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安然无恙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四十三章 安然无恙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小天师召来的天雷威力大小不一,就拿陈闲作为例子,对他而言有的雷比较弱,被电了一下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战斗力,毕竟他体表裹覆的那层寄生体绝缘性还是挺强的,但不可否认……有些被小天师召来的天雷,就算是陈闲也不敢直接用肉身去接。

    虽然那些天雷也电不死他,但打在身上疼啊!而且很有可能因为这一道雷击导致他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

    像是现在被小天师召来劈周诵佛的天雷,就属于陈闲看一眼都不想用肉身去接的那种,而且就算要接陈闲也肯定是先把骷髅先生或是苍白之犬推上去顶住……他们俩都是骨头架子,被雷劈了再疼也疼不过陈闲这个“肉体凡胎”,所以关键时刻让他们出去顶住,陈闲觉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不过相比起他这个称职的老大,堪比孤家寡人的周诵佛可就这么这么好的命了,天雷劈下来的时候只能靠着自己去顶……且不说他能不能顶得住,就他有这番勇气去直面天雷,陈闲都得发自内心的对他道一个“服”字。

    若是没有寄生体与那种奇怪的自愈力,借陈闲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学周诵佛这么做,毕竟他的性格没有那么莽,在他看来,与其硬着头皮去跟那些天雷硬碰硬的干,那还不如想点办法先避开天雷,之后再直.捣黄.龙近身干死小天师完事。

    看着屏幕中璀璨夺目的雷光,包间中的众人都有些沉默,眼底或多或少都对周诵佛抱着一丝担忧。

    虽然这场比赛在座的人都买了小天师赢,但就这么看着周诵佛输掉,确实心里不是个滋味,如果他能赢的话……那点钱还真不算是什么,输出去他们也开心。

    “这道天雷可不是那么好扛的……周诵佛如果扛不过去可就完了……”陈闲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担忧,“小天师那态度都已经很明白了,就是往死里弄他,关键时刻肯定不会收手。”

    “心慈手软就不是他了。”李道生摇了摇头,皱着眉给自己点了支烟,脸色尤为凝重,“更何况周诵佛一点面子都没给他留,他如果心慈手软那才是惹人笑话。”

    此刻,直播画面中的雷光逐渐散去。

    正在观看比赛的观众们也不禁聚精会神死死盯着屏幕,大多数人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被劈成干尸的周诵佛是什么模样,光是想想那种恐怖的惨状就让这些观众们有些受不了了。

    可是当雷光彻底散去时,观众们根本就找不到周诵佛的身影,所有人看见的画面都是相同的……战场中有一片连绵百米不绝的烟雾,就像是一片悬浮在空中的牛奶,那种气态物质都呈现出了一种液体独有的质感。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些“烟雾”便是之前周诵佛弄出来的。

    “你的准头不行啊。”

    周诵佛的声音忽然在这片烟雾中响起,虽然他的语气依旧不带半点挑衅的味道,可那一言一语落进小天师的耳中,却比指着他鼻子骂街还难听。

    “给你个机会,你再劈一道。”

    虽然小天师看不见周诵佛在哪,但他通过周诵佛说这话的语气就能感觉到,此刻的周诵佛肯定是一脸跃跃欲试,就像是之前他耐心等待天雷降下的时候,那种由衷且亡命的兴奋。

    “队长!别跟他废话了!要不然让我上!”郭祀仙站在一旁已经快把耐心磨没了,眼看着小天师没有将周诵佛一雷劈死,顿时就急了起来,尤其是在听见周诵佛那些猖狂的话语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过去撕了他的嘴。

    听见郭祀仙的话,小天师直接摇了摇头。

    属于他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若是现在就让郭祀仙上场,且不说是输是赢,就他这张脸该往哪儿放?

    队长搞不定了就让队员上去顶,这种事小天师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要不然你们一起上吧。”

    周诵佛的声音忽远忽近,似乎他正在这片烟雾中不断移动,虽然他说这话的时候并非是想挑衅对方或是开启嘲讽,但让别人听了,这特么不是嘲讽挑衅还能是什么?

    随着小天师念诵咒词的声音响起,乌黑的云层中又翻涌出了一道刺眼的雷光,不待周诵佛再说什么瞬间就劈了下来。

    过了几秒,雷光散去。

    那片直径百米左右的烟雾依旧存在,就算周诵佛还没说话,小天师都能确定他还活着,因为他能感觉到那阵不断移动的能量气息……

    “真是个麻烦的人……”小天师无奈地叹了口气,随手抽出腰间的法剑,缓缓向那片烟雾走去,似乎已经放弃了利用天雷来攻击周诵佛的战术。

    天雷并不是追踪导弹,虽然它降下的速度很快,但想要命中目标也必须要事先瞄准目标,它的“弹道”是一条垂直的线,根本不存在可以转弯调换方向的可能,所以……想靠着天雷杀了周诵佛,明显很不现实。

    那些白雾是小天师从未见过的物质,不仅能够轻松阻碍小天师的视线,还能对小天师感应能量气息的能力造成很大影响,如果光凭感觉就想判断周诵佛的具体位置,那这几乎等同于做梦,毕竟周诵佛不是个死人,虽然他也会露出些许破绽,可是却也从头到尾都保持着高速移动的状态……

    无奈之下,小天师也只能选择先近他身再寻找机会。

    眼看着小天师向自己走来,周诵佛也难免有些诧异,因为论近身搏杀的能力,小天师绝对是比他差的,可是小天师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走过来……怎么越看越觉得他是想来送死呢?

    “你不会想跟我近身战吧?”

    听见周诵佛的话,小天师一言不发,只是步子又急了几分,不一会就来到了被烟雾笼罩的战场之前……在这个距离,小天师对这些怪异烟雾的感触又深了几分,与其说它们是烟雾,那还不如说是一些保持着烟雾状态能够悬浮的“液体”。

    它们之中有基础的阴阳能量,也有一些小天师从未见过的东西或是一些物质……就像是一个白色的漩涡,当小天师距离它们越来越近的时候,也逐渐感知到了那阵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引力,仿佛整个身躯都在被某种未知的能量撕扯,不断往烟雾深处拽着……

    “既然你想跟我斗,那就进来。”周诵佛的语气变得冰冷了几分,似乎对这场游戏已经没了兴趣。

    周诵佛就算脑子再迟钝,想了一阵自然也会反应过来,小天师绝对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蠢人,他之所以会选择靠近自己无非就是想寻找引雷的机会,可是……近身之后他还有机会引雷吗?

    手掐法决,口中诵咒。

    这种种等于施法读条的动作,任凭小天师做得再快,周诵佛也能抓住刹那间的破绽,近身拧断他的脖子简直轻而易举。

    难道他真的疯了吗?

    还是说已经找不到别的办法来对付我了?所以想以命搏命的拼一把?

    “既然你这么热情地邀请我进去,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小天师笑了笑,整个的情绪似乎都平静下来,既没有如临大敌的紧张,也没有以命搏命前的决绝,那种云淡风轻的姿态让周诵佛感到了一阵隐隐的不安。

    在小天师一步踏入烟雾时,藏在暗处的周诵佛隐约听见了一些电流的声音……没错,就是电流声,只不过那些声音特别的小,不仔细听的话很容易被忽视,而且它们出现的时间太短,用转瞬即逝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不等周诵佛多想,小天师已经缓缓在白雾中行走起来,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很稳,就像是耐心等着猎物上钩的猎人。

    “周诵佛,我都走进来了……你怎么还不露面呢?”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