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 玄卿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一十二 玄卿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跋?

    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鲁裔生他们纷纷看向了陈闲,这才发现陈闲也是一脸的迷茫,似乎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

    “老大,那个陈跋老爷子……不会就是你爷爷吧?”鲁裔生凑到陈闲身边试探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但我爷爷确实叫陈跋。”陈闲一脸茫然地说道,仔细在回忆里翻找起有关线索,可想了好半天也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但基本可以肯定,自己爷爷绝对没有跟自己说过这事。

    “你爷爷叫陈跋?”

    李老爷子怔了一下,然后与许拜公面面相觑了一阵,两人似乎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凑巧……陈闲的个人资料在国内算是绝密中的绝密,有守秘局在背后为他隐藏个人资料信息,就算是四大世家玩命的找也找不出多少来。

    “你看吧!我们猜的没错!”许雅南笑得眼睛都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很得意地拍了拍陈闲的肩,“你这么厉害,你爷爷肯定也不差,绝对是能跟葛爷爷比肩的那种超强异人!”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嘛,虽然这隔了一辈,但肯定也差不多哪儿去!”鲁裔生脸上满是八卦的神色,好奇地问道,“老大,你爷爷当初没跟你说过这些事吗?”

    “没有。”

    陈闲摇了摇头,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异人,他给我的感觉跟普通人一样,在我记忆里他也没展现过什么特殊的能力……”

    听见这话,许拜公他们也觉得纳闷,但就算再好奇这时也不便多问什么,毕竟这种事对陈闲而言算是私事,第一次见面就问这么多怎么想都不合适。

    “李爷爷,当初我爷爷是为什么要去砸九僵楼?”陈闲突然问了一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李老爷子摇了摇头,听见陈闲称呼自己为李爷爷,他似乎还挺高兴的,“九僵楼虽然低调不爱惹事,但他们为人处世的风格一直都被人诟病,而且有时候还会偷偷跟阴市守秘局对着干……周抟跟葛慈是你干爷爷,那么他们肯定跟你爷爷很熟,说不定就是一些私底下的矛盾激化了,然后你爷爷才会出手去砸了九僵楼。”

    “这样啊……”

    陈闲一脸的若有所思,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眼神慢慢变得失落起来。

    这点变化自然也落入了其他人眼里。

    “怎么了老大?”鲁裔生问道。

    “可惜了。”陈闲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屏幕中正在荒原上交涉的两个队伍,“如果我们第一场的对手是九僵楼该多好,这些年来我遇见的僵尸不多,像他们这样跟活人差不多的就更少了,要是能跟他们切磋一下估计我也有一些提高的空间……”

    听见这话,两位老人信了,但其他人却都是明显的一脸不信,傻子才会相信陈闲这番话!

    九僵楼的整体实力本来就不算特别强,在闯入三十二强的这些队伍里整体实力只能算是二线,跟他们切磋交流有提高的空间?这不是开玩笑么!

    所以说鲁裔生他们正在怀疑陈闲这番话是不是有另一层意思,譬如他们招惹了陈闲的爷爷,所以到孙子这一辈的陈闲也想跟他们过过手收拾他们一顿,这算起来都是旧恨,像是陈闲这么记仇的人能无视上一辈的恩怨那才有鬼了!

    “老大,他们开始了。”

    “哎,咱们没机会上场,就看直播过过眼瘾吧……”

    与此同时。

    在主赛场的荒原之上,小天师他们的队伍与九僵楼也正式碰面了。

    相比起陈闲队伍与魏家的斗争,他们明显要斯文许多,毕竟双方没什么深仇大恨,也没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所以能客气的时候双方都表现得非常客气。

    “张兄,我是真没想到对手会是你们……那天赛程排出来的时候我这心都凉了半截。”玄卿说话十分客气,甚至都将自己摆在了不如张图南的这个角度上。

    听见他说的这番话,小天师张图南也是一脸的惭愧,甚至都感觉有些羞涩了。

    “你可别跟我客气。”小天师红着脸说道,脸上带着笑容,“你们九僵楼的本事我可早有耳闻,虽然这些年来没怎么跟你们接触过,但我爹可是说了,遇见你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玄卿笑而不语,静静地看着小天师,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过了一会,他缓缓开口问道。

    “张兄,不然我们来一场文斗如何?”

    “文斗?”

    小天师一时没有理解玄卿的意思,因为在来之前他们都说好了就是六对六的决战,怎么现在又变成文斗了?

    “没错,文斗。”

    玄卿点了点头,手中的铁核桃缓缓转动着,那双死气横生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幽绿色的光。

    “六对六我们肯定没有胜算,无论如何都是输,所以我想借着这机会试试……既然好不容易能跟你凑到一起,我想借此机会跟你切磋一下。”

    “你的意思是……”

    “我们单挑。”

    玄卿的长袍马褂之下似是有某种阴寒能量正在涌动,如同有风从内部灌入一般,质地绵软的长袍飒飒作响,许多地方都鼓起了一个个醒目的大包。

    “单挑?”

    小天师皱了皱眉头,似乎没想到玄卿会提出这种要求。

    “对,单挑。”玄卿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我输了,这场比赛就算你们赢了。”

    闻言,小天师沉默了一阵,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

    “行,如果我输了,这场比赛也算你们赢了。”

    小天师作为整支队伍的灵魂人物,他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也足以让队伍里的其他人心服口服,若是单挑连玄卿都打不过,那么他们认输也无所谓,毕竟小天师是这支队伍里实力最强的存在,连他都斗不过的对手,其他人更是没有半点取胜的可能。

    所以现在一听小天师应了下来,王怀瑾他们便纷纷向后退去,尽最快速度去到了一个远离战场又可以纵观全局的位置,而九僵楼队伍里的其他人则没有急于离场。

    “张兄,我的实力不如你,所以我想借他们一点气来使使,你介意吗?”玄卿笑着问道,似乎很尊重小天师的意见,“如果你介意我就不借了,咱们现在开始就可以。”

    “无所谓。”

    小天师平静地看着他,一点紧张的反应都没有。

    在他看来,玄卿就算再怎么用那些旁门左道的工夫都不可能敌过自己,更何况……在玄卿为单打独斗做准备的同时,小天师也在不动声色地做着准备。

    或许是快要下雨了,天空昏沉沉的看不见半点阳光,阴暗的气息如梦魇的阴影般笼罩着大地,空气里的水分子很多,小天师能闻出那种潮湿的味道,其中隐隐约约还夹杂着一种泥土与植物混合在一起的芳香。

    是个引雷的好天气。

    小天师如此想着。

    “不介意就好……”

    玄卿说着,他身后的那些队友也在此刻纷纷上前,所有人都在这时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动作,那就是用指甲划开了自己的脉门,然后陆续将自己的脉门贴在玄卿割开的脉门上……似乎有血顺着伤口流进了玄卿的体内,但这也不仅有血,小天师能感觉到那些至阴至寒的能量正在从各队员身上不断抽离然后传输到玄卿体内。

    足足过了半分钟的光景,玄卿这才准备完毕,而他的那些队友则是一脸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荒原,看神态似乎很是疲惫,每个人都是一副元气大伤的样子。

    “来吧,玄卿,让我看看你们九僵楼的底牌……”

    小天师说着,右手食指轻轻按在了装载法剑的剑鞘之上,然后便像是弹钢琴般动作优雅的轻轻弹动了几下。

    霎时间,天空上便传来了阵阵雷鸣。

    “张兄……得罪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