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走廊中的冲突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七章 走廊中的冲突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当王怀瑾喊出那一声“快闪开”的时候,走廊里顿时响起了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

    小天师反应最快,第一时间就抽出了腰间别着的法剑,抬起手来横着将剑刃放在了陈闲的脖子上,而骷髅先生与李道生也作出了相同的反应,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李道生将剑架在了小天师的喉结之下,骷髅先生的选择则是更为直接,劈头盖脸一刀就向小天师的脖子砍了下去。

    一旁的王怀瑾想要带着郭祀仙他们上来帮忙,鲁裔生与许雅南又在同一时间上前挡住了他们,小不点的身躯在此刻也剧烈膨胀开来,黄巾力士那种独特的能量波动瞬间就席卷了整条走廊……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瞬间。

    众人眼看着骷髅先生的伞刀就要劈中小天师时,陈闲突然抬起来手直接握住了伞刀的刀身,黑光寄生体也在这一刻将伞刀彻底裹住然后逐渐上抬……

    “你们做什么?”

    陈闲看了李道生他们一眼,又侧过头看了一眼骷髅先生。

    “把家伙都收起来。”

    “哦哦……”

    李道生是最听话的,在陈闲发出指令的第一时间他就收起了自己的锈剑,许雅南他们也在这一刻退了回来,正在变身状态中的小不点看了看陈闲,确定这里不会再打起来,他也就只能闷着头很不开心的又变了回去。

    直到此刻,走廊里的工作人员才敢长出一口气,他们之前真以为这里要闹出大事了……

    如果陈闲他们真的在这里跟人打起来,死多少人且不说,这栋直播楼估计都要毁了!

    眼看着走廊里的众人鸣金收兵,工作人员们也都纷纷在心中感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打不起来就好!

    这要是打起来那可真完犊子了!

    “你刚才叫什么快闪开?”

    陈闲看了王怀瑾一眼,目光很是疑惑,似乎不能理解他之前的所作所为。

    “我……我就随便喊喊……”王怀瑾很勉强地解释了一句,老脸通红地往后躲了躲,似乎想避开陈闲那种探究的目光。

    妈的。

    这他妈可丢大人了!

    没事我瞎他妈喊什么?!

    王怀瑾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脸红得都像是要滴出血来,他之前看见陈闲丢下手里的皮箱时,第一反应就是陈闲要动手了,因为他身上那种危险的气息简直太熟悉不过了……就像是那些处在暴怒状态下的异常生命,不动手是不可能的!

    但事实呢?

    陈闲压根就没动手!

    自己就这么瞎喊一嗓子,队长还被自己忽悠了,直接拔剑架在人脖子上……这要是传出去那得多丢人啊!

    “对不起对不起……”小天师也是尴尬得要命,急忙将自己的佩剑收回剑鞘,满脸惭愧的对陈闲道着歉,“我不是故意的……陈科长你千万别介意……刚才就是本能反应……”

    此刻尴尬的不仅是小天师他们,还有郭处玄与陆还真这两个老头子,他们之前的反应与小天师等人如出一辙,是真的以为陈闲要动手了,所以他们也有了本能的动作,一人将手放进了口袋里像是在摸索什么,另外一人则在手里掐了个法决。

    “动作挺快哈?”许拜公瞥了郭处玄一眼,满脸的不屑。

    李老爷子也在这时哼了一声:“丢不丢人?”

    陆还真没好意思说话,讪讪然的将右手又从口袋里抽了出来,郭处玄则是看了他们一眼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关你们屁事?”郭处玄反问道。

    听见这话,许拜公他们倒是难得一见的没有回怼,只是不怀好意地笑了两声,眼里的讥讽任谁都能看出来。

    “本能反应?”

    陈闲嘴角轻轻抽了一下,听见小天师给自己的回答,他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们怕我?”

    一时间,这里的气氛变得更尴尬了。

    “你觉得谁怕你?”小天师皱起了眉,很不喜欢陈闲此刻说话的语气,“我刚才只是在跟你道歉,毕竟这事是我们……”

    “你们这帮人都没脑子,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不会怪你们的,放心吧。”陈闲打断了小天师的话,很理解地说道,“我不会跟一帮傻子计较,因为我没那么小心眼。”

    卧槽。

    你说你心眼不小谁信啊?!

    王怀瑾站在后面盯着陈闲,在心里疯狂吐槽着这个心口不一说自己心眼大的男人。

    “可能以前有些话我没跟大家说清楚,希望大家不要见怪,毕竟我没怎么跟人打过交道,所以懂的人情世故比不得你们。”陈闲一脸惭愧地说道。

    听见这番很突兀的话,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表情都变得疑惑起来……这听着不像是陈闲能说出来的话啊,难道是因为魏家的这次行动让他对众人产生忌惮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道理陈闲懂了?!

    “希望大家能重新给我一次机会。”

    说至此处,陈闲脸上的表情愈发惭愧,好像都因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深深的愧疚了……

    见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小天师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一些,甚至都开始试着理解陈闲……看他这样确实不是那种会说话会做人的江湖油子,有时候为人讨厌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当然。

    听见陈闲说这些话的时候,鲁裔生他们可没这么想,他们一点都感觉不到陈闲的惭愧。

    都认识陈老大这么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还能没点数吗?

    “没事没事,你别这样,我们以前可能有些误会,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啊!”小天师见陈闲委屈巴巴的都快“哭”了,急忙安慰起来,“我们以前的那些事过了就算了,毕竟……”

    “你说什么呢?”陈闲打断了他的话,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此刻,陈闲也没有去跟满脸问号的小天师解释,一把就将木禾拽到了自己面前。

    “她叫木禾,我后面的这个叫骨楼,左边这个叫李道生,右边这个叫鲁裔生,前面那个叫许雅南。”

    众人满头雾水地看着陈闲,完全理解不了他现在想做什么。

    这些人大家都认识啊,有必要再介绍一遍吗?

    “可能我原来没有跟大家说清楚过,所以我想让大家给我这个机会重新介绍一次……这五个人,都是我的人。”

    陈闲一脸平静地说道,不动声色地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那种毫无情绪波动的目光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刀,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觉得心里莫名有种深深的不安……

    “我这个人朋友很少,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希望以后有谁再想找他们麻烦的时候能直接来找我,这话我是第一次说,也只说这么一次。”

    “昆仑会就是一场比赛而已,赛场外有矛盾有冲突可以在比赛里解决,但我希望这是光明正大的,你们在比赛里找他们单挑我绝对不多话也不多事,可要是有人成群结队在比赛里玩伏击,搞那些人多欺负人少的脏套路……我话就放在这里,谁敢这么做我保准他活不过那场比赛,你能活下来我跟你姓。”

    当陈闲说到这里的时候,走廊里的气氛已经降至了冰点,谁也没想到他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番话来……这跟武力威胁有什么区别?!如果陈闲威胁的是一般人也就算了,问题是小天师的队伍还有郭家陆家的家主都在这里,他们下得了台才有鬼了!

    “陈科长,有些话可不能乱说。”陆还真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脸上依旧挂着那副不太自然的笑容,“你知道自己说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吗?”

    此刻,被皮箱装着的锯肉刀似乎也察觉到了主人情绪的变化,它毫无预兆地震颤了起来,那些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污浊血液也在瞬间从皮箱的缝隙里涌出……

    陈闲看了一眼说话的陆还真,脸上依旧平静得令人害怕。

    “意味着什么?”

    说罢,陈闲弯下腰拍了拍皮箱,那些流到走廊里的血液也像是收到了指令般开始逐渐回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到了皮箱之中。

    “意味着听不懂我这些话的人都该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