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最后的警告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最后的警告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电话那边的人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陈闲会突然杀出来,所以一听见陈闲的声音他本能的就想挂断电话,可他却不曾想到陈闲似乎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想法。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挂我电话。”陈闲平静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说话的语气也保持在一个相同的语调上,“你敢挂,我现在就过去弄死你。”

    “你……你偷听我跟他打电话?!”

    “嗯,没错,我是偷听了。”陈闲说着,拍了拍鲁裔生的肩示意让他冷静点,没必要为了这种事生气,“你有什么意见吗?”

    电话那边的人没有回应,似乎是在思索现在该怎么收场,因为他很清楚这件事一旦曝光出去会对鲁家有多大的影响……

    “你是鲁家的家主吗?”陈闲突然问道。

    那边的人犹豫了一下,说:“不是。”

    “把电话给你们家主,我等你一分钟。”陈闲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话的声音很轻,但电话那边的人已经明显地感知到了他那种强烈压制住的杀意,“一分钟没人接,我就查你们地址,然后过去弄死你们,如果你觉得我是开玩笑的你可以试试。”

    电话那边的人依旧没有说话,但听那悉悉索索的声音,应该是按照陈闲的吩咐去办事了。

    陈闲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他跟两大世家发生的冲突就能看出来,他脾气一上头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顾,所以跟他对着干绝对没好处,而且现在的局势已经变得很复杂了,让家主来处理倒也恰如其分。

    过了不到半分钟,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陈科长吗?”

    “别,你们这些老前辈可别叫我科长,我担当不起。”陈闲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到沙发旁坐下,“让鲁裔生打假赛给你们做内应,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吗?”

    老人没有说话安静地听着,似乎知道陈闲接下来有话要说。

    “我们的电话一直都有全程录音,所以……拿到主办方那里,这件事应该会变得很有意思。”陈闲不动声色地吹了个牛逼,就算没有录音当证据,他说起话来照样底气十足,“往小了说,这件事是违反了昆仑会的规定,往大了说……你们鲁家是不是不把我们守秘局放在眼里了?”

    一听这话老人也不淡定了,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陈闲所说的这一切也并非是虚无缥缈的威胁,一旦他决定把这件事捅出去那么鲁家将要面临的局面……不堪设想!

    “当然了,你们也暂时不用紧张,我从小就不喜欢告状,所以这件事可以暂且揭过不谈。”陈闲冷不丁地说道。

    闻言,老人顿时就松了口气,虽然他也不知道陈闲这番话是真是假,但听陈闲那口气确实不像在说笑。

    “你想让我们怎么补偿你?赔钱吗?”老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可是从其他人嘴里听说过陈闲那死要钱的性子,所以现在他也想用钱来解决这件事。

    虽说鲁家比不得那四大世家,可如果说到钱……他们确实也不缺这个东西。

    “钱?”

    陈闲皱了一下眉头,反问道。

    “你觉得我要你们赔钱?”

    “不要钱……陈科长您直说吧!您想怎么解决这件事?”

    老人有些紧张,因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不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才是大问题,就譬如现在……如果陈闲抓住这机会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给我兄弟道歉。”

    陈闲说着,眼里的愤怒愈发显而易见。

    “我不知道你们鲁家到底是有什么问题,也不知道他原来是怎么招惹过你们……他是人,是我的兄弟,不是你们鲁家的工具!”

    “道歉??”老人愣住了,不敢相信地问道,“就这么简单??我们给他道歉就行了??”

    “你觉得简单?”陈闲反问了一句,“要不然我给你们提个困难点的要求试试?”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道歉!!”

    鲁裔生从来没见过族长会这么低声下气,在他的记忆中,那个高高在上从来不拿正眼看自己的老人,根本就无法与电话那边的人重合起来……

    接过陈闲递来的手机,鲁裔生一言不发地听着。

    “裔生,这次的事是他们做得不对,我代所有人给你道个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鲁裔生没说话。

    “我们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这次的事确实是他们做错了,但我可以给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

    不等老人说完,鲁裔生直接反问了一句。

    “这种事不经过你的同意他们会做出来吗?”

    老人一怔,没有说话。

    “不要把我当成傻子,我从来都不傻……这件事就此揭过,我们以后也没什么关系了,麻烦你们不要再给我打电话。”鲁裔生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从来没有你们这样的家人……你们的家人是鲁三省不是我……所以别再给我说那些屁话……什么打断骨头连着筋……恶心不恶心!”

    最后的一句话鲁裔生几乎是吼出来的,虽然他竭力压制着自己的音量,但那种愤怒的低吼听起来却一样让人心疼,就在他即将要挂断电话的时候,陈闲再一次将他的手机拿了过去。

    “这次的事就算这么结了,我希望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发生……你先别说话,听我说。”

    陈闲眼中无声无息地燃烧着怒火,就算他再怎么想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只要看见鲁裔生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们鲁家是怎么看我兄弟的,也不知道你们以前是有多少恩怨要这么做……但我现在好好跟你们说一次,我希望你们都记在脑子里。”

    “守秘局不是他的靠山,但我是他的靠山,以后只要我再听说你们鲁家有人说他,骂他,或者是命令他……只要我认为你们是在欺负他,那我就杀到你们鲁家的驻地去,到时候死多少人我不敢保证,但你们这些管事的一定会死。”

    当陈闲说到这里的时候,潜藏在他体内的寄生体似乎也受到了他情绪的感染,毫无预兆的他体内活动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冲破肉体的束缚,那种恐怖骇人的能量波动不断从他身上往外扩散着……

    “我不喜欢跟人开玩笑,你们最好也别认为我是在开玩笑,连郭家陆家我都不怵,你们鲁家如果认为自己头够硬想跟我碰一碰,你们尽可以试一试。”

    当初在走廊冲突发生的时候,鲁家人还能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去看热闹,看见郭家陆家被陈闲用话怼个半死的同时,他们鲁家不少人都在背地里偷笑,连这个老人也不例外,但是现在他笑不出来了。

    他活了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人不顾颜面的跟他这么说话,这就像是直接把他的脸皮撕下来丢在地上踩了踩,这种被指着鼻子侮辱的感觉简直能让他发疯!

    “陈科长,说话用得着说到这个份上吗?”老人强忍着心里的怒意,声音都在颤抖着,“撕破脸皮到这个地步对你有好处吗?”

    “我不会说话,如果不好听,你就理解一下。”

    陈闲依旧不准备给老人半点面子,虽然他话里话外都表现得很平静很客气,但老人还是能听出来,其实陈闲的态度非常简单……只要有人再敢欺负鲁裔生,陈闲就敢站出来杀了他全家。

    这不是开玩笑。

    他是真能那么干!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陈闲根本不给老人说话的机会,每一个字都毫无顾忌地透露出了威胁的意思。

    “还有那个叫鲁三省的,我听说他跟我兄弟的关系不太好,经常没事就欺负他,你最好给他带个话……别逼我弄死他。”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