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独特的战术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四十六章 独特的战术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第二场比赛是在三十分钟后开始,所以在中场休息的这段时间不少观众都走出了直播楼,站在楼宇附近的山道上呼吸着山林中清新的空气,虽说直播楼的新风系统在国内算是顶尖的那种,但在里面待的时间久了,难免有人还是会觉得头晕胸闷,就譬如戚平安一行人……

    论身体素质,他们绝对要比普通人强得多,说是云泥之别也不为过,可是在直播楼里待久了,他们却跟普通人一样会觉得胸闷气短很不舒服,或许是因为直播楼里的人气太旺,也可能是包间那种地方给他们的感觉有些过于封闭压抑。

    在藏区,他们可都是住在圣山上修行的。

    “下一场你们谁上?”

    戚平安盘坐在山道边的一块石头上,右手轻轻拨动着一串色调暗沉的骨质佛珠,每拨过去一颗骨质佛珠,他手里就会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若是有人仔细看还能发现……在佛珠与佛珠碰撞的瞬间,一缕缕黑烟会凭空生出,然后瞬间消散。

    听见戚平安问出这话来,在场的师兄弟们也免不得面面相觑了一阵,似乎在用眼神交流下一场由谁出战。

    “我实力最差,我就不上场了。”鱼念禅举起手来,抢先于众位师兄之前开口,“我参加昆仑会本来就是奔着凑数来的,你们可别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啊!”

    闻言,盘坐在石头上的戚平安嘴角抽了抽,表情很是无奈。

    “放心吧,没人会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那就好那就好……”

    鱼念禅如蒙大赦地合掌念了一声佛号,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放松的笑容。

    “那么下一场比赛就得看诸位师兄一展雄威了。”

    “要不还是大师兄你上?”悟心和尚试探着问了一句。

    “上一场就是我上,这一场还让我上?”戚平安摇了摇头一脸的不愿意,“就算我是劳工也不能让你们这么压榨剥削啊,反正我是懒得去了,你们四个商量商量吧……”

    话音一落,戚平安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开口提了一句。

    “要不然你们四个一起上,这次我们的对手还是挺厉害的,想要尽快解决战斗的话……一两个人把握不大,你们四个一起上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我们四个一起上?”悟心和尚愣了一下,似乎觉得这有点小题大做了。

    “没错,你们一起上。”戚平安笑道,“想要尽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想要减少不必要的变数,这么做绝对没错。”

    这时,话少缄默的悟苦和尚突然开口,好奇地问了一句。

    “华胥裔很厉害吗?”

    “能闯进十六强的队伍没有一个是弱的,虽然比不过我们,但是……他们召雪的手段还是很麻烦的。”戚平安似乎比身边的这些师兄弟更了解华胥裔那个队伍,所以说起这些话来,总有种做战前分析的严肃感,“他们队长是个很棘手的人物,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在开始战斗的第一时间就要控制住他。”

    在戚平安与师兄弟们做战术规划的同时,华胥裔的包间里也在展开一场战术辩论会。

    “二哥,这场比赛可能对我们来说有点艰难啊。”

    “四妹说得对,咱们如果大意了……他娘的就算不大意咱们赢的几率也小,戚平安那个和尚可不是好对付的,他的实力应该跟小天师差不多,甚至有可能比小天师还强。”

    “五哥说的没错,我听我爹说过,那个从藏区闯出来的戚平安可不好对付,想解决他实在是有些…….”

    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华轶,沉默地听着自家兄弟姐妹们述说的种种不安,其实不仅是他们紧张,他们眼中的领队华轶也一样紧张得要命,因为那些有关于戚平安的情报,华轶不是没看过,他很清楚戚平安那个和尚究竟有多可怕。

    一旦在比赛里撞上他的队伍,那么自己赢的几率几乎等于零。

    如果十六强的队伍也有明面上的强弱之分,那么戚平安所率领的队伍,小天师率领的队伍,陈闲率领的队伍,应该都算是顶尖超一流的强队,阴市的队伍都得往后稍一稍……而他们华胥裔呢?

    乐观点说,他们的实力应该与阴市相近,若是不乐观的说,他们的实力或许还比不过阴市呢!

    “我们必须要想个能提高我们胜算的战术……”

    华轶皱着眉说道,显然对接下来的这场比赛很不看好,但话里还是尽量在给兄弟姐妹们信心,毕竟谁都不想输,既然都闯进十六强了那还不如再搏一把……假如运气好进了八强呢?或者更进一步到了四强?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但也不是没有,至少华轶觉得还有机会能搏一搏,因为他们华家的独门方术的确非常“特殊”,如果将这门方术利用到极致……

    “老三老四,我让你们准备的压缩饼干、水、营养液、守秘局出的基础医疗药品……所有我提过的补给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听见这话,华家的老三老四纷纷点头,说都准备好了。

    “老五老六,我让你们准备的密封袋,夜壶,还有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你们应该也准备好了吧?”

    “都准备好了,但我还是想问一下……大哥,你让我们准备夜壶干什么?”华家老六挠了挠头,很不解地看着华轶,“不会是想走歪路子用恶心人的战术去对付戚平安吧?”

    华轶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既然他都让众人去准备这些物资了,那就自然有用到它们的时候。

    “昆仑会的主办方没有对比赛时长进行硬性规定,这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华轶低声说道,“当比赛开始后,外界的人不能进入赛场,赛场里的人也不能出来,所以……我让你们准备这些东西不是白费功夫,我们要打一场持久战!”

    听见华轶这番话,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错愕,因为他们实在想象不到华轶竟然能找到这个漏洞去钻……跟戚平安他们打持久战?看看谁能熬死谁?

    “这么干……是不是有点过分啊?”老三低声嘀咕了一句,小心翼翼地看了华轶一眼,“大哥,主办方不会制裁咱们吧?”

    “我们又没有违反他们制定的规则,凭什么要制裁我们?”华轶冷哼道。

    “这……”

    不等老三多说,华轶给自己点上支烟,继续给兄弟姐妹们分析。

    “在所有物资都带足的基础上,再加上我们华家的独门龟息功,别说是撑十几个小时,撑十几天都没问题,往大了说,咱们撑他一个月!”

    “……”

    “一个月不吃不喝,你觉得那帮和尚能熬过我们吗?”

    老三不敢再问,暗暗咽了口唾沫。

    卧槽。

    这特么还是比武么,这就是玩荒野求生啊!

    在赛场那种地方比谁能熬死谁,这战术也太他妈缺德……不,这战术有搞头!

    一瞬间,老三灵光乍现,福至心灵,很突然的就悟了。

    能玩得起这种战术,能兵不血刃的熬死对方,这本来就是实力的一部分,若是戚平安他们因为这点输了,那也只能怪他们技不如人。

    战术不脏还能叫战术吗?

    别的不管,能赢就行了。

    如果不用这种方法去对付戚平安他们,双方硬碰硬的打,最后自己这一方能赢的几率有多少?

    百分之零,不能再多了吧?

    “其实不用你们多说,我也知道这个战术有点丢人,但是……我们如果能赢下这一局,能在昆仑会里更进一步,最终我们华家能得到多少好处是你们想象不到的。”

    “别说了大哥!我们都明白!你对家族的这一番苦心是真的值得我们去学习!”

    老三抹了一把脸,似乎都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什么也别说了!这一场比赛的战术就这么定下了!咱们打死不跟他们过招!就靠熬!”

    “没错!我们打不过他们还熬不过他们吗!这场比赛非得熬死他们不可!”

    “四妹你这话说得有点直了……咱们能委婉一点吗……”

    “不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