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被吞噬的魙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四章 被吞噬的魙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读取到锯肉刀携带的某些记忆时,陈闲也对自己最为喜爱的这把兵器了解得更深了,他知道这柄锯肉刀来自于某个古老久远的未知文明,也知道这柄锈迹斑斑的兵刃曾经杀死过“神”,所以它身上出现的某些异常变化在陈闲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就譬如现在。

    看见那一只只在锯肉刀的腐肉上睁开的眼睛,陈闲心中并未觉得紧张或是惧怕,因为自始至终锯肉刀传递给他的感觉都是相同的,一切都尽在他这个主人的掌控之中……

    伴随着一种粘.稠滑.腻的水声,那些从锯肉刀里流出的血液顺沿着刀身缓缓流淌到了地上,腐臭污.浊之中透着一丝古老的诡异,仿佛这些血液已经伴随着这把兵器存在了亿万年,那种具有极强腐蚀性的液体在出现之时,这片区域的气息似乎都变得与之前截然不同了。

    每一次呼吸都能闻见空气里那种浓重的血腥味,就像这里突然间变成了经历过万人厮杀的战场,那些粘.稠的血液不断在地面蔓延着……它们似乎都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以这些污.浊的血液为身体的主要组织,有意识也有目的向四方扩散着。

    “这些是什么东西……”魏忘仙紧张地后退了几步,看陈闲的眼神都变得不对劲了。

    魏忘仙与李道生他们一样,在国内的异人圈子里都算是见多识广的那种异人,什么样的异常案件没接触过?什么样的异常生命没见过?

    但说真的。

    他还真没见过陈闲手中这么诡邪的兵器。

    虽然他也看过陈闲以往的一些战斗录像,可是……就算他使用这柄兵器的时候再怎么恐怖,也从来没见过刀身上会长出这么多双眼睛啊!

    “这些……应该是一些沉眠的灵魂吧……”

    陈闲不动声色地答道,想起这柄兵器在那段古老岁月中杀死了数不清的强大生物,同时也吞噬了无数生命的魂魄,所以它会变成如今这般恐怖的模样陈闲表示可以理解。

    当然了,他能理解,其他人可理解不了。

    尤其是在听见那阵古怪的笑声之后。

    在地上的污.浊之血逐渐往外扩散时,刀身上出现的那些眼睛也开始了缓慢的眨动或是转动眼球,它们的注意力几乎都在魏忘仙与他身后的那十八个魂灵上,至于靠近陈闲想要进行围杀的这九只魙,锯肉刀好像并没有将它们放在眼里。

    地面上的血液越多,这里的环境就变得越是让锯肉刀欣喜。

    就在空气弥漫着这股浓郁的血腥味时,锯肉刀毫无预兆的轻轻震颤了几下,一阵古怪扭曲的笑声突然从刀身之中传了出来。

    那不是一个人或是一个生物能发出来的。

    是一群。

    是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笑声纠.缠在了一起。

    那种笑声里有讥讽,有不屑,有怨毒,有憎恨,有暴怒……仿佛这世界一切生物的负面情绪都被映照在了其中,那些情绪通过声音表现传递得非常直观,甚至都开始让魏忘仙产生错觉,他觉得地上的这片污.浊血沼之中,说不定真的藏着成千上万的怨鬼恶灵。

    腐臭的污.浊血沼不断在地面上扩张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占着这个荒漠中的每一寸土地,若不是鲁裔生他们撤退及时,或许他们也会深陷在这片猩红液体构成的海洋中。

    这些液体似乎拥有极强的个体意识,它们会主动绕开魏忘仙与他身后的十八个魂灵,也会避开陈闲这个主人,但那些被它们所不屑的魙……不惧阴阳五行?

    可这些诡异的液体本就不在阴阳五行之中。

    它们就像是粘度极高的强力胶,刚触碰到魙的时候直接就将其身子定在了原地,任凭这些魙疯狂挣扎也无济于事。

    有实体的生命。

    无实体的生命。

    在这些血液看来都是一样的弱小无助。

    当第一只魙感受到被血液腐蚀的痛苦而发出凄厉惨叫时,无数只类似人类的手臂猛然从猩红的血沼中伸了出来,它们牢牢抓住了魙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就像是扑杀猎物的蜘蛛,这些手臂死死缠着那个在普通异人眼中堪称无解的“鬼王”,不断将其往下拖拽……

    没错。

    这片猩红的血沼并不能算是浅,相反,它们比普通人想象的还要深很多,就像是幽深无底的泥潭。

    在那些手臂疯狂地拖拽下,第一只魙就这么沉没了下去,到中途甚至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只留下了几个刺眼的血色气泡,再之后就没了踪影,彻底消失在了这片血沼之中。

    魏忘仙怔住了。

    站在不远处观战的鲁裔生等人也怔住了。

    屏幕前的那些观众更是被吓得一脸呆滞,彻底被这一幕惊得失去了言语。

    这绝对不是任何一种异人战斗的方式。

    那些血,那把刀……

    它们就像是某种异常生命或是拥有个体意识的异常媒介,正在用那种连噩梦中都不会出现的恐怖手段一个个虐杀着那些魙。

    “这是什么手段……是陈闲的能力吗……他的能力不是食用异常吗?!这是怎么回事?!”

    坐在贵宾间里的郭处玄直接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屏幕中.出现的那种恐怖画面,一旁的陆还真也是脸色凝重得要命,似乎觉得这一次行动好像是他们失算了…..

    “那些血到底是什么东西?”陆还真眉头紧蹙,说话的语气都变得紧张起来,“我记得那把刀的威力没这么大啊……难道是我们获取资料有误?”

    与他们相同,坐在另外一个包间里的人也是万分紧张,尤其是看见陈闲不声不响就杀掉了那九个魙……

    “队长,陈闲好像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啊……”王怀瑾坐在沙发的角落,脸色苍白地看着屏幕中的直播画面,“你应该有办法对付他吧……”

    “说不好。”

    小天师努力控制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并不想让身边的这些队友发现自己紧张的情绪,同时他心里也在分析画面中的那些血液到底是什么东西?既然是从那把锯肉刀里流出来的……应该也是这件邪器的一部分吧?

    就在这时,画面中的陈闲动了。

    “让你的那些老祖宗往后站,如果离得太近被我一刀砍得魂飞魄散了可别怪我。”

    陈闲说着猛然抬手一甩,伴随着一声金属撞.击的脆响,折叠的锯肉刀瞬间延展开来,犹如一柄需要双手握持的巨斧,那种恐怖狰狞的造型看起来更是骇人心魄。

    魏忘仙没有搭腔,他只是用手指结出了一道奇怪的法印,那十八个祖辈魂灵便纷纷来到了魏忘仙身前,形成了一道以魂灵构成的防御线彻底将魏忘仙挡在了身后。

    “地师殂应该压住你了才对……”魏忘仙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说话的声音都在控制不住地发颤。

    “压不死我就行。”陈闲笑了一下,顶着那股无形的压力慢慢直起了身子。

    听见他体内传出那一阵令人胆战心惊的骨骼碎裂声,魏忘仙顿时更紧张了,他知道陈闲的状态没有看起来这么轻松,地师殂造成的压力已经让他的骨骼有些不堪重负了,可是……为什么他就不愿意倒下?!他为什么还能一脸轻松地站在那里?!

    “确定不让你的这些老祖宗走远点避一避?”陈闲耐着性子最后问了一次。

    魏忘仙没有回应陈闲的话,他双手结印口中诵咒,尽毕生最快的速度开始抽离自身的能量以及生命力,让它们尽数涌入阵局之中,似乎想用地师殂来与陈闲一决胜负。

    见此情景,陈闲也不再犹豫。

    在逐渐增大的压力之下,陈闲挥刀的动作很慢,甚至在屏幕前的那些观众看来都像是慢动作播放的画面。

    伴随着陈闲抬刀的动作,地面上的血沼也猛然翻涌起来,就像是因高温而沸腾的开水,表面出现了无数的巨型气泡,而出现在锯肉刀上的那些眼睛也慢慢转动过来,死死盯着握持着自己的主人,眼中满是一种令人不解的期待。

    “壹斩……魍斩雷!!!”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