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没人能杀我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五十四章 没人能杀我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来了就干死他们。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多来几个就给他们凑个全家福,连人带骨灰都给他们扬了!

    没错。

    以上这些言论都是从葛慈大老爷嘴里蹦出来的,虽然这些话怎么听怎么不靠谱,但不得不说,阴市大老爷发表的个人看法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至少陈闲都快被他说服了,整个人都被他那种“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气势给感染了……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议员吗?

    来了就办他!

    保准给他安排得明明白白!

    “那个议员是男的女的?”陈闲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周抟摇了摇头。

    “名字,年龄,人种,这些都不知道?”陈闲试探着问。

    周抟沉着脸摇了摇头,语气很是无奈:“我们得到的情报有限,只知道来的人是一个议员,除了这些之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了。”

    得到这个答复,陈闲不禁长叹了一口气,心说守秘局这情报搜集能力不行啊,搞半天就只知道来了一个议员,连名字年龄人种都没弄清楚,更别说是探查出那个议员来的目的了。

    “我也是刚知道这个消息,如果调查部那边得到了更深一层的信息,我会及时通知你的。”

    “好。”

    陈闲点了点头,同时心里也有点疑惑,因为他觉得周抟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只是得到这么一点信息就要急匆匆的把自己叫上来……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小闲,其实老周他们除了这个情报之外,还得到了一些没有来得及证实的情报。”老骗子突然开口,回过头瞥了周抟一眼,“你不跟他说说?”

    “我这不是正要说么……”

    周抟叹了口气,看陈闲的眼神都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似乎很担心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那个议员好像是奔着你来的。”

    “奔着我?”

    陈闲怔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周抟的意思,而且他觉得周抟得到的这个情报很有可能是真的……对全知会而言,每一个议员都无比珍贵,而陈闲就恰好杀死过他们一个“珍贵”的议员。

    如果这都不记仇,那么就只能证明全知会把《莫生气》这番人生格言通读并借以顿悟了。

    新仇旧恨,恩怨难了。

    陈闲早就预料到全知会要针对自己进行打击报复,但他却怎么都想不到,全知会竟然能这么小看他……只安排一个议员就想把我给安排了?真拿我当一般人看了?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陈闲见周抟一脸的担忧,便开口安慰了他几句,毕竟全知会的议员也就是那么回事,对普通异人来说他们是比异人还要奇异百倍的存在,但对于陈闲这种“怪物”而言,他们真的不算什么。

    “他们估计是想杀了你报仇,顺便拿你来立威。”周抟说道。

    陈闲无所谓地笑了笑,说出了一句既符合现实却又让人觉得狂妄自大的话。

    “我不想死的话,谁也杀不了我。”

    听见陈闲这句话,坐在一旁的顾山主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然后又抬头看了陈闲一眼,似乎觉得这个年轻人自信过头了,而坐在周抟身边的詹姆斯则表现得十分好奇,因为他看过陈闲所有的比赛录像或是直播,他很清楚这个华夏异人有多奇怪。

    从那些无关痛痒的比赛就能看出,这个叫陈闲的异人从未展露过自己的实力,他究竟藏得有多深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陈闲,杰森议员被你杀死的时候,你应该也伤的不轻吧?”詹姆斯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这是他第一次向陈闲主动开口,也是第一次向陈闲提出自己的疑问,在他看来杰森议员的能力在全知会中绝对算是中上的存在,甚至将他算作是全知会的顶级成员也不为过,毕竟能让粒子震颤直至崩解的能力实在是骇人听闻。

    陈闲到底是怎么杀死那个议员的?

    这一点,不仅是詹姆斯好奇,连他背后的中央保密局也是好奇的要命,因为他们与杰森议员打过很多交道,每一次都在那个议员手里吃了亏,从来没有占上风的情况出现过……就是这么一个令人头疼得要死的活祖宗,竟然一进入华国就被“某年轻人”给安排了,这让他们很是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如果杀掉杰森议员的人是周抟或是葛慈,那么中央保密局的人或许还会心理平衡一些,但问题是……杀掉他的人是一个刚加入守秘局不久的新人,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都无法与那些老一辈的异人相比。

    连百分之九十九的老辈异人都敌不过的杰森议员,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死在了陈闲这个年轻人手里,中央保密局是打死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难道华国的年轻人都厉害到了这个地步吗??

    这一代华国青年的天分难道就真的那么高吗??

    就因为这种种疑惑,美联邦的中央保密局对陈闲杀死杰森议员这件事进行了无数次的深度分析,每一次分析的结果都是一致的。

    陈闲能杀死杰森议员绝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办到的事,他与杰森议员必然是拼出个鱼死网破才能获得如此辉煌的战果,就算他没有与杰森议员同归于尽,那也应该受了重伤才对……….至于守秘局给外界的解释,美联邦的中央保密局并没有相信。

    毫发无伤就杀死了杰森议员,这种事说出来有人会信吗?

    骗小孩也不能这么骗啊!

    “我没受伤啊。”陈闲疑惑地看着詹姆斯,似乎感觉有些说不出的奇怪,为什么这个洋鬼子会觉得他受伤了?

    “你……你真的没受伤?”詹姆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啊,我骗你做什么?”陈闲答道,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好像觉得这件事不足挂齿,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怎么可能啊!!你是不是在骗我?!”

    詹姆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陈闲,虽然陈闲说话的语气表情都那么真实,可詹姆斯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只觉得这是陈闲在吹牛,毕竟守秘局对外就是这么说的,陈闲作为一个职员又怎么敢说与单位解释相反的话?

    当然了,无论詹姆斯信还是不信,这对陈闲来说都不重要,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尤其是詹姆斯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洋鬼子,陈闲也懒得跟他解释太多。

    “小闲,你可别大意了。”周抟见陈闲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便又叮嘱了陈闲几句,“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那个议员应该是在半个月之前就偷渡到了我国境内,说不定他现在就藏在咱们的主会场里。”

    “我会注意的。”陈闲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轻重。

    “今天有你们的比赛,我记得是在最后一场……”周抟深深地看了陈闲一眼,脸上难掩担忧,“总而言之,你自己小心点,如果那个议员在你们比赛的时候闯入赛场偷袭你……”

    “他来了就是死。”

    陈闲说起这话也是毫不客气,虽然眼神表情语气都看不出什么变化,但坐在他身旁的老骗子与顾山主都能感觉到……这小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杀意,如果全知会的人真敢挑在陈闲比赛时动手,那么陈闲会做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就像是杀死那个杰森议员一样。

    陈闲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想杀我,一个议员还不够。”

    话音一落,陈闲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变得期待起来,他似乎很好奇赶到昆仑会场想打击报复自己的议员有多强……真的比杰森议员更强吗?那他的能力又该是什么?

    “小陈,你可不要太自信了,小心无大错。”

    顾山主突然开口说道,他在看陈闲的时候,眸中的眼神也是说不出的怪异…..没有担忧,没有紧张,只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好奇,似乎他也很好奇议员找上陈闲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不是自信,这是事实。”

    陈闲笑道,随后又将目光又放在了不远处的电视屏幕上,看着画面中正在交战的双方队伍,他眼中的期待也变得越来越明显。

    “这世上没人能杀我,就算是议员也不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