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诸葛景的目的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诸葛景的目的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

    无论鲁裔生他们平常在陈闲面前表现得再怎么胆小如鼠,再怎么将陈闲畏之如虎……等酒精一上头,他们照样敢抓着陈闲灌酒喝,不过当这股子劲下去之后,他们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惊讶。

    卧槽。

    我怎么还活着??

    惊讶之余,他们也免不得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因为陈闲的心眼有多小他们都知道,陈闲洁癖的毛病有多重他们也大概了解到了一些……所以在洗漱过后,他们俩结队敲响了陈闲的房门。

    当一脸不耐烦的陈闲打开门的时候,鲁裔生与李道生都不给陈闲说话的机会,直接齐刷刷的来了一个九十度大鞠躬。

    “老大我错了!”

    道歉是假,想让陈闲放他们一条生路是真。

    虽然他们醉酒后有些事确实不太记得了,但某些事……他们可记得十分清楚,尤其是自己在半梦半醒之间隐约听见的那些声音。

    “如果他们明天能把眼睛睁开……”陈闲的声音辨识度很高。

    骷髅先生的辨识度也不低,似乎他在用一种很小心的语气问陈闲。

    “睁开就算了?”

    “不,把他们拖到花园里埋了。”

    之所以鲁裔生他们会抓紧时间沐浴更衣跑过来道歉,也是因为如此,事后想想,昨天他们确实挺丢人的,浑身呕吐物的造型简直比某些异常生命还恶心,最后被那些主办方工作人员看见的时候要多丢人就有多丢人……往大了说,他们这是给队伍抹黑,往小了说,那就是得罪洁癖狂陈闲了。

    这事可大可小,不过在他们看来,得罪陈闲明显要比给队伍抹黑恐怖得多。

    “你们没错啊,你们错哪儿了?”陈闲一脸讶异地看着他们,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错的是我,你们俩哪有错啊……”

    陈闲这套说话的方式,鲁裔生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每一次陈闲得罪了许雅南跑去道歉的时候,许雅南都是这么说的。

    “哥我真错了,我发誓我悔改……”鲁裔生哆哆嗦嗦地说道,似乎已经预见自己的未来一片晦暗了,“昨天我不是吐在你裤子上了吗?我帮你买条新裤子来!”

    “我同意!”李道生忙不迭地点头道,“老大,这次我们确实是喝大了,我们反省,我们检讨,下一次就算再喝酒也肯定不可能喝得像是昨天那样…….”

    陈闲虽然不喝酒,但他也并不是很反感别人喝酒,毕竟个人的习惯与准则都是用来要求自己的,不可能强加在别人身上,陈闲之所以生气也并不是因为这点……他生气的原因就两个,第一是这俩人实在太埋汰了,吐起来跟人形喷泉似的,简直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至于第二个原因……

    陈闲觉得现在还不到高兴的时候,也不是应该庆祝的时候,至少在诸葛景他们的队伍被刷出去之前,陈闲他们都还不能掉以轻心,所以昨夜他只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后没了睡意便去查找起了有关于诸葛景两兄妹的资料。

    忙了一宿,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才睡下。

    这一切都是鲁裔生他们不知道的,如果他们早知道陈闲熬了一宿的话,借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在大中午的时候敲门……虽然陈闲作为一个异人体质超群,几乎不需要睡眠来补充精力,但不可否认他也有起床气,尤其是在被人敲门叫醒这种情况下。

    “你们俩洗澡了?”陈闲问道。

    鲁裔生与李道生急忙点头说洗过了,绝对洗得白白净净一尘不染。

    “刷牙了吗?”

    陈闲不动声色地问道,这两人一开口他就能闻见那种扑鼻而来的酸臭味,就像是酒味与呕吐物在他们嘴里发酵了,那气味别提多让他火大了……本来他的气都消了一半,被这两人熏了两分钟,顿时又来了气。

    “滚回去刷牙!”陈闲皱着眉说道,退后半步准备关上房门,“顺便把其他人都叫起来,十分钟后在客厅集合。”

    说罢,陈闲砰地一声就关上了门,留下鲁裔生与李道生在走廊里面面相觑。

    “老大这算是原谅我们了吧?”

    “应该算吧……起码他没动手啊!”

    “说实话你的嘴真他妈够味的,老六你是不是半夜梦游在厕所里吃粑粑了?要不然你改名叫老八吧……”

    十分钟后,楼下客厅里排排坐了一堆人,其实都不用鲁裔生他们去叫,陈闲房门刚被他们敲响的时候,许雅南这群人就已经醒了,一个个都偷摸着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外面的动静,所以陈闲给出的指示也一字不落的进了他们耳中。

    放在平常,或许许雅南他们还得磨叽一会,尤其是喜欢赖床的木禾,不磨叽半个小时她是不可能爬起来的,但是现在她可不敢这么做……任谁都能看出来陈闲正在气头上,要是有人不知死活的因为赖床来晚了,十有八九都得被陈闲当成出气筒喷得狗血淋头。

    “你们上聊天群看一下,我昨天查到的资料都分享到里面了,有些是我们守秘局内部的资料,看完之后记得删掉,要是不小心流传出去会很麻烦的。”

    “哦哦……”

    众人虽然不知道陈闲口中所说的“资料”都是些什么,但听见他说话的语气这么认真严肃,众人便也不敢怠慢,纷纷去聊天群里将陈闲共享的资料下载到了本地。

    这些资料都与诸葛家两兄妹有关,从个人户籍资料再到地方调查得出的资料分析等等……可以这么说,这一份文字量多到惊人的资料里包含了诸葛景两兄妹从小到大的一切经历,从他们呱呱落地到参加昆仑会的这些年里,他们所经历的所做过的一切事都被记录在案。

    除了文字资料以外,还有图像资料以及部分的录像。

    “很奇怪啊……”许雅南阅读这份资料的速度很快,她越是往后看,脸上的疑惑就越重,“这里面竟然没有他们诸葛景两兄妹能力的记录……是你们守秘局的情报工作做得不到位吗?”

    “也许吧。”陈闲叹了口气,表情也十分迷惑,“说不定他们从来没有在外界使用过自己的能力,就算用了也没有目击者或者影像记录,所以守秘局那边才没有记录下来。”

    “跟你一样?”骷髅先生冷不丁地问道。

    “跟我一样……应该吧……”陈闲笑了笑,想起自己隐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他也不禁有些感慨。

    守秘局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不死”的能力,如果知道的话,早八辈子就应该被他们记录在案了,而且自己也不可能那么自由的在宁川生活,说不定诸葛景他们的担忧与自己相同,只不过现在到了他们不得不暴露自己能力的时候了……

    风险与机遇是并存的,他们之所以冒着风险在大庭广众之下使出自己的能力,不外乎是想赢下比赛乃至于夺冠,而能够让他们顶着风险也要夺冠的目的……或许就是这次昆仑会的奖励,一个能够进入那个远古遗迹的资格。

    其实陈闲有些想不明白,按理来说,那个古遗迹的资料信息都是被保密处理过的,流传在外界的也大多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传言,所以有六成的参赛队伍都是奔着成名来的,毕竟昆仑会这个舞台实在是太大了,能让异人们扬名立万的诸多途径之中,它当属第一。

    诸葛景是个追名夺利的异人吗?

    应该不是。

    至少在陈闲看来就是如此。

    因为在这段时间的交流相处中,他发现诸葛景好像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他不在乎名也不在乎利,那么……他顶着风险展露自己能力也要取胜进入下一轮比赛,这种举动就很耐人寻味了。

    难道他知道一些关于那个古遗迹的信息?

    如果不知道的话,他怎么可能冒着风险来参加昆仑会?

    他跟自己妹妹的能力都隐藏了这么多年,不可能毫无理由就选择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吧?

    “诸葛景到底想做什么……”

    陈闲一脸不解地喃喃道,越是进行思考分析就越是觉得诸葛景参赛的目的很奇怪,他到底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正在仔细翻阅资料的鲁裔生突然开口。

    “老大,今天下午是不是该抽签了?”

    “嗯,主办方时间安排得比较紧,今天下午应该就要安排十六强进八强的赛程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