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熟悉的色彩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五十九章 熟悉的色彩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涂昙是一个怎么看怎么老实的异人,任谁看他都会觉得这个年轻人特别好欺负,顾仙棠也不例外,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没有将涂昙当成对手来看,在他眼中……涂昙就是一个可以任人揉捏的软柿子罢了,他能闯进十六强来也纯粹是因为运气好。

    不过顾仙棠却没有仔细想想……能从地方赛区闯出的队伍又哪一个是弱队?

    就算他们地区实力较弱,连带着闯出赛区的队伍也有点弱,可现在并非是三十二强的比赛,这可是十六强啊!

    能够闯进十六强的队伍有哪个是简单的?

    更何况是涂昙这种只身一人的光杆司令。

    “三十秒之内,我会把你的脑组织都抽取出来,还有你的三魂七魄也会被溶解成液体…….”涂昙小心翼翼地说道,似乎被暴怒的顾仙棠吓着了,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许多,“如果你受不了的话,其实可以认输的。”

    在这一瞬间,顾仙棠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自己竟然被一个实力远逊于自己的异人叫认输……

    “你找死!!!”

    顾仙棠体内的能量气息如山崩海啸般彻底爆发开来,感受到那种仿佛末日降临般的恐怖,不远处的涂昙顿时就更紧张了,急急忙忙又向后退了好一段距离……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涂昙的胆小并非是伪装出来的,那种发自内心表露出来的紧张神态,就算让演技最高超的演员来演都不可能演得出来。

    可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恐怕没人能说清,因为涂昙给人的感觉太复杂了,他就像是……世界上最怂的人用最怂的语气说出了最硬的话。

    如果你受不了的话,其实可以认输的。

    这句话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一种威胁。

    之所以顾仙棠会暴怒到这种地步也正是因为如此。

    顾仙棠觉得自己被涂昙骗了,自始至终涂昙都在玩弄自己的智商,或许从一开始对方就是拿自己当大傻子看……

    必须杀了他。

    这个混蛋……必须宰了他!!

    “给我滚开!”

    顾仙棠大喝一声,猛然将法剑从鞘中抽出,横着一剑便作势要劈开身旁的人形泥偶,可还不等他的剑刃落到身上,那个泥偶只在顷刻间就沉入了黄土之中……当它再次出现时,顾仙棠已经将法剑收了回去劈向了另外一个泥偶。

    这场战斗就这么打了起来。

    在外人看来怎么都有几分滑稽的韵味,就跟小孩子玩命打地鼠似的,顾仙棠一剑劈过去,泥偶呲溜一下就钻进了地里,等他收剑之后泥偶又呲溜一下钻了出来……而那个站在顾仙棠身后用手掌按住他太阳穴的泥偶则更不讲道理,在顾仙棠开始抽剑砍人的时候,它就跟背后灵似的纵身一跃跳到了顾仙棠的肩上。

    那画面说不出的“温馨”,就像是大人肩上扛着小孩,被扛着的时候,那个泥偶的两条腿还垂在顾仙棠胸前不时晃悠一下……

    自始至终顾仙棠的剑都没有劈中过它,就算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刮它一剑,其他泥偶也会在瞬间出手为它化解攻击,也就是因为有这么多好兄弟的掩护,那个泥偶的双手也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顾仙棠的两侧太阳穴。

    渐渐的,顾仙棠感觉自己有点头晕了,那些顺沿着他脸庞流到地上的“泥浆”也变得越来越多……他那种天旋地转的晕眩感,很像是失血过多的表现,除此之外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能量也在飞速流失,仿佛都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抽走了一般。

    “十秒了!”

    涂昙指着自己手腕上的机械表,很热心地提醒了顾仙棠一句。

    “再不抓紧时间破掉我的局,你会输得很惨的,要不然你直接认输吧?”

    听见这话,顾仙棠顿时气得都快吐血了,强忍着令自己干呕不止的晕眩感大骂了一句。

    “你放屁!”

    “十四秒了!”

    涂昙毫不在乎顾仙棠对自己的态度有多么不善,似乎根本就没看见顾仙棠那一脸要杀人的表情,他依旧低着头看着表在帮顾仙棠念生命的倒计时……

    “这些泥偶到底是什么东西……”

    坐在包间里观看这场战斗直播的陈闲已经好奇的要死了,直勾勾地盯着画面里那个按住顾仙棠太阳穴的泥偶,越是看越是好奇,因为他还真没遇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抽取三魂七魄,抽取脑组织……”老骗子叼着烟,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顾山主,“你儿子遇见的这个对手挺有意思啊,看来我之前说你儿子运气好是说错了……”

    此刻,顾山主远比其他人想象的还要冷静,甚至都将老骗子的调侃置之不理,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似乎对这场战斗胸有成竹……难道他看出什么来了??

    “你笑屁啊?”老骗子忍不住问道。

    “老葛,你不会以为我儿子要输吧?”顾山主笑着反问了一句。

    虽然老骗子很喜欢跟顾山主对着干,有事没事都喜欢拿话去呛这个老东西,但是现在……他决定还是现实一点,免得一会被人打了脸可就丢大人了。

    “你儿子好歹继承了你们西昆仑的传承,想输应该不容易,但是想赢恐怕也没那么简单吧?”老骗子还是嘴里不饶人,抖了抖烟灰说道,“我看那个叫涂昙的异人也挺有本事,一会打成什么样还得两说呢……”

    “你太低估我的孩子了。”

    顾山主此时笑得无比自信,他抬手指着屏幕中正在挥舞法剑并念念有词的顾仙棠,轻声说道。

    “接下来他只用一招就能定胜负你信吗?”

    闻言,老骗子皱了皱眉头,刚准备说“老子不信”,但抬头看了一眼屏幕后,他决定还是先不说话了,免得一会被打脸。

    在这个时候,屏幕中的顾仙棠正在使用某种古老的“方术”,他以一种特定的节奏与韵律挥舞着手中的法剑,嘴里亦是念念有词在诵念着经文……随着他不断加快的动作,那柄看似稀松平常的法剑之中忽然涌出了许多如气雾般的能量光晕。

    那种七彩斑斓的能量光晕仿佛涵盖了世间的一切色彩,古老的气息充斥其中……那种至尊至贵又透着些许邪性的色彩,仿佛预示着这种暴烈的能量是高于大部分已知能量的存在。

    或许对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异人而言,这种色彩斑斓的能量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绝非寻常的阴阳能量能够相比,但是对陈闲与老骗子他们这些人而言……这种色彩斑斓的能量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种色彩斑斓的能量……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陈闲细声嘀咕了一句。

    顾山主应该是听见了陈闲的话,他回过头来看了陈闲一眼,还算和蔼可亲地解释了一句。

    “每个法派修炼的气都有所不同,你现在看见的这种能量,正是我们顾家代代相传的“气”。”

    “这是你们顾家的东西?”

    陈闲怔了一下,皱着眉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多问。

    这真的是顾家独有的“气”吗?

    我怎么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古老神明之血。”

    突然间,陈闲脑海中响起了老骗子的声音,回头一看,老骗子只是眨了眨眼睛并未开口,这种类似他心通的本事,陈闲还是头一回见他施展出来。

    “九灵山,你体内的东西,古血池,那些能量。”

    老骗子断断续续地说着,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都在提醒陈闲,那个叫做顾仙棠的人似乎并不是炼气士那么简单,他好像拥有某些在西昆仑炼气传承之外的能力。

    “我想起来了……”陈闲在心中回了老骗子一句,看直播的眼神都变得凝重起来,“那个藏在我体内的东西……它引出的能量潮汐好像也是这个颜色……七彩斑斓……仿佛这世界上的一切色彩都被它囊括其中……”

    见陈闲意识到了这些,老骗子也不再说话,他安静地看着逐渐变得刺眼的屏幕,眼底闪过了一丝无奈。

    “看来这场比赛已经没悬念了。”

    话音一落,老骗子深深地看了顾山主一眼,说话的语气有几分耐人寻味,可顾山主却也没有多想,似乎没有发现老骗子那种略显奇怪的眼神。

    “老东西,没想到你儿子会的本事还不少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