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第一个倒下的人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三十九章 第一个倒下的人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或许是因为荒原是这个赛场最为宽广的地带,也可能是因为它居于赛场正中,所以变成了诸多选手眼里的兵家必争之地,几乎每一场比赛的战斗都会在这里进行,除非双方队伍的实力差距悬殊想要利用战术取胜,就譬如陈闲对魏家的那一场。

    若不是因为双方队伍的实力差距过大,魏家又何必兵分几路去搞偷袭?直接正面刚不香吗?

    “还真来了。”

    王怀瑾望着不远处逐渐清晰的身影,脸上好奇的神色更甚,因为他觉得周诵佛的实力再强最多也就是自己这个水平,不可能赶得上自己的队长强得那么变态…….就这实力也敢跟我们正面刚,你不是来找死的吗?

    在上一场比赛,九僵楼好歹是事先跟小天师他们打过招呼,单挑定胜负这个决定让双方在面子问题上都过得去,可是周诵佛呢?他们的队伍跟陈闲的队伍有几分相似,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平日里也几乎没有跟其他队伍交流过,说白了就是人缘很一般……

    “那五个孩子看起来实力不怎么样啊。”郭祀仙突然说道,似是一眼就能看出那几个小孩的资质如何,所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无奈起来,“咱们六对六的打会不会太欺负人了?”

    “欺负人?”

    小天师知道一部分有关于周诵佛的信息,所以他打心底里不敢轻视这个邋里邋遢的对手,听见郭祀仙的话也只是笑。

    “他们上一场的对手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输了。”

    周诵佛他们上一场的对手实力不弱,在昆仑会的这些三十二强队伍里算是中上的水平,而那一场比赛周诵佛他们是怎么赢的?

    没人知道。

    观众们只能看见场中突然烟雾弥漫,待雾气散去时,周诵佛他们的对手都躺在了地上昏迷不醒,其中有几个在赛前挑衅周诵佛的人则比较凄惨,相比起另外几个昏迷的队友,他们身上的伤可不是一般的多……最轻的一个也被打断了双手,可想而知周诵佛下手有多黑。

    那场比赛王怀瑾他们也看过,但也就只是看看而已,感慨了两句“他们挺有实力”之后就没别的想法了,毕竟在他们看来,那场比赛的两支队伍都只能算是中上水平,与自己的队伍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难免会对周诵佛有一定的轻视心理。

    “队长,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余念走上前来,说话的时候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把这场比赛放在心上,“他的实力最多算是二线的,你从他身上扩散出的能量气息就能看出来啊,就他那水平连小鹿都比不上呢。”

    “别废话了,直接打吧!”王怀瑾有些不耐烦地催了一句,“上去一个大嘴巴子送他回家不就行了么!”

    此刻,双方队伍已经相隔不过五十米,王怀瑾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刻意压低,自然就落进了周诵佛的耳中。

    周诵佛不是一个暴脾气的人,但不可否认,他与陈闲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心眼小……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评论自己,尤其是那种不顾自己是否在场就开口大放厥词的人,像是那种嘴贱的对手他真是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

    如果不是顾及昆仑会的规定,如果不是有一些老前辈在暗中关注着自己,或许……周诵佛从开赛以来到现在为止,要杀的人估计都会超过三位数。

    “说好了,这一场不管打成什么样,你们都给我退开点,他们的实力太强…..这种战斗不是你们能随便掺和进来的。”周诵佛挠着满头自然卷的长发,邋里邋遢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流浪汉,“以前的比赛不能让你们掺和,这一次更是不能,明白吗?”

    五个小孩都齐刷刷地点了点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四周散去,各占好了一个观战的绝佳位置。

    不等小天师他们看明白那些小孩这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只见周诵佛抬起头来,冲着天空中盘旋的无人机招了招手。

    “那五个小崽子弃赛了!这一场只有我上!”周诵佛大声喊道。

    他喊出这句话的主要原因就是在担心小天师他们一会打起来杀红了眼,虽然参加昆仑会就是为了磨练那些熊孩子,但在这种局面下磨练已经没有意义了,一个不小心都会送命,所以周诵佛先一步给主办方与小天师等人打了预防针。

    弃赛的选手可以暂且留在场上,在他们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另外一方的参赛人员不得攻击他们,否则也会被主办方按照弃赛论处,所以在这个时候……小天师他们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单挑吗?”

    小天师突然问道,眼中有着一丝好奇,毕竟周诵佛这个异人的身世背景太过复杂,身上的煞气更是连藏都藏不住……就像是一个行走在阳光下的恶鬼,那种森冷阴郁的气息就在他那双浑浊的眸子里若隐若现。

    “单挑?”周诵佛皱了皱眉头,像是没想到小天师会突然开口提这句话,“随便你们。”

    “卧槽,我们真是给你脸了……”

    王怀瑾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的性子,尤其是这段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陈闲“压迫”,他心里的火气早就憋得他快死了,所以此刻面对周诵佛那种无所谓的态度,王怀瑾瞬间就炸了。

    不等其他人说什么,他猛地向前一步,体内的能量气息也如山崩海啸般迸发而出。

    虽然他的实力不及陈闲这些超一线异人,但是比起普通异人而言……王怀瑾几乎就等同于高山绝顶了,那种暴动汹涌的能量气息足以压得大部分异人都喘不过气来。

    不过此刻看来,王怀瑾的这番“示威”举动似乎没有影响到周诵佛,他依旧不声不响地抽着那支永远都不会燃烧到尽头的香烟,忽明忽暗的白色火光沉默地闪烁着,一丝丝怪异的能量正在其中汇聚。

    “你要跟我打?”

    周诵佛问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用手指夹着烟嘴,慢慢吐出了一口极白色的烟雾。

    “废话!我不跟你打我上来干什么?!”

    王怀瑾猛地一挥手,荒原战场中顿时狂风大作,而他也趁着这阵风势如苍鹰般向前掠去,仿佛在这一刻他拥有了能悬空的能力,双脚离地的他借风移动的速度快得令人发指,几乎转眼间就来到了周诵佛的面前。

    可还没等王怀瑾来得及攻击,一瞬间,他的动作就因不可抗拒的外力而停下了,无数只从烟雾里伸出来的手紧紧拽住了他,就像是被一群隐藏在烟雾里的恶鬼缠住了,那种动弹不得的感觉只让王怀瑾心里突然一凉。

    “行吧,那我就先跟你打。”

    周诵佛说这话的时候,枯瘦的腰肢已经弓了起来,如同上弦的利箭般散发着森然的气势。

    他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甚至都不愿意多说一个字,抬手一拳就砸在了王怀瑾的脸上……这么多年的“流浪生活”可不是白过的,他比百分之九十九的异人都懂得什么叫做生死搏杀,哪怕这只是一场比赛,他出手也不会轻太多。

    当然了,他并不想在这里杀人,尤其是在那些孩子面前,如果他真想杀人的话,这一拳就不是砸在王怀瑾的脸上了,而是会准确无误地击打在他的喉结上。

    “嘭!!!”

    伴随着一声令人胆战心惊的闷响,王怀瑾直接倒着飞了出去,鼻梁骨更是直接被周诵佛一拳砸塌了,那副满脸血污的样子着实狼狈到了极点。

    飞出,落地,昏迷不醒。

    王怀瑾成功领取了周诵佛赠给他的一条龙服务。

    从他冲上来想要攻击周诵佛开始,再到他被砸飞昏迷不醒,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五秒的时间就让周诵佛解决了王怀瑾,这种压倒性的实力差距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

    “你们还有谁想跟我单挑?”

    周诵佛也不嫌脏,直接借着裤腿擦了擦手背上那些属于王怀瑾的血,不过他也没嫌脏的资格,他那条裤子看起来至少得有两三个月没换了,都让他给穿“定型”了。

    “不想单挑的话,群殴也行,你们群殴我一个,我没意见。”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