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毫无悬念的胜利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五章 毫无悬念的胜利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挥出的这一刀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挥刀,因为那种像是刻意慢放的动作怎么看都觉得古怪,仿佛时间的流逝都在这一刻变慢了……当然,场外的人觉得古怪很正常,像是魏忘仙这种身处战场中心区域的当事人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在陈闲挥出刀来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这一刀自己根本就扛不住!!

    “轰!!!”

    伴随着这阵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覆盖大半个荒原的血沼仿佛在这一瞬间被鱼雷给炸开了,那些散发着腐臭味的猩红液体飞溅在空中似乎都被蒸发成了雾……铺天盖地的血雾!

    仿佛陈闲手中的锯肉刀就是引爆器,而这些遍及四处的血沼就是待爆的炸药,挥刀的一瞬间这片血沼就炸成了漫天的气雾,战场中心的两人也在刹那间被这片血雾笼罩了进去。

    还不等鲁裔生他们从眼前的巨变缓过神来,只听远处又传来一声轰然巨响,而众人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大地足足颤栗了好几秒才停下…..

    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众人皆是骇然失色,除了骷髅先生表现得还算平静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因为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距离众人不算太远,相隔也就是千米左右,那是鲁裔生之前上的那座山,只不过……

    比起之前,这座山上少了一些东西。

    在那座山的半山腰上,出现了一条长约四十米到六十米,宽约十米左右的“裂缝”,用肉眼都能很清晰地看见,就像是山腰上突然黑了一块,无论是山中的植被还是岩石泥土皆是不翼而飞,留下的只有那条在烈日下被黑暗笼罩的伤痕。

    此刻,不仅是鲁裔生他们惊住了,那些在屏幕前观看直播的观众们更是如此,甚至有些人都开始忍不住颤栗着发抖,因为陈闲挥出的这一刀,其威力之大已经超出了他们能够想象的极限……隔着近千米的高山都能被他一刀在半山腰上劈出这么大的裂缝,这要是砍在人身上有谁受得住?!

    更何况这一刀似乎还不是那么简单。

    鲁裔生他们没看清,可这些观众们却看得明明白白,毕竟高空有无人机悬停进行拍摄,鸟瞰的角度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一些细节,那一道血色的光芒突破漫天血雾撞在山脉上的时候,那一刹那爆发出的能量冲击差点让天空中拍摄画面的无人机当场坠毁!

    摇晃颤抖的画面,震耳欲聋的轰鸣。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漫天血雾也开始渐渐散去。

    “这……这还是人类的力量吗……陈科长是怪物吧……”

    “那一刀已经突破了人类可以达到的极限,或许能跟他相比的只有那几位了。”

    “卧槽卧槽!!还好我买了陈科长赢!!”

    “陈科长也太帅了吧!!姐妹们快疯狂打call!!”

    相比起人声鼎沸的主会场,楼上各大包间则要沉寂许多,贵宾们也都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尤其是那些与陈闲队伍有过节有矛盾的人,他们在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心都要凉了。

    “卧槽!”王怀瑾一脚踢翻了面前的茶几,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可置信,“这孙子肯定开挂了!!他不可能这么强啊!!”

    “陈闲……他到底是什么来历……”郭祀仙脸上的表情也很难看,夹着烟的手指不停颤抖着,明显是被陈闲展现出的战斗力给惊住了,“那把刀到底是什么东西…..再强大的邪器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小天师一言不发地看着屏幕中的画面,眼中有惊讶有错愕,也有一丝难以隐藏的不甘。

    为什么拥有这种力量的人不是我??

    “队长,你怎么看?”坐在一旁的余念问道。

    “虽然我没有在现场……但一样可以感受到那种可怕的能量波动……那一刀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了……”小天师面无表情地轻声答道,右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纤细的指尖都因太过用力而被捏得发白,“他应该没有修行过宗教方术…..难道这是守秘局的底牌吗……科研部所说的特殊武学……”

    “我跟武装部的人交过手,他们所谓的特殊武学再强也不可能强到这个地步,像是那个骷髅……”

    余念说道,指了指画面中正在啃泡椒凤爪的骷髅先生。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他以前的战斗录像,他曾经用过守秘局的特殊武学,我记得那应该算是武装部部长的独门刀法,好像叫做两式……”

    “想赢他,不容易。”小天师叹道。

    与此同时,魏家人所在的包间之中也出现了与小天师他们类似的对话,甚至郭处玄与陆还真都有些后悔了……陈闲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就算是自己亲自上阵去对付陈闲,他们也不敢说自己有绝对的把握能胜过他。

    在直播楼的顶层,有一个独立在所有包间之外的特殊包房,这一层楼也只有这么一间屋子,里面的装修布置也与其他的包间不同,没那么多富丽堂皇的装饰,看起来朴素得过分……当然,与其说这里是一个包间,还不如说它是一个类似调查部门办公的地方。

    除了屋子中间摆放着茶桌沙发以及一些装饰性的摆件之外,其他地方都安放满了大小不一的屏幕,每一个屏幕都对应着一台无人机直播的画面,看起来可比楼下那些包间直观多了。

    “这个陈科长的实力可真是非同一般啊。”

    坐在沙发一角端着茶杯的顾山主开口赞道,脸上有惊诧错愕之色也有几分难掩的赞赏,似是在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一代异人可比前几代异人厉害多了……

    “我孙子能不厉害吗?”

    老骗子坐在另外一角,斜着眼睛看了顾山主一眼,虽然已经在周抟的调和下他们尽可能共处一室达到和谐的境地,可老骗子对这个来自于西昆仑的异人还是没有半点好感,说起话来也依旧毫不客气。

    “他真是你孙子?”顾山主好奇地问道。

    “要不然呢?”老骗子哼了一声。

    听见这话,坐在中间的周抟也只是笑,并未作声。

    “他到底是你们俩谁的孙子啊?”

    周抟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反问道。

    “你猜猜?”

    “我看他长得不像是你们,应该……”

    就在这时,山中的血雾已经彻底散去,而陈闲他们的身影也重新出现在了直播画面中。

    陈闲依旧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过,附近的猩红液体也宛如活物般正在向陈闲蜂拥而去,不断涌入他手中握持的那把锯肉刀中,仿佛那就是这些血液的老巢,既然都完成任务了,它们自然该回家了。

    “我尽量悠着劲了,回去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应该没事……吧?”

    如陈闲所说,他挥出的这一刀并没有用上全力,大概也就是三四成的力道,若是尽全力一刀劈出……魏忘仙的死那是一定的,估计后面的那座山都能被他劈下来一个山头!

    不过就算是这样,魏忘仙的状态也是非一般的差。

    陆家赠送的九只魙全军覆没,尽数都被饥饿多日的锯肉刀给吞食吸收了,而魏家的十八个祖宗魂灵则还算好,那一刀劈出去的时候虽然他们想为自家后人挡下来,不过陈闲劈刀的角度可着实刁钻,而且从刀刃迸发出去的血色能量似乎也是被陈闲控制的……

    只在瞬间,魏忘仙身上就多出了一条骇人的伤口,从胸腔到腹部整齐的被切开了,虽然部分脏器已经不受控制地掉在了一旁,不过好歹还是跟主体连着的……异人的生命力比普通人顽强得多,所以陈闲坚信魏忘仙能挺过来。

    当然,他要是挺不过来那也没办法,毕竟陈大科长已经尽全力悠着劲了,如果没悠着力气劈出这一刀,魏忘仙不仅是肉身会被那道血色光芒冲击得粉碎,连魂魄都会让锯肉刀给一口吞下。

    与此同时,鲁裔生他们也一溜烟地跑了过来。

    “老大!你真不该上场的!这人留给我们多好啊!”鲁裔生紧紧拽着陈闲的胳膊,摇头苦叹道,“这小子实力这么次,你出手不合适啊,还用这么绝的招数……俗话说杀鸡焉用牛刀啊!”

    听见这话的时候陈闲还没说什么,只见跟个死尸一样躺在地上的魏忘仙突然抬起了右手,然后颤颤巍巍的将中指竖了起来。

    看见这一幕,鲁裔生吓得半死。

    “这……这小子是诈尸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