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是个好老头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九章 是个好老头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走廊里寂静无声,每个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陈闲身上,虽然他这番话怎么听都是在威胁,可他脸上的表情却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变化,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眼前那些人……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出手,所有人都在沉默。

    “走吧,去包间里歇会。”

    陈闲说道,侧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猎犬。

    “你也回去歇着。”

    不得不说陈闲对猎犬的掌控性很高,至少从现在的一切表现来看这条渎神之犬都是很听他的话,不仅如此,它貌似还会主动关心陈闲的情绪变化,虽然那种关心不是用语言交流,可陈闲还是能感觉到它传递给自己的那种情绪。

    那种单纯的情绪似乎是在担心陈闲的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确定陈闲的情绪平复后,猎犬这才回到它该在的地方,逐渐隐没在了寄生体构建的金属网中,之后连那些网也开始迅速融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归于陈闲的体内。

    “走了。”

    “哦……老大你慢点等等我们啊!”

    当陈闲穿过人群与陆还真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没有将目光放在这些一脸如临大敌的人身上,似乎也不害怕他们会在这个时候近身偷袭自己。

    事实证明,陈闲确实不用这么担心,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那只眼球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中,虽然现如今的渎神之犬实力大减不比当年可以弑杀神明,可对于普通人类而言,那头痴愚猎犬的实力已经足以骇人听闻了,就算它的战斗力不如以往,可那汇聚了亿万年怨毒殃瘴的眼神却一样摄魂夺魄。

    “陈闲,去我爷爷他们包间吧,咱们那包间的面积还没他们那里大呢。”许雅南轻轻拽着陈闲的衣角跟在他身边,说话的声音很轻。

    陈闲想了一下,点点头。

    “好。”

    许雅南一直都想让陈闲与自己家人接触接触,虽然两人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一步……不,准确的说是根本没开始发展,但许雅南还是想这么做,更何况她一直都感觉自己爷爷不怎么喜欢陈闲,所以有机会让他们交流交流沟通感情还是很必要的!

    与她相同,李道生也想让陈闲跟自己家人接触接触,因为他可是陈闲的头号兄弟(自称的),码头大哥见一下弟弟的家人不是很正常吗?

    此时,楼上包间里,老骗子与周抟正在细声嘀咕。

    “小闲生气了。”

    “看出来了。”

    “不过他现在倒是能忍,我还以为他能一刀砍过去呢。”

    “人是会成熟的,他比以前懂事了。”

    “屁!这次是李道生跟许雅南没出事!如果他们出事了你看看!陆家郭家魏家一个都跑不了!”

    “你这不是废话么……”

    周抟没好气地看了老骗子一眼,心说这个老东西怎么说话跟放屁一样,娘的还不如放屁呢,尽说些没营养不咸不淡的废话,如果李道生他们真的出事了,你觉得小闲还会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按照小闲那有仇必报的性子,估计昆仑会都不参加了,哪怕被退赛也要冲出来劈他们两刀。

    “这小伙子脾气挺大啊。”

    顾山主看着屏幕里正在同步直播的画面,古怪的眼神令人有些看不透,似是在称赞又像是在调笑,总而言之那种表情让老骗子看了十分不爽,如果不是周抟在旁边不停地给他使眼色,估计他一个大嘴巴子就抽过去了。

    “我孙子脾气大怎么了?”老骗子问道。

    “不怎么。”顾山主笑了笑,说道,“他还挺像你的,如果只说脾气性格的话,我还真觉得他是你的孙子。”

    老骗子想了想,觉得顾山主是在指桑骂槐阴阳怪气。

    “你是说我脾气不好?”老骗子眼睛眯了起来,不动声色地问道。

    “哪敢啊。”顾山主哈哈大笑起来,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招惹了老骗子,“他跟你一样,不给别人留余地,也不给自己留余地,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我看他……”

    “你这话就不在理了,你看看我。”

    老骗子打断了顾山主的话,指了指自己那张满是褶皱的老脸。

    “老子平生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打脸,也不喜欢给别人留余地,你看我不是过得好好的吗?”

    顾山主决定不说话了,因为他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老骗子都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怼他,而且这种怼还是带着杀意的那种,一句话不对搞不好就要上手……如果是别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顾山主绝对二话不说一个嘴巴子就抽过去,可无奈啊。

    当今世上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就两个人。

    一个是周抟,一个是葛慈。

    平时他们俩是不可能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可是现在看来,无论是什么样的话题,只要沾上陈闲那个后生,那么自己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哪怕有些话不是坏话只是客观的评价也一样不能说。

    “下一场比赛是张图南他们的队伍吧?”老骗子问道。

    “嗯,他们的对手是九僵楼。”周抟点了点头,忽然看了老骗子一眼,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听说这几年九僵楼的人跟你们阴市闹得挺僵的?”

    “我都懒得搭理他们那帮龟孙子。”老骗子冷冷地哼了一声,眼里满是不屑,“一群不知进取的蠢货,迟早会被淘汰的,尤其是那几个老而不死的满清遗老,要不是你一直劝着我,我非得把他们挂起来风干成老腊肉不可!”

    “他们现在不就是老腊肉么?”周抟笑道。

    “我估计他们是赢不了了,这一局的对手着实厉害得紧啊,龙虎山小天师御雷的手段还是挺克制他们这些妖孽的。”老骗子一脸感慨地咂了咂嘴。

    一旁的顾山主听见这话,本能的就想吐槽一句。

    你特么不也是个妖孽么!

    难道现在的异常生命圈子都时兴搞种族歧视了?

    “顾老头。”

    “???”

    听见老骗子主动喊自己,顾山主不敢应声,生怕这个老东西给自己下了什么套,所以很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你们西昆仑山上的镇魔窟最近怎么样了?封印还稳定吗?”

    “还行吧……”

    “要我说你们昆仑山的人都在那里耗这么多年了,实在受不了就走呗,那地方交给我们阴市打理保准靠谱!”

    老骗子龇着牙花子一副地痞流氓的口气,就像是忽悠一个辛勤劳作多年的老农想骗他家的地皮。

    “这个就不用你们阴市费心了。”

    “什么费心不费心的,看你说得这么生分,咱俩谁跟谁啊!”

    老骗子摆出了一副很不开心的表情,但这一番不要脸的话让顾山主听来……要不是老子打不过你,你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你知道么!之前还夹枪带棒的跟我阴阳怪气!一扯到昆仑山就这么热情!真特么虚伪!

    与此同时,陈闲他们也已经来到许拜公他们的包间歇息了,虽然陈闲鲁裔生他们与这两个老人不怎么熟,但在许拜公与李道生的招呼下……气氛还算是比较和谐吧?

    陈闲坐在沙发的角落,许拜公坐在另外一张沙发的角落,从进入包间之后他们俩刚入座就开始互相打量对方。

    许拜公心里嘀咕着:“这个小王八蛋是不是在电话里骂过我……”

    陈闲心里嘀咕着:“我原来是不是在电话里骂过这个老头…..”

    怀着这些疑问,他们俩自始至终都在对视着,打量着,虽然脸上都带着客气有礼的笑容,可眼神却明显很不对劲。

    “陈闲,这是我爷爷,他其实人可好了……”许雅南低声说道轻轻拽了拽他衣角。

    陈闲心思不在这里,一直都在回忆自己跟许拜公发生的那些小摩擦,所以回答的时候略显漫不经心。

    “嗯,看得出来,是个好老头。”

    “……”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