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洁癖陈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二十八章 洁癖陈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话从来不作假,也做不得假。

    别看木禾天真可爱像是个没脑子的小呆瓜,她跟着陈闲这一群人生活这么长时间,智商不敢说有飞跃性的提升,但她的腹黑程度那是每天都在往上窜,从她忽悠诸葛豆豆这事就能看出来,这小丫头特别有说谎的天赋……

    “我还以为诸葛豆豆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呢,但后来我发现她真信了……”木禾得意的大笑道。

    “你怎么知道她信了……”陈闲表情复杂地看着她。

    “我跟她说完这话的那天晚上,我就在异人论坛里看见了一条特别的帖子!”木禾笑得更得意了,智商单方面压制的快感让她开心得不能自已,“那条帖子的标题就是,能让时间流逝六十秒的特异功能具体有什么作用,攻击力是不是很强。”

    “……”

    在陈闲一脸无奈的同时,坐在木禾身旁的许雅南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笑还一边拍着木禾的肩膀,似乎木禾去把那小姑娘忽悠住了,许大姐与有荣焉。

    “哈哈哈!以后谁还敢说我们小木禾是个笨蛋!看看她这脑子转的多快啊!”

    “卧槽,我还真以为她被那丫头把话套出来了……”

    “淡定淡定,小木禾一看就不是那么蠢的人,好歹是跟着咱们一起混出来的,她能笨到哪儿去?”

    听见身边这么多人夸自己聪明,木禾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她等了半天却也没听见对自己最重要的那人开口,顿时她便有些慌了……难道他不喜欢我说谎吗??还是说……

    “陈闲,你怎么不说话啊……”木禾轻轻拉了拉陈闲的衣角,表情有些紧张。

    陈闲默默地看着木禾,沉默了良久,最后才感慨似的叹了口气。

    “孩子长大了啊……”

    相比起其他人,陈闲与木禾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可以说木禾成长的轨迹中处处可见他的身影,也许是陈大科长突然间多愁善感起来了,看见坐在众人之间笑容万分灿烂的木禾,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的就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

    那还是在不久之前……

    在一个夜里。

    一个像是大马猴一样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翻过了自己家的墙头跳进了院子里来。

    “不错,学会骗人了。”陈闲抬起手摸了摸木禾的小脑袋瓜,脸上的笑容变得欣慰了几分,“以后我就不会总担心你被人骗了。”

    “嘿嘿~”

    在这时候,主办方的短信已经发过来了,每一个参赛选手都接到了这条短信。

    “走吧,咱可以休息了!”鲁裔生揉着肚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呵欠连天的说道,“今天白天的赛程已经结束了,晚上还有几场,但我觉得看不看都行,那些队伍的实力整体偏弱,老大你说……”

    “回去休息吧。”

    陈闲似乎很赞同鲁裔生的观点,因为在今天夜里比赛的队伍都是整体实力偏弱的,在陈闲看来,这些人里不可能再有诸葛景这么猛的黑马了,如果有……那就算陈闲看走了眼,大不了在接下来的比赛遇见了就把他们刷下来好了。

    此刻不仅是鲁裔生他们有些疲倦,陈闲也是如此,或许……他是众人里最疲惫的一个人也说不定,因为每一场比赛他都不仅是用眼睛去看那么简单,还得用心去记去分析,总而言之,他觉得自己累得不轻,的确该休息了。

    众人离开直播楼之后便回了别墅区休息,许拜公他们则是有自己落脚的地方,所以也用不着陈闲他们费心,临走之前那两个老人还认真地嘱咐了好几次,让他们千万别分心去干别的事。

    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什么事能比昆仑会更重要了,养精蓄锐好好休息,用最佳状态迎接后面的比赛才是硬道理。

    当然,他们话是这么说,陈闲他们也就是一听。

    一行人前脚回到别墅区,后脚鲁裔生跟李老六就跑了出去张罗晚饭,他们不仅叫来了两桌热菜跟一堆烧烤,还有十多箱啤酒跟十来瓶白酒,看那架势就是要往死了喝。

    “你们不想活了?”

    陈闲看见桌边摆满的那些酒瓶子,心中满是无奈。

    “就你们这个喝法,明天还起得来吗?”

    “放心吧老大!我们可是异人啊!再说了这不是高兴么!今天咱们可拿了首胜!成功晋级十六强啊!”鲁裔生直接用牙起开瓶盖,吨吨吨地喝下去半瓶,然后万分舒爽地打了个酒嗝,“老六!再陪你爸爸吹一瓶!”

    “我特么陪我儿子吹一瓶!”

    在饭桌上喝酒的只有李道生与鲁裔生,除了他们俩之外,其他人基本都是喝点饮料或是茶水。

    不得不说主办方准备的这些酒水不一般,鲁裔生他们的确是轻敌且自大了,那些酒才喝下去一半,李道生就控制不住砰地一声栽在了饭桌上,直接把头插进了烤乳猪的盘子里。

    鲁裔生也好不到哪儿去,虽说他没有喝到睡死过去的地步,但他是喝了多少就吐了多少……如果不是杀人犯法,估计陈闲这个洁癖狂能把鲁裔生的头给拧下来。

    去厕所吐能死吗?

    一边喝一边吐?

    你小子是想在餐厅里当人形喷泉?

    “算了算了,我已经给工作人员说了,让他们安排人过来打扫一下……”许雅南低声劝道,不停的帮陈闲拍着胸口顺气,“好啦,不气不气,木禾你也快劝劝他!”

    还不等木禾开口,鲁裔生就不知死活地抹了一把嘴,举起酒杯就递到了陈闲面前。

    “给我喝!你不喝就是瞧不起你弟弟我!”

    陈闲深呼吸了两下,尽毕生最大的努力克制住了出手的冲动,腮帮子上的肌肉不停地跳动着,明显已经快忍到极限了。

    闻着空气里飘荡的酸臭味,陈闲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进行深呼吸是一件蠢到他姥姥家的事。

    “明天我再收拾你!”

    撂完狠话,陈闲干呕着跑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窜进了浴室里开始仔仔细细的自我消毒。

    等他洗完澡出来,楼下的残局收拾得差不多了,在工作人员做卫生扫尾的时候,骷髅先生一手提着一个牲口就把他们送回了房间,不对,准确的说是把他们丢进了自己房间的卫生间里,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洗澡了。

    由此可见,骷髅先生已经学会为人着想了。

    “把门给我封上!消毒液呢?!拿来给我喷!从他们房间门口给我一路喷到餐厅去!”

    “余生!你去给我找两瓶空气清新剂来!速度要快!”

    “那个谁!把窗户打开通通风!”

    陈闲披着浴袍站在二楼扶手处开始指点江山,插着腰的那造型怎么看都像是电影里的包租婆,一副凶神恶煞冒着邪火的样子。

    “我感觉他们俩明天醒过来就没了。”

    骷髅先生从许雅南身边走过的时候,嘴里还嘀咕着这么一句话,似乎是在跟一旁的话痨树交流。

    “没那么夸张吧。”许雅南看了他一眼,细声说道,“陈闲就是有点洁癖,气消了就好了。”

    “不,你不懂他。”

    骷髅先生摇了摇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脸上写满了心有余悸四个大字。

    “他刚才让我拿消毒液给鲁裔生他们消消毒。”

    “那就消呗!”许雅南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们现在顺着陈闲来就行了,什么都别问什么也别说,他让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是你敢跟他反着来他说不定就得把火撒在你身上!”

    “真消?”骷髅先生一愣。

    “是啊,往他们身上喷点消毒液死不了,这种事你还犹豫什……”

    不等许雅南把话说完,骷髅先生便提了一句。

    “他是让我给他们一人灌一瓶消毒液进肚子里,灌完了再拿空气清新剂往嘴里喷,既然你都说没事了,那我现在就去吧!”

    “……”

    “你怎么不说话了?”

    “不……我只是觉得你刚才说得不准确…….”

    闻言,骷髅先生怔了一下,随后虚心求教。

    “哪里不准确?”

    “不用等他们俩明天醒来,你给他们消完毒我估计他们就没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