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长辈的担忧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二十二章 长辈的担忧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看见袁长山抱着海东青的大腿求饶,在座的人除了陈闲之外都表示习以为常了,这种画面可是时常都能见到,没什么奇怪的。

    “像吧?”易林突然问了一句。

    陈闲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下意识地问道:“什么像吧?”

    “老袁跟他儿子是不是特别像?”易林不怀好意地笑着,夹着烟的手指都笑得颤了起来,“他们爷俩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一样的皮,贱起来的时候简直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确实很像啊……”陈闲不由得感叹道,点了点头,“不愧是亲生的!”

    与此同时,易林突然看了陈闲一眼,脸上的笑容变得复杂起来,不等陈闲开口他就主动说了一句。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们为什么要把孩子送进守秘局?”

    听见这话,陈闲直截了当地点点头,因为他确实想不明白为什么易林他们要这样做……若是背景普通的异人想要进入守秘局博出一番壮阔前程,陈闲可以理解,但易小安那些孩子一个个都出身不凡背景硬得可怕,他们这些家族法派比起四大世家也就差了那么一条线。

    在这种背景的基础上,有必要把那些孩子送进守秘局受苦吗?

    一旦他们被守秘局录用,不仅会被上级刻意“关注”,还会或多或少受到一些条条框框的制约,毕竟守秘局是守秘局,世家法派是世家法派,这些还是要分清的……

    “最近国内的局势动荡不堪,虽然我们不是你们官方的人,但该知道的事也大多都知道。”易林将烟头掐灭,随手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那些孩子的实力比起同龄的异人不算差,但比起你们这种拔尖的异人……还是差了太多。”

    陈闲安静地听着,一脸的若有所思。

    “我们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们也不可能一辈子都保护着这些孩子,他们终究有长大的一天,有些事他们就算不想自己面对也终究要去面对,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你担心的是全……”

    不等陈闲将后面的两个字说出来,易林就点了点头,似乎他知道的远比陈闲想象的要多,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

    “我们能给予他们的东西太少了,想要变得更强大,加入你们守秘局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易林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就算以后出了事我们也不会太担心,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理解。”陈闲笑道。

    也许是因为性格比较合适,也许是因为陈闲与他们的儿子女儿比较亲近,在负二层的吸烟室里,他们这群人坐在那里畅谈了很久,无论是一些异常案件还是生活中的大小琐事,他们对话题不挑剔也是什么都聊,而且都还聊得挺尽兴。

    在易林他们这些上一辈的异人眼中,陈闲是个很古怪的人。

    没错,只能用古怪来形容陈闲这样的存在,因为在与他交流时易林等人也在细心观察他……言谈举止,神态语气,这一切都与他们想象中的“陈闲”不符。

    在陈闲身上。

    众人感觉不到一点能量波动的气息。

    当他坐在那里不说话时,整个人都像是从这个世界抽离了出去,简直比空气给人的感觉还要不可捉摸……

    说实话,陈闲虽然话少但却也是一个合格的聊天对象,相比起倾诉或是引出话题,他更喜欢做的事是倾听,无论对方说什么他都会听得很认真,需要他发表见解时他才会开口,其他时候……他都很安静。

    当然了,这一次长谈易林他们从陈闲这里得到的信息也不少,从他嘴里套出来的八卦更是数不胜数,尤其是那些守秘局内部的事。

    “说实话我是真挺佩服你的,你才入行几年啊就办了这么多的异案,他们说你是劳模还真是不亏你……”易林叹道。

    “我就是个打工的。”陈闲笑了笑,回答得有些谦虚,“多做一份工就多挣一份钱。”

    “就你这身本事,你不打工也照样有人送钱给你。”

    坐在一旁的沈世安也开了口,看陈闲的眼神都满是欣赏。

    作为蜀地的活阎王,沈世安这些年来见过的后起之秀数不胜数,那些出身于名门世家或是各大法脉的弟子后生沈世安见了太多,可还真没有哪个能比得上眼前这个年轻人,用天才二字来形容他都已经不够格了,他简直就是个活脱脱的妖孽啊……

    “别人送的钱拿在手里不踏实,还是自己挣的比较实在,人情债可比钞票重多了。”陈闲笑道。

    “有机会去我那里玩,我做东。”沈世安说道。

    “去我那里也行啊!”袁长山急忙开口。

    “我那儿也不差。”易林哼了一声。

    陈闲露出了一个有些羞涩且不自然的笑容,似乎有点内向的他还是不习惯刚认识的人对自己这么热情。

    “都去都去……”

    就在这时,一连串的脚步声从走廊那边响起,听那脚步声还急匆匆的,似乎走路的人很着急。

    “卧槽!老大你们怎么在这躲着啊?!”

    鲁裔生带着众人从走廊那头小跑了过来,见陈闲陪着这些老大哥悠闲地坐在吸烟区休息,他顿时就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

    在二十分钟前他们就出来找陈闲跟易林他们了,本以为他们去了楼上或是回了包间,再不然就是去餐厅那边吃饭,毕竟也到饭点了……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群人竟然都在走廊尽头角落的吸烟区里猫着呢!

    “你们找我?”陈闲好奇地问道。

    “是啊!找你半天了!”鲁裔生哭笑不得地说道,“负二层的手机信号太差,想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我们上楼去打也是无人接听,都快急死我们了……”

    到这时陈闲才发现鲁裔生后面跟着的人可不少,连那些本应该在病床上躺着的易小安他们也跟来了。

    “是出了什么事吗?”陈闲慢慢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没出事啊,就是想喊你回去了。”鲁裔生无奈地说道,“那边比赛打得如火如荼,咱们不去看看多可惜啊,昆仑会的包间票可都是天价,咱们这种免费占了包间的不去看比赛也太浪费了!”

    “哦哦对还有比赛!”

    “哎呀看我都把这事给忘了!”

    “刚才聊得太尽兴没注意时间……哎卧槽都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一个半小时了?

    陈闲愣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看。

    “怎么都过去这么久了?我感觉才过了几分钟啊!”

    “老大你可真是……”

    鲁裔生想吐槽陈闲两句,但转念一想,这老小子这么记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吐槽他回去了肯定得挨收拾,索性就闭上嘴不吭声了。

    “他们打到哪儿了?”陈闲急忙问道。

    “阴市的队伍跟鲁省的冠军队已经打完了,老大,咱们一开始猜的果然没错,最后是阴市赢了,而且赢得还挺轻松!”鲁裔生摆着手指头数着,“后面还有几场比赛,但那些队伍咱也没关注过,不看也没什么损失,然后就是之前刚打完的比赛,是西昆仑的炼气士跟粤省的冠军队打的。”

    虽然陈闲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此刻还是忍不住好奇,毕竟爆冷门出黑马也是常见的事,所以他直接问了句。

    “谁赢了?”

    “西昆仑的炼气士呗。”鲁裔生叹道,“他们队伍就两个人,出手的就只有那个叫顾仙棠的人,跟戚平安一样,一出手就是秒杀啊,双方碰面还没十秒就结束战斗了。”

    “这……这太可惜了……总赛又没有录像……想回看都没办法……”陈闲一脸懊悔地说着,又问了鲁裔生一句,“后面还有比赛吗?”

    “有啊,今天的最后一场,再不回去就赶不上直播了!”

    “谁打谁?”

    “诸葛两兄妹对桂省的冠军队,赶紧走吧,咱们说好了要在直播的时候给他们喊加油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