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地偶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五十八章 地偶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那些由泥浆聚来的“人形生物”起初并没有面目,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也在不断的变化,直至越来越像是活人……或是说,变得越来越像是涂昙本人。

    那种变化绝对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变化,或许是因为那些泥偶在变化过程中触及了恐怖谷理论,褐色的泥浆不断凝聚变化成人类的模样,但无论它们变得有多么像是活人,那种毫无生命光彩的眼睛都透着死一般的诡异,简直比商场里的模特假人还要恐怖。

    被涂昙召出来的泥偶共有五个,加上他自己,刚好就组满了一个六人小队……如果只是用看的话,那些泥偶的外观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每个泥偶的身材样貌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与涂昙本人一模一样。

    当它们在这里现身后,先是齐刷刷地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涂昙,之后便回过身来直勾勾地盯着顾仙棠,似乎已经认出了这一场战斗的对手是谁。

    在这些泥偶打量顾仙棠的同时,顾仙棠也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它们,越是观察,顾仙棠就感觉越是好奇,因为像是它们这样的存在……顾仙棠还真是从来没见过。

    那种类似于人类却又有别于人类的气息,简直比某些罕见的异常生命还要复杂得多,而且它们不仅是气息较为奇怪,连不该有的“生命体征”都让顾仙棠有些摸不着头脑……有心跳,有呼吸,甚至还能模糊感觉到它们体表那近似活人的温度。

    难道涂昙召出来的这些泥偶都变成了活人??

    这算是什么神仙手段?!

    女娲捏泥造人吗?!

    “我的底牌一直没用过,但现在应该藏不住了……顾仙棠,你小心了,别说我偷袭你啊。”

    涂昙在动手之前还特意提醒了对方一句,似乎生怕一会搞出什么误会来,那种老实的表现让屏幕前的不少观众都为之咂舌,更是让陈闲郁闷不已……你的实力很明显就不及顾仙棠,不搞偷袭不玩战术还在这时候主动提醒他,这不是摆明了就是想输吗?

    “这小子还真够敞亮的。”周抟看着画面中的这一幕,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很欣赏涂昙这种光明磊落的作风。

    与他相反,在老骗子看来涂昙就是个二傻子,而且是纯到不能再纯的那种……如果涂昙是老骗子的部下或者是被他带过的子弟,估计老骗子早就跳出来骂街了,因为他最看不惯的就是所谓的“光明磊落”。

    “这小子真是一点灵性都没有。”老骗子皱着眉说道,瞥了一眼画面中的涂昙,脸上满是不屑,“比赛就是比赛,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胜利才是他们参赛选手应该做的事,在这种场合耍什么光明磊落啊……”

    “你个老东西是不是心里缺了一块?自己阴险就算了,还想看见别人跟自己一样阴险?”周抟笑着问道。

    “能赢就行。”老骗子没好气地回了一句,顺手抖了抖烟灰,“要我说,双方实力悬殊过大的时候就该玩战术,什么敲闷棍拉偏手,只要能赢就该不惜一切代价,连胜负欲都这么轻还来参加什么比赛啊!”

    话音一落,老骗子在陈闲肩上拍了一把。

    “你小子可别跟他们那种没脑子的蠢货学!”

    “哦……”

    “听爷爷一句劝,咱们该阴险的时候就阴险,下手该黑的时候就得黑,千万别想玩什么光明磊落的伟光正套路,让人锤成傻哔可就现眼了!”

    “这话……有点道理……”

    “是吧!这都是你爷爷我这么多年来悟出的人生经验!话糙理不糙的道理你懂吧!”

    在老骗子对陈闲说教的同时,画面中那些“泥偶”已经在涂昙的驱使下动了起来,它们移动的方式非常诡异……似乎地面对它们而言就是一种液态的物质,它们一瞬间就陷入了黄土之中,当它们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顾仙棠身后。

    其中前四个泥偶已经控制住了顾仙棠的四肢,第五个泥偶则是悄然无声地站在顾仙棠身后,双手摊开呈掌状,轻轻放在了顾仙棠的左右太阳穴上。

    虽然顾仙棠并不知道涂昙准备控制这些泥偶做什么,但或许是自信心在作祟,他本能的觉得这些泥偶再厉害也伤不了自己,毕竟从某个角度来说,自己这一副皮囊早已不是肉体凡胎了……

    想伤到我?

    你们有这个本事吗?

    “你小心了。”

    涂昙往后退了几步,双眼之中.出现了一种异常的变化,许多暗褐色似血丝的物体从他眼球四周爬了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占据了他的两个眼球……当这些东西出现的时候,他体内的能量气息也开始了剧烈的涌动,仿佛空气中有无数条传输能量的通道正连接着那些几十米外的泥偶。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涂昙体内的能量越来越少,而控制着顾仙棠的那五个泥偶气息则越来越恐怖……就像是五个装满了不稳定能量的炸弹随时都会引爆一般,那种强悍的气息让顾仙棠都不禁将它们正视起来。

    “到我了。”

    顾仙棠说着,伸出右手握住了腰间的法剑,虽然身旁有泥偶死死拽着他的手臂,但似乎并不能完全控制住他的动作,可见泥偶的力量虽大却还是不及他……

    可就在他用手握住法剑的瞬间,只感觉太阳穴两侧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就像是被人用斧头猛地在脑袋上劈开了两道口子,顾仙棠能感觉到自己似乎“流血”了,许多温热的液体正顺着自己的脸不断流淌下来……

    当顾仙棠看清那些液体是什么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也不禁变得诧异起来。

    那是一些泥浆状的物质,里面混杂着许多血丝,散发着如血液般的腥味……它们就像是某种拥有生命的活物,在不断流淌的同时还会左右转向着蠕动,在它们起伏不定的表面,顾仙棠能看见一张张微缩至核桃大小的人脸。

    如果那些脸都是别人的,或许顾仙棠还不会这么惊讶,但问题是那一张张突兀出现的人脸怎么看怎么眼熟……那都是他自己的脸!

    “你做了什么……”顾仙棠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低估涂昙了,这个异人很明显比自己想象的要强,他自始至终都藏在手里的底牌没那么简单!

    “这是我的能力之一。”

    涂昙又往后退了几步,似乎还觉得不满意,便又缓缓继续向后退去,好像是刻意在跟顾仙棠拉开距离……他能看出顾仙棠这个炼气士擅长近身战,恰好近身战又是他自己的弱项,所以他只想尽可能跟顾仙棠保持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你的能力之一……你到底都有些什么能力??”顾仙棠满脸诧异地问道,突然感觉自己有点看不透这个对手了。

    “那些泥浆……其实是你魂魄的一部分……它们都被我抽出来了……对了!那里面应该还有一些你颅内的脑组织!不过数量不多你可以放心!”

    “???”

    “顾仙棠,如果你破了我的底牌,我就直接认输行吗?”涂昙还是那副好欺负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望着顾仙棠,“不过你要是破不了这个死局……你也不能怪我哦…..”

    魂魄的一部分??

    我颅内的脑组织??

    这个混蛋到底干了什么?!!

    “你……”

    顾仙棠的脾气并不好,至少相比起陈闲而言,他的脾气要更加暴躁,毕竟在西昆仑长大的他,用万千宠爱聚集于一身来形容都毫不为过……别说是那些老一辈的人了,就是他的同龄人同辈人,放眼整个西昆仑有谁敢这么“阴”他?

    “你敢阴我……你竟然敢阴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