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炼气士对地偶师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五十七章 炼气士对地偶师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每个法派,每个世家,他们所擅长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有的擅长近身搏杀,有的擅长符箓阵局。

    就譬如众所周知的四大世家,郭家擅长请仙降神之术,陆家则精通于奇门遁甲之法,李家则是剑仙后人最善于近身搏杀,许家则是以符箓阵局扬名天下。

    那么西昆仑的炼气士最擅长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陈闲在守秘局的资料库里找到过答案,但那些答案在陈闲看来就跟放屁差不多……资料里说,西昆仑的炼气士精通符箓阵法以及一些五花八门的方术,可以说国内所有宗教法脉的东西,都能在西昆仑的传承中找到一些影子。

    简单来说就是西昆仑的传承太杂了,几乎什么样的方术都有,所以他们的特点就会变得极其模糊,除了佛家的东西他们没学,只要跟道家沾边的,甚至只沾着一点点关系的,都在这些炼气士的“传承范围”之内。

    “老顾,你儿子看着确实不一般。”周抟突然开口夸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诚心在夸,还是随便跟顾山主在客套,嘴角自始至终都挂着一丝笑容,“一身道骨,这是有仙人之资啊。”

    周抟很少开口夸人,所以在这个时候,顾山主权当周抟是在说心里话,坦然接受了他对自己儿子的夸赞。

    “周兄过奖了,犬子……”

    就在顾山主要跟周抟客气几句的时候,老骗子突然在陈闲肩上拍了一下。

    “那小子估计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你好好看这场比赛,尽量找找他有什么破绽。”

    “好。”

    听着老骗子与陈闲的交流,顾山主脸都要黑了,只觉得这一老一少两个人是不是把自己当空气了?没见我这个当爹的还在这里坐着吗??

    与前几场比赛相同,这一场比赛并没有例外,双方队伍在入场之后也直接选择了荒原作为决战地,虽然地偶师的队伍只有一个人,可那唯一的一个人也丝毫不惧西昆仑的炼气士,这一点是很让陈闲惊讶的,因为在他看来……这种想要一挑二的举动确实过于莽撞了。

    虽说那两个炼气士此前都没有暴露过太多自己的能力,但陈闲能感觉出来,他们的实力绝对不亚于小天师戚平安这一流的异人,所以那个控制地偶的男人想要以少胜多实在是有些不切实际了。

    “你还真来?”

    顾仙棠在看见对面那道孤零零的身影时,脸上难免出现了一丝诧异的表情,因为他事先分析过,说不定这一场比赛会变成捉迷藏,对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自己打一场硬仗……但现在看来,貌似是他想错了,也过分低估了对方。

    “就一个人……”

    赵脂儿皱着眉看了对方一眼,又转过脸对顾仙棠说道。

    “这场比赛我不插手了,交给你没问题吧?”

    “我能有什么问题……”顾仙棠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你走远一点吧,一会打起来怕误伤你。”

    赵脂儿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便向东北方的那片树林走去,似乎对这场比赛完全没了兴致……她本以为地偶师会用点有趣的战术来应对这场双方实力悬殊的比赛,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这样,她怎么都想不到对方竟然能莽撞到这个地步。

    在顾仙棠与赵脂儿说话期间,地偶师的队长(其实也就他自己一个人)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虽然在外人看来他这种光杆司令有点说不出的可怜,但他自己可不这么认为……

    地偶师的队长姓涂,名叫涂昙。

    他的年龄与陈闲相仿,长得也颇为俊俏,相比起陈闲那种冷冰冰的气质,他给人的感觉明显要柔和得多,就像是一个可怜巴巴特别好欺负的书生,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怎么看都透着一种无辜的感觉。

    “你叫涂昙对吧?”

    此时,顾仙棠已经抬脚走上前去,不紧不慢地靠近着那个孤零零的身影。

    “对。”

    涂昙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右手紧紧攥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粗陶葫芦,看他那表情似乎挺害怕顾仙棠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胆大的人……

    “你不跟我们玩点战术吗?我看华胥裔他们队伍的战术就挺不错的……”顾仙棠有些好奇地问道。

    从他这番话就能听出来,之前华胥裔跟那四个和尚的比赛已经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华胥裔到最后还是输了,但那场比赛可都是干货啊……想要以弱胜强,不玩点战术怎么能行?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顾仙棠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难道这个叫涂昙的异人……

    他觉得自己比我们要强?所以才不屑于去玩那些战术?

    “我不想浪费时间。”

    涂昙突然解释道,他脸上的表情看着很是紧张,被他牢牢攥在手里的粗陶葫芦都快被他的手汗给浸湿了,说话的时候也显得有一些结巴。

    “以我的实力能闯进十六强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能不能再更进一步就全凭运气吧…..”涂昙毫不掩饰地说道,直接暴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且我跟你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就算玩战术也玩不过你们……像是这种一瞬间就能决定胜负的事就没必要浪费时间…….”

    听见涂昙说出的这番话,顾仙棠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说话这么耿直的人,不过他说得倒也没错,只需要刹那就能决定胜负的局面,又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死拖着玩那些战术呢?

    如果双方的实力只是有一些差距,那么大可以玩战术,说不定有意外惊喜,但如果实力差距过大,再精密的战术也不可能制造出绝地翻盘的机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的战术确实起不到太大的作用,除了拖延时间之外还有别的作用吗?

    没有了。

    这就是顾仙棠从未动摇过的观点。

    所以在这时候,顾仙棠都免不得高看了涂昙一眼,只觉得这小子太有眼力见了!

    “你的能力是召唤五个泥偶对吧?”顾仙棠在距离涂昙五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脚,似乎想给对方一个先手的机会,“我给你准备的时间,你攻过来吧。”

    “好。”

    涂昙一口答应下来丝毫不客气,虽然他从未与顾仙棠交过手,但他也从未觉得自己能比顾仙棠更强……

    他的感知力不比陈闲差,所以他几乎无时不刻都能从顾仙棠身上感受到那种恐怖的能量波动,仅从这点便高下立判,他比起顾仙棠差了太多……如果说他的气息是一片浩大宽广的湖泊,那么顾仙棠就是一望无际的幽海。

    想赢他谈何容易?

    之所以顾仙棠给他先攻的机会他能答应得这么干脆,也是因为他足够理智,能够冷静地判断出双方的实力差距,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分析出对他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既然对方都让自己先攻了,那又何必跟对方客气呢?

    “谢谢。”

    涂昙很诚心的对顾仙棠道了谢,然后用双手握住那个粗陶葫芦轻轻摇晃了几下,只听里面传出了一阵很奇怪的水声……

    下一秒,许多类似于泥浆的粘.稠物质便从葫芦口涌了出来,它们顺着涂昙的手臂不断往外扩散蔓延,在接触到地面后,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其中……

    过了大概半分钟的样子,涂昙身旁便无声无息地站起了一个个由泥浆物质构成的“人”。

    “这就是他召出的地偶?”

    陈闲看着画面中那一个个从地下钻出来的人形生物,心中也满是好奇,因为这种东西他还是头一回见到……按照资料中那些详细的记述来看,这些泥浆人偶既不属于异常生命,也不属于法器、邪器、媒介等等,虽然有不少人都觉得它们是某种生命形式极其特殊的生命体,但在陈闲看来,它们身上确实没有生命体该有的特征。

    “这些泥偶看着有点眼熟啊……”

    老骗子眯着眼,嘴里细声嘟囔着。

    “我怎么觉得它们有点像是长平古战场出现过的那些东西……真是太像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