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不如我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不如我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虽然是个不喜欢骂脏话的人,但在此刻是真的想脱口而出来一句“卧槽”,那个六碑仙到底想干什么?!都特么硬着头皮拼着老命闯进十六强了……在比赛即将开始的时候就搞一出集体弃赛,这算几个意思啊??

    直接不比了??

    直接让诸葛家两兄妹进八强??

    “他们为什么弃赛啊?”陈闲有些坐不住了,因为他对这一场比赛已经期待了很久,本以为这是一个能看出诸葛景真实能力的机会,可现在的情况却让他万分失落。

    对方直接不比了,直接弃赛了,还有比这个更气人的吗?

    “工作人员问过了,六碑仙给的解释是没必要比,这一场比赛根本就不会有悬念。”周抟无奈地摇了摇头,似乎对六碑仙退赛的事也深表遗憾,“虽然那个队伍明面上是由六个出马弟子组成的,但真正能说得上话的,是那六个站在他们背后的悲王。”

    “你是说……他们退赛的主要原因在那几个悲王身上?”老骗子忽然开口问道。

    “是啊。”周抟点点头说道,脸色也十分疑惑,“那六个悲王已经明说了不想跟诸葛景对上,可能他们发现了什么……说不定诸葛景的能力恰好克制他们,还能给他们造成一些无法接受的伤害。”

    不得不说,周抟的分析还是有一定根据的,诸葛景那种诡异的能力似乎能触及灵魂,或是能够触及到比灵魂更深一层的“本源”,所以对于“悲王”那种纯粹由魂魄构成的异常生命体而言,诸葛景的威胁性恐怕比陈闲还要大得多。

    就因为如此,那些悲王的想法很可能跟周抟的分析一致,既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压制诸葛景,连怎么应对他那种特殊能力都找不到头绪……那就完全没必要打啊!

    本源魂魄受损与本源生命力受损,这两项都是在现如今公认最难治疗的特殊伤,就算有守秘局的医疗部门帮忙,想要完全治好也非常困难,说不定还会落下一定的后遗症……如果这只是初赛,或许那些悲王还敢搏一搏,但现在已经是昆仑会的十六强赛了,到这种局面已经没人敢说想留手就可以留手,点到为止这种事就算陈闲也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能做到。

    虽然及时投降是一条可以走的野路子,像是之前面对顾仙棠的涂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只要投降的速度够快,就算自己站在敌人头上拉了屎也能毫发无伤全身而退。

    可是这一点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自己投降的速度能不能超过对方出手的速度,说白了这就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对以悲王为主要战斗力的“六碑仙”而言,这种风险的威胁度更是成倍的增加……

    俗话说风险与机遇是并存的,如果机遇的概率为零,那么又有谁愿意去冒着风险打比赛呢?

    那六个出马弟子背后的悲王都在私底下见过诸葛景,虽然双方没有交过手,但他们一样可以从气息的差异进行判断,诸葛景体内隐隐扩散出的能量波动是他们的数倍还不止,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单从能量的强度以及体内储存的量来看,若是真的在赛场上与诸葛景对战的话,或许这六个悲王绑在一起都只有挨揍的份。

    既然胜率的几率都趋近于零了,那么又何必在赛场上与他刀兵相向呢?

    可能那六个出马弟子心里还有点不情不愿,但那六个悲王已经想明白了,也想得很透彻……反正都没有赢的机会,那就干脆一点退赛好了,既不用浪费双方的时间,也避免了受伤的可能。

    所以这一场比赛还没有开始就流产了。

    “现在工作人员正在场内外协调交接,既然他们都弃赛了,那么这一场比赛应该是排在后面的那两支队伍上……”

    陈闲失落地叹了口气,听见周抟这番话也没吭声,默默地点点头就要告辞。

    “周局长,葛爷爷,我先下去了,估计再过不久我们队也该上了……”

    “行,那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们再联系。”

    “小闲你放心!你爷爷我是一定会为你打call的!”

    老骗子刚说完这话,瞬间就跟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抽出了一块写着“陈闲加.油干.死对面那帮龟孙子”的应援牌。

    看着上面粉色梦幻透着些许抽象的字体。

    陈闲沉默了。

    “陈闲科长,加.油!”詹姆斯冲着陈闲竖起了大拇指,脸上尽是一种期待的表情,对于陈闲接下来的这场比赛他的兴趣可大得很,可以说他来这里看比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陈闲……这个守秘局的年轻人究竟有多厉害?

    这点不仅他好奇。

    他背后的中央保密局也是好奇到了极点。

    “小伙子加.油。”顾山主虽然不是很想跟陈闲说话,但在座三个人都跟陈闲打了招呼,如果就他不开口的话……这让老骗子看在眼里还不得记恨死他?那老东西的心眼本来就小,为了这种小事得罪他让他记恨上,怎么想都不划算。

    “谢谢。”

    陈闲见他们跟自己客套,便也跟他们客气了几句,与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这个位于顶层的包间。

    刚一下楼,陈闲就在走廊里看见了诸葛景,他站在走廊里也是一脸的不开心,似乎对方弃赛的这个举动也让他有些郁闷了,见到陈闲的时候都没心思跟陈闲聊天,点点头就继续扣起了手机。

    “你的对手竟然弃赛了!”陈闲走上前去,主动开口跟诸葛景打了个招呼,然后一把搂住了诸葛景有些瘦弱的肩,使劲拍了两下像是在发泄心里的郁结,“你这运气可以啊……”

    “可以个屁啊。”诸葛景将手机收了起来,很无奈地看了陈闲一眼,“你觉得不用打比赛就进下一轮的感觉很爽吗?”

    “哎……你这么一说……其实我也可以理解……”

    陈闲叹了口气,似乎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毕竟诸葛景也是一个有实力有心气的异人,不战而胜对他而言肯定不好受!

    这可是昆仑会啊!

    无论如何都应该真刀真枪的干一场,就算是输了也心甘情愿!

    “我实话告诉你吧。”

    诸葛景唉声叹气地摇摇头,凑到陈闲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我特么爽爆了!”

    “…….”

    “不用劳心费力的打比赛就能进下一轮,这世上还有比这个更爽的事吗?”

    “…….”

    “哎呀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反正我是有了,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叫实力!”

    “你……”

    诸葛景压根就不给陈闲说话的机会,反过手拍了拍他的肩说道。

    “其实我觉得你比我差远了。”

    “???”

    陈闲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诸葛景,心里满是疑惑,这混蛋是哪里来的勇气敢说我比他差远了??

    诸葛景是个实在人,见陈闲没有领悟自己的意思,他顿时就耐着性子为陈闲解释起来。

    “这可是昆仑会的总赛啊,而且还是十六强的比赛……在这种特殊时期你得到过我这样的待遇吗?”

    陈闲没说话,表情很是困惑。

    “这才叫真正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我还没开始打,对面就摇白旗投降了,这说明我有足够的威慑力……相比起我,陈大科长你呢?”

    陈闲还是没说话,表情变得纠结起来。

    “进了总赛之后,有人在赛前向你们投降过吗?”

    听见这个直戳心窝子的疑问,陈闲觉得自己有些无地自容,左找右找还是找不到地缝钻进去,最后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面壁思过了,都不好意思跟诸葛景的目光发生接触!

    丢人啊。

    太丢人了!

    连诸葛景都能把对手吓得赛前投降,我呢?

    枉我还自认是同辈异人中最拔尖的那一流,可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直到今天才看明白啊!

    “所以说,小陈,你不如我。”

    诸葛景拍了拍陈闲的肩,转身就要回包间休息去了,可还不等他往外走出一步,陈闲直接就伸出双手按住了他的双肩,几乎都要把他当成壁画给按在墙上。

    “我们打一场吧!”

    陈闲眼中闪烁着一种令诸葛景心惊胆战的兴奋,那种如火焰般在他眼中燃烧的战意简直…….太他妈吓人了!

    “陈科长,私斗是违法的,你可别知法犯法啊…..”诸葛景小心翼翼地劝道。

    “没事!我们先去守秘局备个案!之后再……”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隔壁包间推开门走了出来,而且走出来的那个人陈闲他们也很熟悉,那是正准备去找工作人员要点零食的小天师。

    当他看见陈闲与诸葛景站在走廊上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沉着脸把目光移开,完全就不想搭理他们,可是当他意识到……不,准确的说是亲眼看见陈闲以一种微妙的姿势把诸葛景按在了墙上,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暧昧气息”时,小天师愣住了。

    “你……陈闲你竟然喜欢男人?!”

    “???”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