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你可以不用期待了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六十章 你可以不用期待了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老骗子是个眼力极其毒辣的人,在他说出这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的时候,看似刚进入白热化的战斗确实也开始了倒计时……在那阵七彩斑斓的能量光晕闪耀时,涂昙也终于体会到了顾仙棠之前那种满头雾水的感觉。

    涂昙根本就看不懂顾仙棠在搞什么鬼,也根本搞不明白……明明顾仙棠体内的能量正在被自己召来的地偶抽离,不敢说在这几十秒内抽出去了八九成,但最低也有四成到五成那么多了。

    可是现在呢?

    如果说自己利用地偶抽离的那些能量总数是10,那么顾仙棠此刻爆发出的能量就有5000到10000,自己抽走的那些能量对顾仙棠来说完全就是毛毛雨……

    这种事放在之前涂昙是打死也不敢相信的,就算此刻事实摆在他眼前,涂昙还是觉得有些不信,甚至在怀疑这是不是顾仙棠临死之前做出的反扑…….回光返照嘛,这种现象很常见啦!

    可这真的是回光返照吗?

    这他妈的光会不会太大了点?

    涂昙远远望着已经被那些能量光晕笼罩的地偶,恍惚间产生了一种不吉利的错觉……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这些能量光晕的时候总是会联想到殡仪馆火化炉里的那些炉火。

    他觉得这是一种不该有的错觉。

    但他却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这说不定是老天爷给他的提示。

    在发现那五个地偶与自己的精神联系彻底断开后,涂昙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然后一边跑一边冲着天空中盘旋的无人机招手。

    “裁判!我投降!”

    当涂昙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只感觉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阴嗖嗖的凉意,等他本能地回过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顾仙棠这个活祖宗就站在距离他不到两米的位置,而且他手里还握着那柄看似毫不起眼的法剑,浑身上下散发的杀气都快赶上那些制造国家大案的异常生命了。

    “你……你干嘛……”涂昙咽了咽口水,很小心地提醒了顾仙棠一句,“我投降了……你攻击我算是违规…….你不想被主办方强制退赛吧?”

    在听见涂昙投降的时候,顾仙棠就已经濒临崩溃了,现在好不容易压下来的情绪,直接又被涂昙再度引爆……不夸张地说,涂昙两句话一出口,顾仙棠的血压一瞬间就被他给拉满了。

    “你……你投降得还挺干脆啊……”

    顾仙棠的牙都要咬碎了,之前他施展出的那一招算是他的底牌之一,由于那招需要运气需要准备需要诵念很多繁杂的经文,所以他几乎很少会用那一招……可是现在呢?他好不容易把一切准备工作都给搞定了,正准备追上涂昙把他按在地上砍,且不说要他老命吧,至少也得卸他两条腿下来。

    可顾仙棠却万万没想到……

    涂昙这个王八蛋竟然能投降投得这么干脆!

    难道他就不想着再拼一拼吗?!

    我从头到尾都没来得及劈他一剑!!这混蛋竟然就害怕得直接投降了?!这他妈没天理啊!!

    “冷静点。”

    涂昙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拍了拍顾仙棠的胸口,似乎是想帮助顾仙棠顺顺气,可他却没想过自己的这一番动作在顾仙棠看来就是火上浇油……说实话顾仙棠已经很努力了,他一直都在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不要做错事,但现在让涂昙这么一拍,他刚压下去的火气直接又被顶了上来,两侧腮帮子的肌肉也止不住地开始抽搐,那种表现让不少观众都怀疑这小子是不是突发心梗了。

    “你……你……”

    “你很厉害!”涂昙完全不给顾仙棠爆发的机会,直接一把握住了顾仙棠的手说道,“能跟你交手是我的荣幸!现在你赢了我输了!我这个失败者该先退场了……”

    说完这句话,涂昙又冲着天空中的无人机招了招手,像是在对屏幕前的那些观众致意,当然了,这只是一小部分人的看法,更多的人都觉得涂昙这是在给主办方打招呼。

    我认输了啊!

    我现在要退场了啊!

    你们可得看住顾仙棠啊!

    要是他在后面偷袭我一剑穿我个透心凉,到那时候可就是你们主办方的责任了!

    怀着紧张又害怕的心情,涂昙小心翼翼的往出口的方向跑去,每跑出去几米还得回头看看,生怕顾仙棠这个炼气士会情绪失控不顾规则直接冲上来弄死自己……不过事实证明,顾仙棠的心态还是挺不错的嘛,在目送涂昙远去的时候,他没有任何过激的表现,除了咬牙切齿如欲吃人的在地上乱劈了十几剑泄愤之外。

    他勉强还称得上冷静。

    勉强。

    “噗。”

    陈闲看见这一幕的时候直接笑喷了出来,但又瞬间意识到顾仙棠他爹还在旁边坐着,毕竟那是个老前辈,不能在他的面前太放肆,多少都应该给他留一点面子……所以到最后陈闲也不敢笑得太大声,忍了忍又给憋了回去。

    但坐在一旁的老骗子可不管这些,直接拍着大腿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眼睛都快笑得眯成一条缝了。

    “哈哈!!你儿子血压估计都拉满了吧!!要不你找人给他送点降压药去??”

    “……”

    顾山主强忍着骂人的冲动,直接闭上眼转过头不说话了,任凭老骗子再怎么调侃他,顾山主也是以沉默回应。

    “嘿,你看这老小子心眼小的,玩笑都开不起!”老骗子咂了咂嘴,心满意足的给自己点上支烟,问了陈闲一句,“下一场比赛是不是你那个朋友的?”

    “对,下一场是该轮到诸葛景跟他妹妹上场了。”

    陈闲说到这话的时候显得兴致很高,相比起之前的那些比赛,他对接下来的这场比赛才叫真正的期待,毕竟在他眼里诸葛景可以说是一个堪比小天师他们的竞争对手,而且这个堪比也只是暂时的形容词……或许他比小天师他们更强也说不定。

    所以嘛,陈闲对这个朋友多关心一点也是很正常的,更何况他对诸葛景那种诡异的能力的确也好奇得很,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亲自上场跟诸葛景干一架,当然了,那种干架仅限于单挑,如果是带上双方队伍打群架的话陈闲就有点不愿意了,因为在他看来诸葛景的能力还是很有威胁性的,若是一个不小心大意轻敌,搞不好一队的人都得栽在他手上。

    “那个小孩挺厉害的。”老骗子说道,听他的口气似乎也不是敷衍客套,好像是真的这么想,“我到现在都没搞懂他那种能力算是什么……而且我连他能力运作的原理都还没推算出来……”

    “说不定这场比赛就会给我们答案了。”陈闲兴冲冲地说道,一脸期待地看着大屏幕。

    可就在这时,周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之后,那边的人只是简单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而周抟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无奈了几分,很突然地回过头看了陈闲一眼,眼中有一丝无法掩饰的怜悯与同情。

    “怎么了?”陈闲自然也注意到了周抟脸上的表情变化,忍不住问了一句,“不会又出事了吧?全知会又搞袭击了?”

    “不是……跟全知会没关系……但你可以不用期待接下来的比赛了……”周抟无奈地说道。

    “不用期待接下来的比赛?为什么啊?”

    陈闲被周抟的这个回答搞得一头雾水,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接到消息,说你那个朋友的对手……那个叫六碑仙的队伍,他们直接弃权退赛了。”

    “???”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