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有缘的队伍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有缘的队伍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陈闲看来,诸葛景绝对算是自己的一个知音,因为他们俩的三观出奇的一致,所以很多话题都能聊到一起去,虽然这两人也是刚认识不久,可他们却都觉得……好像很久之前就认识对方了。

    等陈闲带着众人急匆匆地回到包间时,屏幕上的两支队伍还没有正式开始比赛,看他们的行走路线似乎也是奔着荒原去的,似乎很多人都将那里当成了决战的地方。

    “还好还好。”小木禾坐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见屏幕上的两支队伍还没打起来,她便拿出手机开始疯狂的在参赛选手网页上给诸葛豆豆点赞,“那个蠢小孩说看我们比赛的时候给我们喊加.油了,让我一会也要给他们喊……”

    “喊就喊呗。”

    陈闲拿起桌上的汽水喝了一口,然后右手抓起一把瓜子,慢慢地嗑了起来,说实话他对诸葛家两兄妹的能力还是挺好奇的,所以这场比赛他怎么都得看,而且要仔仔细细的去看……以前不好意思问诸葛景,厚着脸皮问一次他也喜欢卖关子,这次可算是不用问了。

    “他们的对手很强。”

    李老爷子突然开口说道,似乎挺了解这一场诸葛景他们所要面对的队伍。

    “那个从桂省闯出来的队伍确实挺强的。”

    陈闲点了点头,觉得李老爷子并没有夸大其词,因为那个队伍……足足有三个先天异人之多,他们的能力也是千奇百怪,其中一人的能力甚至连陈闲都为之惊讶。

    “那个队伍也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就是不知道他们全力施展出来会是什么样子。”一旁的李道生开了口,对这场与朋友有关的比赛还是挺感兴趣的。

    “诸葛家的两兄妹不也是这样吗?”许雅南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他们的实力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谜呢。”

    “看看就知道了。”

    陈闲说道,抬起下巴指了指大屏幕。

    “两边碰面了。”

    荒原之上,两支队伍在距离对方五十米左右的位置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遥遥相对之时,双方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诸葛景脸上的表情就这两个字足以形容。

    “就这?”

    而对方的表情恰好与诸葛景相同,他们确定对方还真是一大一小只有两个人参赛,表情也不禁变得颇为微妙。

    “就这?”

    不得不说这两个队伍着实有缘分,而且缘分还不浅,从他们两个队伍的队名就能看出来……

    诸葛景他们的队伍叫做:我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

    来自桂省的队伍叫做:好队名都让狗给取了。

    这两个队伍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任谁来看都能看出来,那一丝藏在两支队名之下的深深无奈与对这个世俗社会的斥责,尤其是这支来自桂省的队伍更是单刀直入……

    好队名都让狗取了。

    粗俗之中透着半分优雅,借畜喻人的手段更是炉火纯青,陈闲他们第一次看见这个队伍名的时候都忍不住叫一个“好”字!

    “那三个男的很难对付啊。”

    诸葛景叹了口气,低声对自己妹妹说道。

    “一会我上去收拾他们,你负责另外那三个女的。”

    “行吧……”诸葛豆豆像是有多动症似的,左右轻轻摇晃着小脑袋,用一种很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不远处的那支队伍,嘴里还在自言自语似地嘀咕着,“不知道木禾那个臭小孩有没有好好给我们加.油…….”

    “放心吧,她肯定记着呢。”

    “她那么笨说不定早就忘了!”

    “你也不聪明……”

    就在诸葛景与诸葛豆豆说话的时候,不远处的那支队伍也在默不作声地打量他们。

    这个队伍的人都来自于桂省邕城,并且从官方给出的资料介绍来看,他们三男三女正好是两两一对的情侣。

    实力最强的这三个男人年龄差不多大,都在三十岁左右,那些女孩子与他们的年龄差距最多不过四五岁,但实力差距就大了去了……毫不夸张地说,那三个女孩的实力最多只到守秘局中级成员那个档次,所以用拖油瓶来形容她们都毫不为过。

    当然,这只是在外人看来如此,其实她们是不是拖油瓶,在队伍里那三个男人眼中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打算闯进决赛,参加昆仑会也只是兴趣使然……

    “阿欢我感觉我们这一场要输啊。”

    此刻开口的男人是一个容貌长相与发型都颇为奇特的人,虽然他拥有无比纯正的国人血统,但长久日晒下来养成的褐色皮肤再配合上他那造型……怎么看都像是历史书里某古巴的革命家切格瓦拉。

    他叫周某人,是这支桂省冠军队伍的领队。

    “周哥,这话是你该说的吗?”

    被称之为阿欢的男人看了周某人一眼,表情十分无奈。

    “还没开始打你就准备认输了?”

    “我这叫有先见之明嘛。”

    周某人笑了笑,抬手拍了一下.身边的男人。

    “章南,你觉得呢?”

    “我觉得也是……”

    名叫章南的这个异人似乎是三人之中最年轻的,穿着打扮跟城市里的白领差不多,斯斯文文地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实在不行就先让她们退赛吧。”章南皱着眉说道,“之前的那些比赛难度都不大,所以我们能护住她们,但现在可是总赛啊……我们都没把握能自保,让她们在这里站着当吉祥物会不会太冒险了?”

    “那我去说说……”

    周某人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转身向那三个女孩子走去。

    半分钟后,他被喷得狗血淋头的回来了。

    “不行。”

    周某人尴尬地说道,看了看林欢与章南。

    “她们说现在回去太丢人了,死活不愿意走啊!”

    闻言,章南想了想,突然提了一句。

    “要不然我们学习一下前几支队伍的比赛方式?”

    “怎么说?”

    “她们三个当弃赛处理,我们三个参与战斗就行了,如果我们输了那就代表这一场比赛输了,你去跟对面的诸葛景提一下,我感觉他应该能同意,毕竟能少三个对手呢……”

    话音一落,章南看向那几个走过来的女孩。

    “这个提议你们能同意吗?”

    三个女孩子想了想,点点头说同意,毕竟她们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有多差……当然了,如果没有小天师与九僵楼的那场对战做范例,估计她们也不好意思同意这事。

    “那我去跟诸葛景沟通一下。”

    诸葛景的听力远比外人想象的强,更何况双方的距离也就是五十米左右并不算远,所以周某人他们的对话,自始至终都落入了诸葛景耳中,而他同时也在细声给身旁的妹妹复述。

    “怎么能这样啊……那三个女人不上场的话我去打谁?”诸葛豆豆显得有些不开心,狠狠地跺了跺脚,“要不然你别上场了!我一个人就能收拾他们!”

    “下次再说吧。”诸葛景无奈地叹道,抬起手摸了摸诸葛豆豆柔.软的头发,“只靠简单的近身搏杀是不可能敌过那三个男人的,所以你这一场不能上,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但是我还是不开心!”诸葛豆豆皱着眉说道,“木禾那一场没找到对手的时候我还笑她呢……就这么回去了她一定会笑我的……”

    “你的能力现在还不能暴.露,那是我们的底牌,至少在这个阶段……这些对手还不足以让你用能力去对付他们。”诸葛景低声说道,“再说了,木禾那丫头在那场比赛里不也没机会出手吗?她如果笑你,你就接着笑她!”

    听见这话,诸葛豆豆白了自己哥哥一眼,嘴里还吐槽了一句。

    “你真幼稚!”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