口咬死呢……”骷髅先生一脸委屈地看着许雅南,“我又不是狗……”

    “那你就锤死他们!”

    “这个可以。”

    话音一落,许雅南就冲上前去假模假样的要拦住鲁裔生他们。

    “哎呀别打别打!你们别打啦!”

    与此同时小天师他们队伍内部也做出了最新的作战计划。

    “我负责上去抽许雅南的大嘴巴子,小鹿,你负责其他人,余念姐你去帮队长!”

    “好!”

    也许是察觉到事态即将演变到难以收场的地步了,不敢反抗陈闲的小天师也开始挣扎起来,而陈闲左右看了看,见来人众多,他便顺着小天师挣扎的力道松开了手。

    不过他们俩没什么默契,所以配合得不怎么好,在陈闲松手的那一瞬间,由于小天师挣扎得太狠……只听刺啦一声,小天师身上的道袍直接被陈闲给撕下来大半,连里面的白色内衬都被硬生生地扯成了两截,顿时引得不少围观的女性观众发出了兴奋的尖叫。

    “卧槽,好白。”鲁裔生看见这一幕,禁不住停下了脚,“这小子不会天天躲在道观里给自己的胸涂雪花膏吧?”

    “切,这帮女的叫个屁啊,那孙子身上还没二两肉呢,一点胸肌都看不见……”李道生像是没听见鲁裔生的话,自顾自地吐槽着,“看见他那身材你们就叫,看见我的身材还不得……”

    “把隔夜饭呕出来?”鲁裔生试探着问道。

    听见这话,李道生当即决定在干.死王怀瑾他们之前,先干.死鲁裔生这个混蛋……狗东西说话怎么能这么恶心人呢!难道老子的身材不比那小子强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