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丙丁虬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丙丁虬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火龙游是鄂省的冠军队伍,虽然他们在地区赛以及三十二强赛中都未曾展露过真实的实力,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队伍的实力在昆仑会里应该算是中上层,绝对不是那种弱队。

    “鲁三省的实力很强,在我离开鲁家的时候,他的实力已经超出我很多了……跟老六他们这些大世家的子弟比起来也不弱,而且我们鲁家世代传承的有些东西不简单,虽然我没资格去学,但那王八蛋肯定学透了。”

    鲁裔生嘴里叼着一支还没点燃的烟,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皱着眉与众人说着。

    “那些奇奇怪怪的鲁班方术跟普通的宗.教方术不一样,如果他把那些东西学透了,我们想要对付他真的不容易。”

    “你确定是我们?”李道生反问道,不动声色地看了陈闲一眼。

    鲁裔生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绝对,仔细想了一下便改了口。

    “除了老大跟骨头哥之外,他的实力跟你们俩的差距应该不大,这也说不准。”鲁裔生说话的时候看着李道生与许雅南,脸上的表情非常无奈,“别看鲁家是小门小户,那些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方术可都不简单啊。”

    “他们的队名为什么叫火龙游?”陈闲突然问了一句,似乎对鲁三省他们的队伍名很有兴趣,“这个名字不像是随便取的,他们取这个名字的意义在哪儿?”

    “你没看过他们的资料吗?”鲁裔生忍不住问道。

    陈闲摇了摇头,有些尴尬地说道:“看得不仔细,他们队伍我主要就是看了鲁三省的资料。”

    “主要是那个姓丙的人!”鲁裔生说到这里也皱起了眉头,似乎他口中的那个人给了他很大的压力,“那个人是鲁三省他们队伍的主要战力,只是在之前的那些比赛里他没什么机会出手,我曾经见过他本人也跟他打过交道……他有多强我不敢说,但他的能力确实很让人头疼。”

    “他的能力是什么?”陈闲好奇地问了一句。

    “火。”鲁裔生一字一句地说道,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能控制两千五百.度的火,这是他自己说的。”

    那个姓丙的人,原名丙丁元,他在二十四岁的那年给自己改了名字,现在叫做丙丁虬,是一个比他原名还要奇怪得多的名字……

    “按照宗.教学的说法,天干五行之中丙丁属火,所以他名字里的第一个丁字由此而来,至于后面的那个虬字……”

    鲁裔生说到这里的时候,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肩。

    “他天生这里就有一块赤红色的胎记,看起来四肢分明宛若虬龙,所以他后来就给自己改了名字叫丙丁虬。”

    “丙?我们圈子里好像没有这个姓氏的世家啊……”李道生细声嘀咕道。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世家子弟,跟老大一样,都是民间出身的那种泥腿子……老大我不是嘲讽你啊!我就是比喻一下!”

    “没事我不介意,你继续说。”陈闲把抬起来的拳头又给收了回去。

    “他这个人很奇怪……他的火气特别大,但是他几乎没有跟人动过手,哪怕对面的人都指着他鼻子骂娘了,他也只是动动嘴皮子骂回去,再怎么急眼最后也能控制住自己。”鲁裔生皱着眉说道,“他经常跟我们说他有多牛逼,能控制两千五百.度的火,但我们从来也没见他使过啊,所以没人信他……”

    听见鲁裔生的这番描述,陈闲与众人面面相觑着,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问话,因为他们都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么奇怪的异人。

    “那个叫丙丁虬的人是属温度计的?”李道生突然问道,表情十分好奇,“他怎么知道自己控制的火有两千五百.度?”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鲁裔生摇了摇头,“鲁三省不是那种喜欢拖油瓶的人,既然他能让丙丁虬在自己的队伍里,那么确实很有可能……妈的虽然我也有点不相信,但说不定丙丁虬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呢?”

    两千五百.度的高温。

    这个温度足以融化钢铁了吧?

    “如果是真的,说不定他的战斗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确实是个很麻烦的对手……”李道生皱了皱眉,似是有些苦恼,“如果我被两千五百.度的火焰围住了,说不定会变成烤肉啊!”

    “烤肉?如果真的有两千五百.度,我估计你连骨灰都剩不下,殡仪馆火化炉的温度都才一千度左右呢……”许雅南嘀咕道。

    “老大,如果那小子真有这本事,你有办法对付他吗?”

    鲁裔生似乎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了陈闲身上,看他那一脸期待的样子,陈闲就算心里没底也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黑光寄生体的隔热性很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就妥了!”鲁裔生明显是松了口气,脸上也再度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老大,到比赛的时候,那个丙丁虬可就交给你对付了。”

    “把他交给我?”陈闲一怔,急忙问道,“那他们队长呢?鲁三省不是挺强的吗?”

    陈闲的想法其实非常简单,为了不让自己的这些朋友有受伤的风险,所以他已经在心里做出了最基本的战略规划,他决定一挑二把那两个威胁性较高的敌人挑走,再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到那个时候…….鲁三省他们队伍里的其他人也没什么威胁性了,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让鲁裔生他们上。

    当然,这个计划只是刚从陈闲心里冒出来,他还没来得及询问鲁裔生他们的意见。

    “老大,鲁三省交给我吧。”

    听见这句突如其来的话,陈闲愣了好一会没搭腔,虽然这句话从鲁裔生嘴里说出来并不奇怪,甚至都在情理之中,但是……鲁裔生真的有那个把握吗?还是说他是被以前的一些恩怨冲昏了头脑?

    “风险很大。”陈闲说的很委婉。

    “我知道的,但我有信心……”鲁裔生笑了笑,抬手在身旁的小不点肩上拍了一把,“我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他帮我,就算打不过我也能跑啊。”

    “你如果真的想弄死他,我可以帮你。”陈闲皱着眉说道,“你去对付鲁三省……风险真的不小。”

    闻言,鲁裔生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一块钱买来的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香烟。

    “我跟他的恩怨太多,新仇旧恨一起算吧……”鲁裔生笑道,“虽然一直都有老大你罩着的感觉确实很爽,但报仇……报仇还是得我亲自动手,不然就没那味了!”

    陈闲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已经察觉到了鲁裔生所做出的这个决定不可动摇,索性也就不再劝他。

    “到比赛的时候,我会时刻关注你的。”陈闲低声说道,“你搞不定他就让我来,虽然他厉害,但我杀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哎呀我知道的啦!老大你就别担心我了!”鲁裔生大笑着揭过了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这次咱们买外围都买谁赢,你们都想好了吗?决定好了我就去下注,三十二强赛的时候我可赢了二十来万呢……”

    与此同时,在别墅区的某一处角落,鲁三省他们一队六人也在因为这次的赛程安排而头疼。

    “不好办啊。”

    丙丁虬是这个队伍里看起来年纪最小的人,他剃了个干净利落的寸头,深陷的眼窝苍白的脸色看起来都有种病态的感觉,右手的五根手指都有烧伤留下的痕迹,说话的时候他鼻子也是一抽一抽的,像是感冒了似的。

    “那个叫陈闲的……他的底太深了我看不透……其他人倒是好说……”

    丙丁虬抽着鼻子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来,好像他也知道其他人不爱抽这种呛嗓子的廉价烟,所以也就给自己点上了一支,并没有给其他人发。

    “想赢下这场比赛就必须先赢下陈闲,他给我的感觉可比小天师难对付多了……鲁哥,你有把握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