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天师的碎碎念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天师的碎碎念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中场休息之后,双方队伍便在主办方的安排下开始陆续入场,陈闲他们也早早回到了包间,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一场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的比赛,相比起小天师,戚平安明显要更棘手,因为到现在为止他的能力是什么?这点没人能摸透。

    “卧槽……戚平安这是想把自己的能力隐藏到底啊……看这架势只有四个和尚上场……他跟那小和尚不准备上??”

    “看来咱们把他想得太简单了!”

    陈闲叹了口气,表情愈发凝重。

    “他肯定预判了我们的预判,所以才选择不上场,我少想了一步,我如果能预判他对我的预判再预判他……”

    事实证明,陈闲把戚平安想复杂了,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一个比陈闲还要简单的人,他之所以选择这一场派出自己的四个师弟上场,原因也非常简单,他就是觉得累,觉得麻烦……上一场比赛都由我出面了,这一场还让我上?真把我当劳工了?

    如果这一场的对手比较厉害,或许戚平安还会考虑上场跟人玩一玩过过招,但在他看来,就华胥裔这个队伍还不值得让他出面,二线队伍的实力比起他们本队而言,差了可不止一截。

    让他这个实力派的选手上场,那不是杀鸡用牛刀吗?

    至于另外一个队伍,华胥裔。

    他们在入场的时候给陈闲他们带来的震撼也不小,因为陈闲他们发现这帮自称是华胥氏后裔的家伙们,每个人都提着或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其中甚至还有个姑娘用四轮小车推着三个最大号的拉杆箱以及八个蛇皮大号行李袋。

    那场面别提多震撼了,让人看着都觉得他们不是来打比赛的,他们是来搬家的!

    “这帮人搞什么鬼?”鲁裔生越看越觉得迷惑,只恨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够用了,竟然猜不出这些华胥后人带着这么多东西进场的意义在哪里。

    “那些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陈闲也露出了一种很感兴趣的表情,“看起来好像都塞满了……难不成是法器?还是一些特殊的兵器?起阵的媒介?”

    “一会就知道了,耐心看着吧。”许雅南笑道。

    由于这一场比赛双方实力的悬殊有点大,所以华胥裔在做足了周全的准备之后,进场就开始往东部山区的方向走,根本就没有跟对方在荒原地带展开大决战的想法。

    而那四个和尚呢?

    为了速战速决尽早回去休息,他们刚进赛场就开始四处寻找华胥裔的“气”,等找到了那些异人的味道,这四个和尚便开始飞快的在山区中奔跑起来,一路直奔赛场的东部山区……从这一点来说,这四个和尚的实力绝对不俗,甚至比昆仑会中绝大部分的异人都强。

    相隔这么远都能准确判断对方的位置,这点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至少在陈闲他们这个队伍里,能做到这种事的除了陈闲之外就只有骷髅先生了。

    “悟心和尚,悟苦和尚,悟清和尚,悟净和尚…….”

    坐在另一个包间里的小天师等人也在关注这场比赛,尤其是将戚平安视为大敌的小天师,在发现戚平安没有出战之后,他脸上的表情都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失落。

    “队长,这四个和尚的实力怎么样?”郭祀仙好奇地问了一句。

    “实力应该很强,但具体有多强,这个我也说不准,毕竟我还没有跟他们交过手……”小天师摇了摇头,不过接下来他说的话,倒是令在场的人都生出了不小兴趣,“但我原来听说过,这四个和尚好像都是先天异人,他们每个人的能力都与传说中的佛家神通有关。”

    “佛家神通?”郭祀仙一怔,顿时更好奇了几分,“你说的不会是五眼六通吧?还真有人懂那些东西?”

    “连我都能悟了御雷的能力,那些和尚……说不准。”小天师笑了笑,但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担忧,“老王跟小念都还在下面抢救,咱们上来看比赛是不是有点……”

    “他们能有啥事?不是都清醒了吗?”郭祀仙点上支烟,毫不担心地说道,“更何况是那两个伤员主动提出来让咱们上来看比赛的,说后面这几场比赛看了对咱们队伍的帮助不小……”

    “总感觉心里不得劲。”小天师叹道,“一会我再下去看看他们吧。”

    在上一场比赛中,王怀瑾跟余念算是在阴沟里翻了大船了,后者好歹还跟周诵佛过了过招,前者……那可不是一般的丢人,连王怀瑾自己都觉得无地自容,这辈子丢过最大的人或许就是这一次了。

    刚说了几句话就让人一招撂倒,当场被打成重度昏迷,这他妈丢脸都快丢到姥姥家了!

    之所以他们刚醒过来就催着小天师他们回去看比赛,也有一部分原因在这里,被这些队友们关心的时候,他们实在有点无地自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算了……

    这一点,小天师明显是没有悟到,但郭祀仙是懂的,所以干脆借着这台阶给他们下,拽着小天师就回来看比赛了。

    “之前那个叫做周诵佛的异人……强的超乎了我的想象……如果早知道他的实力到了这个境界……我肯定不会让老王他们上的……”

    “算了算了,事都过去了,咱们不说这个!”

    “哎……这事我想起来心里就难受……也怪我眼力不好没看出周诵佛藏得这么深……”

    “哥咱们能不说这个了吗……”

    “你是不知道……我看见他们俩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心里太难受了……鼻子都有点酸……多少年没这样过了……”

    “……”

    小天师一边看着比赛,一边絮絮叨叨的唉声叹气,虽然他自己觉得这样挺爽,至少能借助语言的力量排解一下心里的烦闷与内疚,但坐在他身边的这些人可就遭了殃了。

    尤其是距离他最近的郭祀仙,听得心里都快纠结死了。

    既然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你絮絮叨叨还有个屁用,大老爷们怎么跟个女人似……卧槽,队长的眼睛怎么红了?!

    “后悔啊。”小天师说到动情之处,眼睛都微微红了起来,抬手擦了擦眼,“下次你们谁都别跟我争,让我第一个上,就算对方想伤你们,那也得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队长,不用这样的……你别想这么多了。”郭祀仙给小天师递了一张纸巾,似乎也被他的这番话感动到了,那种发自肺腑的关心与担忧甚至比他家里的那些亲戚都还真实,“再说了,我们的实力也不算差啊,遇见那些没什么本事的臭鱼烂虾,让你上去收拾他们岂不是杀鸡用牛刀吗……”

    “对啊对啊!”陆幼之也安慰起了小天师,拍了拍自己的胸,“这次是周诵佛搞偷袭才让老王他们吃了亏,以后肯定不会了!”

    “队长,你别难过了……”宋小鹿也开了口,轻轻拽了拽小天师的袖口,“周诵佛都被你劈成那样了……也算是给王哥他们出气了……”

    “没事,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再以身犯险了。”

    听见小天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郭祀仙心里感觉怪怪的,等他仔细琢磨了几分钟,他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虽然没有证据,但感觉就是这样。

    “队长,你不会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多一点跟人过招的机会才这么说吧?”郭祀仙试探着问了一句,见小天师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他又急忙为自己辩解,“我就是随口问问,你别当真,我对你绝对是无条件的信任,再说了你也不是那种小人啊……”

    “你瞎说什么呢,我当然不是那种人了。”

    小天师给自己剥了颗开心果,脸上的笑容隐隐有些尴尬。

    “别说了,看比赛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