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流浪者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三十八章 流浪者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有关于周诵佛的资料很少,这点是陈闲都不得不承认的事,而且他这个人的资料非常特殊,有近九成的档案记录都被守秘局强行封存了,能披露在外的信息点非常少……至于小天师听说的那些故事,便是这些在守秘局看来流传在外也无所谓的信息。

    周诵佛是个杀人犯。

    相比起异人圈子里的那些人,周诵佛可要特立独行多了,他几乎不跟任何人有交际往来,孤僻的性格比起陈闲更甚,在幼年时离开孤儿院后的日子里,他活得就像是一个流浪汉……不,准确的说,是一条凶狠残酷的流浪犬。

    他与陈闲有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不喜欢与人动手,大多时候都会表现得像是个缄默话少的流浪汉,但他在某些情况下则又会显现出反常的攻击性。

    往好了说,他有一颗侠义之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事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做,但如果往坏了说……那他就是标准的目无王法,一旦出手就没有轻重可言。

    普通人落在他手里还好点,最多就是被折腾成残废,但异人落进他手里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曾经有一个王姓异人在靖江的某座桥下想要对一个陌生女子行凶,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周诵佛就正巧流浪到这座桥下露宿,亲眼目睹了那个异人挟持着年轻女孩一步步从公路上走到桥下的阴影里,然后又将那个女孩的衣裳一件件褪去……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周诵佛自己也记不清了,至少他给守秘局的答案就是如此,他只知道自己睡了一觉,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就出现在了五六十公里外的街头。

    是梦游了?

    还是被人强行送到了这里?

    周诵佛也不知道。

    他是在不久之后才从某些人的嘴里听说,自己曾经露宿过的那座桥下出现了一具残尸…….不,应该是一地,据说是某个成年男性被人碎.尸了,整个人的躯体都被分解成了上千细碎的小块,让人切割下来的头颅则是不知所踪,或许是被人扔进江里了。

    守秘局的情报网络非常发达,无论是在以前还是现在,只要国内有异人犯事了,尤其是这种被害人也是异人的案件,他们不出二十四个小时就能找到凶手。

    当一头雾水的周诵佛被带到守秘局之后,任凭审讯他的负责人手段再怎么高超也一问三不知,从他嘴里根本就套不出话来,可以说守秘局的手段都要用尽了……无论是催眠还是测谎,所有得出的结论都无法指证周诵佛是凶手,而现场又没有直接性的证据能指认他,连那个差点被侮辱的女孩都无法作证。

    为什么?

    因为她在看见周诵佛之前就被一股怪异的能量打晕了,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四周已经拉上了封锁线,身旁有数个穿着特殊制服的“医生”正在对她施救,而不远处……就是那一地的血腥。

    案发地处在街道天眼摄像头的盲区,唯一拍摄到周诵佛身影的摄像头距离案发地点也有近四百米,所以他们就算再怀疑周诵佛也只能止步于怀疑了,除非找到关键性的证据,譬如遗留在现场的指纹或是其他线索。

    可事实是什么样呢?

    持续了近一个月的调查审讯,最终也只能宣告不了了之,毕竟疑罪从无,严刑逼供这种事是守秘局做不出来的,更何况从某个角度来说……周诵佛也算是为民除害。

    异人欺负普通人,这种事在异人圈子里并不少见,而大部分人也对此习以为常,因为在绝大部分的异人眼中,异人是一种比普通人更高的存在,所以欺负他们一下怎么了?

    别说是发生语言冲突肢体冲突,就是像那个王姓异人那样对普通女子施暴,在一部分的男性异人眼中也是可以容忍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就会体现出守秘局的重要性了。

    守秘局严令禁止一切违法行为,他们制定的异人律法比起外界的刑法还要恐怖得多,就拿这个死去的王姓异人举例,若是他真的得逞了,一旦被守秘局抓住,最轻也会被判处终身监禁。

    没错,终身监禁,从他入狱那一天就会关押他到死为止,而且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减少刑期的那种。

    言归正传。

    在那起案件过后,守秘局就盯上了周诵佛,并且开始调查他的出身背景以及大大小小的一切资料……在这个过程中,守秘局发现了一些特别“有意思”的事。

    周诵佛就像是动漫里的柯南,他走到哪死到哪,每隔一天或是十几天不等,在他出现的附近就一定会发生一些恶性凶杀案或是暴力案件,而那些案件中的受害者又并非无辜之人……他们每一个都有罪只是或重或轻罢了。

    他们被侵害的程度与他们犯下的罪相等,轻则被人打断手脚或是暴力截肢,重则……那个王姓异人就是死生生的例子。

    还活着的人记不清是谁对自己施暴,死去的人更是连魂魄都消失了,想招魂来指证凶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周诵佛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守秘局正式逮捕过,直到三年前……他在渝州遇见了一位姓左的老人,那个老人据说跟守秘局的关系极为密切,而且在西南一带的异人圈子里还认识不少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好像是叫做左广思?

    他为什么会找上周诵佛,这点没人知道,但从那以后,守秘局就意外发现周诵佛身边不再死人了,而他毫无预兆的彻底结束了自己的流浪生活,没有任何理由地回到了养育自己的孤儿院工作。

    守秘局曾经做过一个统计。

    虽然他们没有直接性的证据能指证周诵佛,但那些办案人的心里早就把周诵佛当成了凶手,所以这些年来在周诵佛附近发生的无头公案都被归在了他身上……仔细算了一下,这些年来他至少杀了四百六十三个人,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异人,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是普通人,其中男女老少都有,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有罪,至少在周诵佛看来他们都是罪人。

    抛开这些死掉的人不谈,还有一百六十多位幸存者。

    其中受伤最轻的人丢了一只眼睛,受伤最重的人则是被摘除了部分器官或是被暴力截肢。

    总而言之,在昆仑会的这些参赛选手之中,周诵佛绝对算是身上血腥味最重的人,说他是天降的杀星都不为过。

    当然,这一切有关于周诵佛的故事,有近九成都已经被守秘局彻底封锁,外界是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只有陈闲这种在内部权限较高的成员才有资格查阅到这些资料。

    抛开这些归档封存的文字记录之外,陈闲还曾经在周诵佛的资料中见过一些特别有趣的观点,譬如……这些年来守秘局并不是因为找不到证据才让周诵佛“逍遥法外”,他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从守秘局大门走出去,都是被人暗中授意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周诵佛早八辈子就被送到监狱去苦修了,守秘局就算找不到证据也有办法能定了他的罪。

    “大哥!我们一会要怎么打啊?还是以前那样吗?”

    在前往荒原的路上,一个跟在周诵佛身边的小男孩开了口,稚嫩的腔调听起来奶声奶气的,但脸上的战意可是高昂的很。

    “不然呢?”

    周诵佛是个话少缄默的男人,在外人面前几乎不说话,只有在跟这些小孩子交流的时候,嘴里才会多少蹦出来几个字。

    “你们这么弱,不站远点看戏还想上去送命吗?”

    “对面六个人好像都很强啊……”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开了口,似乎很担心周诵佛的安危,忍不住拽紧了他的袖口,“大哥,要不我们认输吧?”

    “那不行。”

    周诵佛摇了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叼在嘴里的“烟”。

    “我知道我们会输,这应该是我们在昆仑会的最后一场比赛,但就算要输……我们也得输得漂亮,老院长在天上看着我们呢,我不能给他丢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