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们还招人吗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们还招人吗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虽然陈闲从来没见过袁殊安的母亲,但就他这心有余悸的表现来看,应该是挺凶的……相比起口服心不服的袁殊安,坐在一旁病床上的队长易小安则要平静许多,默不作声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咋了?不开心?”

    易掌教在病床上与他并肩坐着,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分外柔和,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能感觉出那种发自内心的关爱。

    “输了能开心么……”易小安叹了口气,左右看了看身边的这些队友,表情说不出的惭愧,“我可是队长啊……我竟然都没办法保护他们……”

    “队长就不能输了?”海东青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虽然脸上的表情不多,可陈闲能看出他眼底藏着的那一丝关心,“早就知道结局的事,没必要因为这个难受。”

    “海叔叔你说得真够轻松的…..”

    “好啦好啦,你们都别不开心了,胖叔晚点请你们去京城吃涮羊肉,再晚点又去吃烤串好不好!”金大财说话有一股陕西的口音,但听许雅南他们的介绍,这个大胖子却是实打实的湘西人。

    “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易小安苦笑道。

    这时,斜对面的沈青橙已经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一脸平静地拍了拍有些褶皱的衣服。

    “那个人的实力太可怕了,甚至都超出了我的预料,所以我们在他面前没有招架之力也很正常,你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了,又不怪你……”

    其实在这支队伍里,沈青橙是最适合当队长的人,至少在陈闲看来应该如此,她无论是头脑还是心境都不在易小安之下,尤其是那种冷静理智的心态,这更是一个队长应该拥有的。

    “爸……那个人真的好恐怖啊……”昙小禅紧紧抱着自己老爹的胳膊,眼泪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着转,“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他了……那个神像太吓人了……”

    “好了好了,不见就不见。”昙先生看起来母爱光环十足,那张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脸,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人,安慰起昙小禅的时候也是十分温柔,“乖啊,不哭了。”

    “老爹,我是不是可丢人啊?”

    这时,坐在昙小禅隔壁床的郑羡仙看了一眼自己父亲,然后又低下头去满脸的挫败。

    “那么多仙家叔叔爷爷都来帮我,结果我……”

    “难道你觉得他们帮你就能赢了?”

    郑小仙哭笑不得的在自己儿子头上拍了一下,轻声安慰道。

    “斗不过就是斗不过,别那么不服气了,而且那些仙家叔叔爷爷不也没事吗?戚平安那小子下手知道轻重,回去养几天就好了。”

    就在这时,郑小仙发现自己儿子已经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盯着病房门的方向。

    “卧槽!陈闲哥你来了!”

    “陈闲哥你可要帮我们报仇啊!”

    “今天我们输得太惨了……陈闲哥你下一场要是遇见戚平安可千万要帮我们出出气啊!”

    见这些熊孩子对自己这么热情,陈闲顶着那些家长的目光也不禁有些尴尬。

    “好,如果我遇见他肯定帮你们揍他……”

    李道栖自始至终都坐在角落的病床上,整个人都是一副自闭的表现,盘着腿坐在床上也不说话,脸上写满了挫败感。

    “老妹你咋了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李道生带着李老爷子几步跑了过去,两人都是一脸的紧张,生怕李道栖被那个不知轻重的戚平安打伤,而许雅南他们也在此时跟了过去,纷纷安慰起这个心里受伤的小妹妹。

    “哥,我好气啊啊!!”

    李道栖见大家都来了,顿时也就没那么自闭了,抱着自己爷爷的手臂哭着(没掉眼泪就是干嚎),怎么看怎么委屈。

    “那个戚平安太讨厌了!!他都不给我们出手的机会!!”

    “……”

    其实那场比赛任谁都能看出来,戚平安已经尽可能让着这帮熊孩子了,又是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又是手下留情……不过现在看来,这帮熊孩子似乎并不是很领情,毕竟他们活了这十几二十年还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挫折。

    出手的一瞬间就被秒杀了,当场被打得晕死过去最后还是由医务组的担架给他们抬回来……这种事放在原来他们想都不敢想!

    “抽烟么?”

    突然,一只手拿着烟递到陈闲面前。

    顺着这只手看过去,递烟的人是易大掌教易林。

    “不会,谢谢。”陈闲婉拒道。

    “像是你这个年纪不会抽烟的异人少啊。”易林笑了笑,估计也是见陈闲在这里插不上话,便对他使了个眼神,“出去聊聊?”

    虽然陈闲不知道易掌教要找自己聊什么,但听他这么说,自己也不好拒绝,更何况在这里自己也确实说不上话,李道栖床边围着一堆人也不缺这点关心了。

    等陈闲跟着易林来到走廊才发现他们身后还跟着另外几个人,除了金大财还留在病房里陪着其他人聊天之外,像是袁殊安的父亲,沈青橙的父亲等等……这乌泱泱的一堆人都跟着出来了。

    “小陈,刚才这帮熊孩子说的话你可别当真啊,小戚这次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如果你在比赛的时候真遇见他,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就行。”易林点上支烟,坐在吸烟区的椅子上慢吞吞地抽着。

    “我知道的。”陈闲点了点头,心中很是好奇这群老大叔找自己想聊点什么。

    也许是察觉到了陈闲的好奇,易林挠了挠头主动问了一句。

    “你们守秘局今年还招人吗?”

    听见这个有些突然的问题,陈闲怔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招。

    “易掌教,你们不会想加入守秘局吧?”

    “这倒不是……哎你也别叫我掌教了,听着生分。”

    陈闲表情复杂地看着这个容貌与自己几乎处在同一个年龄段的大叔,试探着问了一句。

    “那我叫你易叔?”

    “我有那么老吗?你叫我易哥就行了!”易林咂了咂嘴,笑呵呵地说道,“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我跟我儿子各论各的,听见你叫我叔我心里不得劲啊。”

    “行……行吧易哥……”

    “小陈,你也别多想,其实不是我们想加入守秘局,我们是想让那帮熊孩子加入你们守秘局。”

    说这话的人是袁长山,他摘下装逼用的墨镜,露出了眼角一块乌青的印记。

    “你们是想让那帮孩子加入守秘局?没问题……”陈闲忍不住多看了他两样,目光大多都停留在袁长山眼角的乌青上,说话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我们守秘局在各地都有分部,想加入哪个分部跟我说一声就行,我去给上面的人打个招呼,争取让小安他们拿到手的福利档次高点。”

    “其实钱不钱的无所谓啦,那些福利有没有也是……”

    不等袁长山把话说完,坐在一旁的郑小仙就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

    “你傻啊!守秘局的福利是那么简单的事吗?那些福利又不光是钱!”

    “哦哦……”

    此时,陈闲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了,直勾勾地盯着袁长山眼角那块乌青的印记,满脸八卦地问了一句。

    “袁哥,你这是怎么弄的?”

    “啥东西?哦你说这个……这是我不小心撞的!”袁长山尴尬地笑道,指了指自己插在口袋里的墨镜,“有时候太黑了我看不见路就撞墙上了,让你见笑了。”

    “狗屁!”坐在一边的郑小仙笑骂了一句,“你那明明是让自己老婆揍的!”

    “别瞎说啊,我老婆那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跟我动手,再说了……我这大老爷们能被揍吗?我不揍她就不错了!”袁长山嘴硬着反驳了几句。

    话音刚落,坐在角落里一直闷不吭声的海东青开口了。

    “你想揍我妹妹?”

    “没有!绝对没有!大舅子你绝对是多想了!”

    “不行,我得给她打个电话,你小子……”

    一听海东青这么说,袁长山顿时就瘫在了座椅上,眼泪都快被吓出来了。

    “别啊大舅哥!我昨天刚惹她生气还没哄好呢!你现在给她打电话过去不是火上浇汽油吗!我还活不活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