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杀鸡焉用牛刀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一十章 杀鸡焉用牛刀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是个纯正到令人发指的钢铁直男,从他对许拜公的这个评价就能看出来……看得出来是个好老头,这话你说出来不牙疼么!

    看见许拜公一脸便秘的表情,许雅南也有些着急了,下意识地帮陈闲解释道:“爷爷!他一直都不怎么会说话!你可别放在心上啊!”

    “我……”

    许拜公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硬着头皮在这些后辈面前展现一下自己博大的胸襟说一句我不会放在心上,可还不等他说什么,坐在正对面的陈闲就开了口。

    似乎这一刻陈闲已经回过神来了,想起自己之前吐出的评价,顿时一脸的尴尬。

    “我是说你爷爷一看就不是个坏人!真的没别的意思!”

    “…….”

    “这意思就是说你爷爷他其实……”

    “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

    许拜公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来制止了陈闲不停解释的举动,他觉得要是陈闲再这么解释下去,估计自己也活不了几天了,非得被这小子气死不可!

    “嘿,你这小伙还挺有意思啊。”李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陈闲,“小陈,我家小六一路顺顺利利的能进总赛,我这个当爷爷的还真得谢谢你。”

    “不用谢我。”陈闲笑了笑道,“老六他的实力本来就不差,就算没有跟我们组队,他自己带个队伍进总赛也是很轻松的。”

    李道生最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尤其是听见陈闲这个老大亲自开口夸他,他可是知道陈闲那张嘴里极少能说出夸人的好话,所以这时候他除了激动之外还有点羞涩。

    “哎呀,老大你这么夸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啦!”

    “要不我再打击你两句?”

    “这个……这个算了吧……你让我再高兴一会……”

    自从发生了走廊里的冲突之后,李老爷子与许拜公对陈闲的印象都是一改再改,当然,这都是往好的那方面改,因为他们打死都想不到陈闲会护短到这个地步……两位老人扪心自问,在比赛里发生了那种事后,自己有可能在赛场之外跟那两家撕破脸皮吗?

    可能会。

    但绝对不会将事做得这么绝,至少面子上要过得去。

    可陈闲是怎么做的?

    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自己,也不在乎那两家会怎么看自己,说白了,好像这世上就没几个人能被他放在眼里,所以撕破脸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小陈,今天这事……可能做得有点绝了,你要当心郭家陆家那两个老头子,他们以后肯定会找机会针对你的。”许拜公突然开口提醒道,虽然他看陈闲有点莫名的不顺眼,但扪心自问,他确实很佩服这个后生,所以他并不想看见陈闲以后会在别人手里吃亏。

    “他们敢!”

    陈闲还没来得及说话,许雅南先一步拍了桌子。

    “他们敢针对陈闲,我们就敢收拾他们!”

    “对啊,不就是两大家族么……”鲁裔生嬉皮笑脸地开了口说道,“他们再强也强不过我们老大啊!”

    “这么有自信?”李老爷子也开了口,表情很是好奇。

    “老爷子你看你说的!我们老大的实力摆在这里还有什么不自信的?”鲁裔生哈哈大笑道。

    “还是小心点比较好,现如今江湖水深,淹死的后生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李老爷子叹道,似是在提醒陈闲。

    不得不说,陈闲是个能听劝的好孩子,一听李老爷这么提醒自己他顿时就有了想法。

    “我有一个主意可以让他们以后不找我麻烦。”

    陈闲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是一个终于解开了作业难题的小孩,兴奋的情绪任谁都能感受到。

    “什么主意??”

    众人纷纷看向陈闲,李老爷他们也是一脸好奇,心里也在嘀咕这小子是不是准备搬守秘局出来威慑他们一下了?

    “其实解决办法非常简单,想要让他们不找我麻烦……我直接找个机会把他们两家全干掉,一个不留斩草除根,到那时候不就没人找我麻烦了吗?”

    “……”

    众人沉默着面面相觑了一阵,谁也没吭声,只有骷髅先生在这时点了点头。

    “好主意。”

    “……”

    见包间里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鲁裔生这个活跃气氛的老手顿时就岔开了话题。

    “哎呀咱不说这个了!老大!今天我得说说你啊!”鲁裔生用胳膊肘撞了陈闲一下,挤眉溜眼地说道,“你也太看得起那个魏忘仙了吧?一见面就拿大招劈他……那一招我们又不是没见过,杀鸡焉用牛刀啊!”

    滇省梅山一行,众人都亲眼见识过“魍斩雷”这一招的威力有多大,当初那个苏醒在后世的“梅山神”可就是被陈闲用这招活生生砍死的,简而言之……这一招是足以弑神的!

    拿弑神的招数去对付魏忘仙?

    那小子够格吗?

    “那是你的绝招?”许拜公也好奇起来,忍不住问道,“我看那一招似刀法又像方术,是你们守秘局的特殊武学吗?”

    陈闲摇摇头说不是。

    “绝招亮得这么早会不会不太好?”李老爷子想得很远,有些担心地看着陈闲。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是我的绝招了?”

    陈闲挠了挠头,很奇怪地看着身边的这些人。

    “一个月前我绝招就换了啊,半个月前我又再换了一次,现在算起来的话……魍斩雷算是我的小技能吧,随便用都不心疼的那种。”

    “???”

    老大有新绝招了?

    我们怎么不知道??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最后还是鲁裔生先开口。

    “老大,你的新绝招不会是那条猎犬吧?”

    陈闲摇了摇头否认道:“当然不是了,它是它我是我,这个是分开论的。”

    “你的新绝招威力有多大?跟魍斩雷这一招比强多少?”鲁裔生眼睛亮了起来。

    “云泥之别吧,而且效果不太一样。”陈闲摸了摸下巴,想起这段时间与锯肉刀深入沟通后学来的那两招,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好看的笑容,“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就用出来给你们看看。”

    云泥之别?

    众人听见这个对比后都表示有些不敢相信,因为魍斩雷那一招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若是将其视为“刀法”,那么它绝对能够独步天下,任哪一门刀法都不可能与之比肩。

    想起陈闲利用魍斩雷杀死的梅山神。

    想起陈闲在赛场上挥刀将大山劈开了一条裂缝……

    众人都还记得举办方在赛前做的准备措施,他们采取了每一个参赛选手的身体样本,以保证在比赛时这个主赛场不会遭受到破坏,可现在看来……他们就算准备得再充分,也顶不住陈闲的一刀啊!

    在这第一场首战中,陈闲还刻意压制了自己的实力,若是他全力施展不顾一切的与人交战,这片山脉还不得毁了吗?

    想到这里,鲁裔生他们开始有点心疼主办方了。

    “今天的第二场比赛你怎么看?”许拜公冷不丁地问道。

    “胜负不是已经注定了吗?”

    陈闲在得知赛程安排的那天,几乎就猜到了接下来几场比赛的胜方会是哪支队伍,就算九僵楼的实力再强,他们也不可能强过小天师率领的队伍……不论克制关系,单凭实力,九僵楼整个队伍扑上来也不一定能击败小天师。

    “小陈,如果你对上龙虎山的小天师,你觉得自己有几成把握能赢他?”李老爷子突然问道,显然对这个问题还是很关心的,毕竟小天师在宗教异人的圈子里算是独树一帜的强大,他那种驾驭雷霆的能力的确不是普通异人能及的。

    “能赢他?”

    陈闲笑了笑,将目光放在了大屏幕上,饶有兴致地看着逐渐走向主赛场的小天师。

    “我还想知道他有几成的把握能胜过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