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周诵佛对余念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四十章 周诵佛对余念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周诵佛是一个特别讨厌的人,除了那些愿意跟随周诵佛修行的熊孩子之外,所有跟他打过交道的同辈异人都会这么觉得,既邋遢又不会做人,跟他当朋友一分钟能被活活气死八回!

    但不可否认,他跟陈闲实在是太像了,除了身世背景跟个人颜值之外,他与陈闲相差的或许就只有实力,那种毫不留情的说话方式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们群殴我一个,我没意见。

    看看这话说的!

    那是一点面子都不想给小天师他们留!

    如果是在打晕王怀瑾之前,周诵佛说出了这样的话,或许绝大部分的观众都会认为他是在吹牛逼,要不然就是过分的狂妄自大了……让他们一个队伍群殴你一个人?难道你还真以为自己能一挑六不成?

    要知道小天师他们队伍的整体实力在昆仑会里都算是拔尖的,敢说这种大话的人,不,准确的说,是有资格说这种大话的人,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三个。

    在观众们看来,周诵佛可不在这三个人之中。

    可是现在呢?

    他只花了几秒钟的时间就解决掉了万分猖狂的王怀瑾,从头到尾展现出的也是一种极强的压制力,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观众们才明白……周诵佛并非是中下流的异人,他真正的实力远比人们想象的强得多!

    “卧槽,这哥们牛逼啊!”

    鲁裔生看着屏幕上的这一幕,连叼在嘴里的烟都忘了拿下来,烟灰也随着他一边说话一边散乱的抖落着。

    “王怀瑾竟然被他给秒了!!这他妈谁能信啊!!”

    “怎么看着跟打假赛似的……”

    李道生细声嘀咕着,虽然嘴里的话是这么说,但他明显还是觉得这场战斗应该不会有水分,因为王怀瑾那种心高气傲也不缺钱的异人,是不可能因为打假赛而被搞得这么狼狈。

    让他出钱,可以。

    让他丢人,免谈。

    不得不说李道生想得很明白。

    “所有人都过分低估周诵佛的实力了……他甚至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得多……”陈闲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场比赛的直播,时不时还往嘴里丢几颗爆米花,摆明了是在幸灾乐祸,“没想到啊,王怀瑾还没撞上我们就被别人给教育了……”

    “这一场比赛他们不会输吧……”许雅南好奇地望着屏幕上走得越来越近的双方人马,“如果他们输了老鲁可就赔大了……估计他能把自己的棺材本都给赔进去……”

    “哎!话不能这么说啊!”

    鲁裔生顿时为自己辩解起来,拿下嘴里的香烟抖了抖烟灰,表情那叫一个“慷慨”。

    “如果周诵佛真能把小天师他们干掉,别说是输点棺材本了,把我老婆本输进去我都没意见!”

    此刻,战场之中的气氛已经急转直下,仿佛连这里的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小天师他们队伍之中,除了队长小天师与脾气较好的宋小鹿之外,其余的每个人都是一副恨不得将周诵佛当场挫骨扬灰再鞭尸万次的表情。

    他们遇见过不知死活胡乱嚣张的对手,也遇见过像是陈闲那样仗着自身实力而目中无人的对手,可是他们还真的接受不了…….一个打扮得跟叫花子一样的异人敢这么猖狂!

    让我们群殴你一个人?

    这话你说得出口,我们都不好意思做!

    “我来。”

    余念忽然说道,不等小天师他们开口,这个打扮得干净利落像是个假小子一样的女人就走上前来,伴随着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只见她两只手臂上的文身突然“湿润”起来,然后许多不知名的黑色液体就从那些文身之中涌出,像是黑色沥青般滴滴答答地落在了地上。

    她最擅长的就是降术。

    与国内常见的降术不同,她修行的降术算是偏门少见的那种,用东洋邪术来称呼也毫不为过,虽然大部分异人都认为国内的降门才是正统,但不可否认……国外的一些“方术”也有它们的独到之处。

    “你身上有沈家人的味道……但好像又有点不一样……是降术吗……”

    周诵佛眯着眼,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余念,那双浑浊的眸子里看不出太多情绪,平静得令人发指。

    “为什么说到降术你们就要提起沈家呢……难道除了沈家的降术其他的降术都算是不入流的?”

    余念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从她回国的那一天开始,沈家这两个字总是会时不时的在她耳边响起,一开始她不太了解“国情”也就没放在心上,可是当她听的次数多了,她也会控制不住的开始厌恶这两个字。

    她从来没有跟沈家人打过交道,可是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恨透了沈家的人……沈青橙算是与她同属一辈人,而且两人都一样参加了昆仑会,所以在此之前,余念十分期待能在比赛中遇见她,很想跟她这个沈家传人好好交一次手。

    余念想看看自己究竟比他们这些沈家的子弟差在哪里?

    是实力?

    还是所谓的传承血统?

    总不能他们沈家人生下来就高出其他降术师一等吧?

    说白了,余念的这种感觉很多人都有过切身体会,就像是小时候被家长拿去跟其他孩子比,明明双方没什么差距(至少在余念看来就是如此),家长却总是觉得天差地别,乃至于亲戚朋友都这么觉得……

    所以说,余念现在听不得沈家这两个字,一听她就得炸!

    “你把我队友的鼻梁骨打折了,我卸了你两条腿,没意见吧?”

    余念说话的方式也很直接,丝毫没有跟周诵佛客气的意思,那种针锋相对的交流方式只让场中的气氛愈发沉重,而那些从余念文身中流出来的黑色液体,也逐渐在地面上扩散开来,形成了一片粘.稠滑.腻的滩涂。

    伴随着余念体内的能量涌动,那些黑色的粘.稠液体之中,逐渐爬出来了九个姿态各异的生物……

    它们大多都保持着一定的人类特征,有的长着山羊一样的头颅,脖子以下却都尽是人类的模样,而有的造型则更为夸张,就像是一条足有十五六米长的“蜈蚣”,只不过它的身躯都是由一个个人头重叠起来的,蜈蚣的千足也都尽是人类的手臂。

    邪。

    无论怎么看,余念使出的这种招数都透着一股子邪性!

    “厉害。”

    此刻周诵佛似乎不急于跟余念动手,他只是抽烟的速度加快了些许,那些不断被他喷吐出来的极白色烟雾也如活过来了一般,不断围绕着周诵佛盘旋,然后才逐渐向四周扩散…….

    在那片散发着烟草味的白雾中,所有人都能看见有一些奇特的“生物”正在其中蠕动,似乎都是一个个人类的灵魂……它们在这片白雾中嘶吼着,挣扎着,尽是痛苦万分的模样。

    周诵佛抬手轻轻一挥,这片白雾又瞬间变了副模样,它们就像是无数只怪物的触手,这一头连接在香烟上,另外一头则直奔着余念延伸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这些白雾有什么作用,但第六感告诉余念千万不能碰到它们,所以在白雾开始延伸的第一时间,余念就往后退了两步,让那些被自己召出来的“怪物”挡在了自己身前。

    可就在这瞬间,周诵佛的身影再度从她视线中消失,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距离余念已经不过五米远。

    周诵佛呵欠连天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深吸了一口烟后,瞬间就张大了嘴从口中喷吐出了铺天盖地的白烟。

    还不等余念找到躲闪的机会,那些白烟就像是活物般直接冲着她缠绕了上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其淹没,或是说…….吞噬。

    “想卸了我两条腿,你可以试试。”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