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地师殂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三章 地师殂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诡异繁杂的诵咒声中,那十八个惨白的身影也逐渐出现了一种极度异常的变化,它们惨白的身躯上浮现出了许多血色的条纹,就像是瓷器崩裂后出现的那些裂痕,自下颚处起始不断向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当它们的身体表面出现这种异变时,场中的能量波动也变得愈发频繁,本就阴冷刺骨的空气似乎又迅速降下了十几度,陈闲呼吸时都能看见自己吐出的热气。

    要知道,这可是能热死人的三伏天。

    “既然你都这么认真了,那我也认真一点,挡不住死了可别怪我……”陈闲一脸无奈地说道。

    此刻,鲁裔生他们已经从各山脉中大步狂奔了出来,尤其是在感受到荒原这里爆发出的能量波动后,他们心里更是紧张……当然他们紧张的不是陈闲,也绝对不会担心陈闲会出事。

    他们紧张的是怕自己来晚了看不上这最后一场好戏。

    一时间,场中的气氛变得逐渐尴尬起来。

    “你们来干嘛?”陈闲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些围观群众。

    “你们想以多欺少吗!”魏忘仙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睚眦欲裂地望着这些来客,心中已经燃起了玉石俱焚的念头,“人多我也不怕!有本事一起上!”

    “别多想,我们就是来看看,插手的是孙子。”鲁裔生说道,带着小不点走到一旁坐下。

    “对,插手的是孙子。”李道生拿出烟给自己点上,然后随手将烟盒丢给了鲁裔生。

    “我们才没那么下作呢。”许雅南牵着哭唧唧的小木禾走到边上,将她揽在怀里之后嘴里还安慰着,“不哭不哭,下次姐姐把人头都让给你好不好?”

    “你们继续。”

    骷髅先生说着,抱着一堆零食走到一旁,还特别讲究的从包里拿出一张毯子铺在地上之后才坐下。

    见此情景,屏幕前的观众们都沉默了。

    你们这反应……是不是有点不给魏忘仙面子啊……怎么魏忘仙看起来跟要哭了似的……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李道生与许雅南也细声聊了起来。

    “许老大,我记得这好像是魏家的地师殂吧?”

    “对,我原来见过一次,但声势没这么大。”

    听见他们俩细声嘀咕的声音,陈闲本能的就想问一句这个“地师殂”究竟是什么样的方术,可还不等陈闲问出口来,只感觉整个身子都被一种无形的能量压住了……

    那种莫名的沉重感,就仿佛有座大山突然压了下来,那种恐怖的压力一瞬间就让陈闲变了脸色。

    陈闲自认个人的身体素质在异人圈子里算是拔尖的,论单纯的肉身力量几乎没几个人能跟他相提并论,但是现在他竟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好像有点顶不住了……他根本就托不动背上的这座无形大山!

    “厉害。”

    陈闲脸上已经没了之前那种轻松的表情,很认真地抬头看着魏忘仙,眼中满是惊讶。

    “你们魏家的方术确实不同凡响,竟然能把我压得动弹不得……”

    虽然陈闲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极为认真,明显是在发出由衷的感叹,不过在魏忘仙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我们魏家的底子厚着呢,你要是扛不住死……受伤了可别怪我!”魏忘仙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本来想说的是“你扛不住死了别怪我”,可转念一想,以陈闲的实力,若是连“地师殂”都扛不住,他又怎么可能让小天师他们那些人中龙凤畏之如虎?

    魏忘仙对自己的实力有清晰地认知,他知道想杀死陈闲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但若是能伤了陈闲……这样就算是输掉比赛也不会太丢人!

    想到这点,魏忘仙也忍不住兴奋起来,之前的沉重心情都缓过来了九成,满脸期待地看着陈闲,只等着被地师殂的力量压到地上去。

    此刻那些惨白色的身影依旧在诵念咒语,身上的赤红色裂纹也逐渐闪烁起了一种黯淡的光芒,至于陆家赠送给魏家仅剩下的九只魙也在此时有了动作……它们渐渐隐藏起了自己的身影,似乎都融入进了空气中,仅凭肉眼去看的话根本就找不到它们的具体位置。

    但陈闲观察异常生命从来不靠眼睛,他习惯的是靠气味,尤其是魙这种强大的异常生命,它们身上的气味分外独特,或许外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到它们的存在,可陈闲随随便便都能闻见那种阴冷刺鼻的气息。

    无声无息中,陈闲体内的寄生体开始活动起来,它们顺沿着陈闲四肢百骸穿过每一个毛孔,不紧不慢地渗到了外界。

    不过这一次它们似乎不想参与到战斗之中,因为它们察觉到了有一种兴奋的情绪从锯肉刀里传了出来……

    与此同时,大屏幕前的观众们也渐渐发现了某些不对劲的地方。

    陈闲呈现出的状态像是被魏忘仙单方面压制住了,此刻更是后背都直不起来,整个人仿佛是托了万斤重担似的半弯着腰,很勉强才没有让膝盖接触到地面,那种姿态确实看起来有些狼狈……

    观众们本以为这是魏忘仙拼出来的一个契机,连魏家老爷子都忍不住兴奋起来,甚至都开始怀疑,难道陈闲的实力只是针对那些异常生命而言比较强?这些宗.教方术会不会就是天克陈闲的存在?

    早就听说他是个宗.教绝缘体,一切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的宗.教方术他都无法修行,但现在看来他可能不仅是无法修行那么简单,搞不好这些自古传承的宗.教方术就恰好是克制他的法门!

    “好!你们魏家的子弟真他娘的够劲啊!”郭处玄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中战斗的画面,脸上满是快意,“如果能就这么镇死陈闲,说不定咱们两家都有夺冠的希望了!”

    “希望如此吧。”陆还真似乎没有那么乐观,目不转睛地望着屏幕中沉默的陈闲,心里莫名有些紧张。

    相比起情绪还算稳定的这几个老人,直播楼大厅中的那些观众可要激动多了,尤其是看见陈闲被魏忘仙的方术压制后,不少在外围买了陈闲他们大获全胜的赌徒脸都被吓白了,生怕这场对局出点意外。

    “不会吧……魏忘仙怎么可能压制住陈科长……”

    “难道这场比赛有黑幕?!”

    “狗屁黑幕!陈科长背后就是守秘局!谁敢黑到他头上?!”

    “不过就算陈科长在阴沟里翻船,他们队伍剩下的还有五个人,五打一总不可能输给魏忘仙吧?”

    “陈科长加.油啊!!我可是把娶老婆的钱都押你赢了!!”

    “俗话说比赛反买别墅靠海,我买的是陈科长输,陈科长他们队伍赢,我感觉我今天要发达了!”

    且不说那些场外观众的心情有多复杂,就是鲁裔生他们这些近距离观战的人也有些提心吊胆。

    “卧槽,老大不会搞不定他吧?!”

    “你傻么,老大怎么可能会输,但是……”

    李道生说到这里,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看着魏忘仙身后那十八个惨白的身影,心里确实开始紧张了。

    他当初在魏家手里吃亏的时候,魏子灵也只是搬出来了一位老祖宗的魂灵,可这个魏忘仙却直接搬来了十八个……这特么不就是想跟老大玩命吗!

    “你们往后靠,离我远点。”

    就在这时,众人听见了陈闲低沉的声音,在他脸上看不见半点紧张的表情,似乎被压制得如此狼狈也没能影响到他那种平静的心态。

    既然老大都这么说了,那么鲁裔生他们自然也不会有意见,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到,老大是不可能败在魏忘仙手上的,连小天师都不敢说能稳压住老大,魏忘仙算个屁?

    当众人逐渐向荒原的边缘地带退去时,魏忘仙召出的那十八个魂灵也纷纷变换了手印,嘴里诵念的咒词与之前不同,语速也很明显加快了许多。

    与此同时,那九个魙的身影也再度出现在了陈闲的视线中。

    这九道雾蒙蒙的身影呈围堵之势,无声无息的便上前来团团围住了陈闲,而陈闲身上那种无形的压力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大,甚至他都能听见自己骨骼被寸寸压裂的声音……

    就在魏忘仙万分得意准备开口嘲讽陈闲两句的时候,只见被陈闲握持在手中的锯肉刀忽然蠕.动起来,刀背上迅速生长出了许多类似腐烂肉块的组织,而在那些组织的缝隙中……

    魏忘仙看见了一只只眼睛。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