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我不服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二十章 我不服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事实证明,戚平安与李道栖他们的实力差距的确是太大了,戚平安说一招就能秒杀他们也不是吹牛,这帮熊孩子的落败确实就在一瞬间,那些黑雾来得快散得也快……

    当黑雾散尽时,戚平安的身影也再度回到了众人的视线中,此刻的他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背上延伸出来的四条手臂也彻底没了踪影,若不是后背上还留有一些残存的血迹,或许不少人都会认为自己之前看见的那些画面都是幻觉。

    “直接认输不就行了吗……非得给自己找不痛快……”

    戚平安唉声叹气地说道,脸上的表情非常无奈,此刻易小安他们那群人已经全部扑街了,连那些被郑羡仙召出来的仙家,还有易小安请出来的那些“尸”,沈青橙叫来的十八落恶子,无一例外全都躺在了地上。

    从易小安他们的状态来看应该没有受到外伤,从头到脚都见不到半点受伤的痕迹,只是死死地闭着眼睛,或是半睁着眼睛只能见到满是血丝的眼白,呼吸虽然微弱但还算平稳,应该只是昏迷罢了,之前在荒原中爆开的黑色浓雾似乎就是导致他们昏迷不醒的元凶。

    说到底,戚平安还是比较关心这些熊孩子的,毕竟他们的父辈都与自己师父是老相识,若是真让他们出了什么事,指不定会惹出多大的麻烦来,所以戚平安在确定没有人还能站着之后,当即就上前检查起了这些熊孩子的身体状况……

    不得不说这些孩子的身子骨都够硬,看样子也就是简单的昏迷,过半个小时左右应该就能醒过来了。

    “裁判!安排医务组过来抬人吧!”

    见比赛结束,李道生跟李老爷子也是急匆匆地起身,准备去赛场外面看看李道栖怎么样了,虽然从直播画面里看她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只是简单的昏迷,但李道生他们该担心还是一样的担心。

    毕竟是自己妹妹(孙女)啊!

    “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反正距离下一场开赛还有一会呢,出去透透气去!”鲁裔生提议道。

    “行,咱们一起去看看吧。”陈闲点了点头。

    见领队点头了,众人也纷纷起身离开了包间,连许拜公也难免好奇的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看看,虽然这一行人里有两个老辈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个浩浩荡荡的队伍给人的感觉就是陈闲是唯一的领头人,其他人都是小弟……

    来到走廊的时候,陈闲发现这里格外的安静,但是在之前这里明明闹得不行,时不时都能听见有人在这里嘻嘻哈哈的笑闹声,可是当他们走出来之后却发现这里安静得诡异。

    主办方的工作人员都小心翼翼地靠着墙站着,完全不敢挡住陈闲他们的去路,而一些站在包间门外的参赛选手也跟见了鬼似的,看见陈闲他们走出来的时候,立马就躲回了包间还顺手关上了门。

    可见之前在走廊里发生的冲突给他们造成的心理阴影不小,哪怕陈闲看起来再怎么无害没有攻击性,在他们眼中都是威胁性极高的危险分子。

    “怕我干什么……”

    陈闲很不喜欢别人用那种既畏惧又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想要收拾的又不是他们,他们紧张个屁?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包间突然打开了门,里面浩浩荡荡地走出了七八个人。

    看见陈闲的瞬间,他们也不禁怔了一下,似乎没有像是普通人那样害怕,反倒是露出了一个个略显热情的笑容,还特别友好地冲陈闲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随后他们就急匆匆地离开了走廊,也没有刻意给陈闲他们让路的意思,像是急着要去办什么事,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焦虑。

    “是他们……”许雅南似乎认出了匆匆离开走廊的这一行人。

    听见她的声音,陈闲免不得好奇问了一句:“你认识?”

    “是啊,难道你不认识?”许雅南疑惑地反问道,因为之前他们对陈闲友好的态度是有目共睹的,就像是老朋友打招呼一样,那种热情的表现做不得假。

    “有点眼熟,看着挺面善的。”陈闲仔细回忆了一下,摇摇头说道,“但我确实不认识他们……”

    “走在最前面那个皮肤特别白的,就是易小安他爹,当今湘西五门的掌教易林。”许雅南低声说道,见那群人还没走远,她便一边介绍一边给陈闲使眼色,示意让他看过去,“跟在易林叔旁边的那个高个子,对,就是看着冷冰冰的那个,他叫海东青。”

    听见易林这个名字的时候,陈闲一脸的恍然大悟,就算他再怎么孤陋寡闻,湘西五门掌教的名头他还是听过的,只不过他没想到易掌教真人看起来竟然会这么年轻,如果只从容貌来看……他也就比陈闲稍微大一点,看起来几乎是同一个年龄段的人。

    至于许雅南介绍那个名叫“海东青”的人,陈闲仔细想了一阵的确没有印象,不过他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性秉金灵含火德,异材上映瑶光星,像是他这样拿鸟名当人名的,陈闲还是头一回见。

    “那个叫海东青的也是异人?”陈闲好奇地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反正他们海家是靠着掘坟盗墓发的家,多少也应该沾点异人的身份。”许雅南笑了一下,继续为陈闲介绍道,“跟在他们后面戴墨镜的那个男人是袁殊安的父亲,当代洗怨门的掌教袁长山。”

    “袁殊安他爹是盲人?”陈闲忽然愣了一下。

    许雅南也是一脸的错愕,疑惑地问道:“谁跟你说他是盲人?”

    “不是盲人他戴墨镜干什么?这里这么黑……”

    不等许雅南给出答案,站在一旁偷笑的鲁裔生就开口抢了答。

    “装逼呗!”

    就在鲁裔生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走在前面正准备下楼梯的袁长山突然绊了一跤,似乎是因为走得太快左脚踩右脚,只听他“哎呀我操”了一声,整个人就向着楼梯扑了下去。

    跟在他一旁的男人眼疾手快,及时伸出手一把拽住了他。

    “你慢点行吗?”男人很无奈地说道,“这里这么多人,摔一跤狗吃屎多丢人啊。”

    “我那不是着急么……哎现在不说这个了,赶紧去看看吧!”

    说罢,两人一前一后地踏上阶梯,急匆匆地跟着大队伍往楼下走去。

    陈闲他们距离这群慈祥的老父亲也就十几米远,所以袁长山差点摔个狗吃屎的时候,他们都在很努力地憋着笑不敢出声……走廊里黑得跟KTV似的,在这种地方还戴墨镜不就是找摔么!

    “刚才扶住袁长山的那个戴眼镜的帅哥叫沈世安,是沈青橙的父亲,也是当今蜀地降门的瓢把子,跟我们李家是老相识了。”李道生突然开口说道。

    “这样啊……怪不得我觉得他体内的能量气息跟其他几个人不一样……透着一股子邪性。”陈闲笑了笑,继续问道,“后面那个胖大叔呢?”

    “他是更老一辈的异人了,易掌教他们都得管他叫叔呢。”许雅南笑道,“他叫金大财,是道家分支出的一支民间法脉的子弟,最擅长的就是看风水定阴阳,我们许家在黔省的几家公司都是请他去做的风水局呢。”

    “后面那个拿着手机打电话的男人是郑羡仙的父亲,现在东北龙门派的掌教郑小仙,他旁边那个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昙先生,虽然他比不得其他几个掌教那么出名,但他的本事可不比这些掌教弱……”

    众人就这么一路聊着,很快就顺着内部通道来到了直播楼负二层的医疗室,刚一进门他们就发现这帮熊孩子已经醒了,其中由袁殊安带头正在哭天喊地的骂着戚平安不是个东西。

    “那孙子出手太阴了!一点准备的机会都不给我们!我输得不服气啊!!!”

    袁长山掌教就站在病床旁看着他,听他这么喊也觉得丢人,一巴掌就拍在了他后脑勺上让他收声。

    “别给你老子我丢人啊,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不服气的,你再嚎我就把你妈叫来,你知道她那脾气的,到时候让她看见你哭你小子还不得……”

    听见这话,袁殊安顿时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认真。

    “爸我错了,我服气,心服口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