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拼命的魏忘仙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二章 拼命的魏忘仙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魏忘仙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很清楚现在的局势有多严峻,自己若是一意孤行那必然是死路一条,但是……他就算明知道自己的实力比不过陈闲,他还是想搏一搏,至少在直播画面里不会显得那么狼狈不堪。

    壮着胆跟陈闲过几手,之后再直接认输,起码这样看起来不会那么丢人吧?

    让陈闲几句话一吓唬就认输,自己这张脸还怎么放?

    难不成我还能不要脸了?

    “我想试试。”

    魏忘仙说道,身后顿时浮现出了九道模糊的黑影,那便是陆家赠送给他们魏家仅剩下的九只魙。

    下一秒,魏忘仙身上传出了一阵怪异的能量波动。

    那应该是阴气的一种异变体,陈闲能感应到那种比阴气更甚的古怪气息,就像是腐朽了多年散发着霉味的棺木,闻起来都有种莫名刺鼻的感觉。

    “这就是你们魏家的手段吗……”陈闲眼中闪过一丝好奇,见魏忘仙正在施展某种方术,他也不急于上前攻击,耐心地等待着魏忘仙给自己一个惊喜。

    果不其然。

    接下来魏忘仙使出的手段就是陈闲最想见识的……

    请仙。

    魏忘仙手指轻轻掐捻法决,嘴里亦是念念有词,应该是在诵念某种咒语,而随着他念咒起伏的语调,他身后也逐渐现出了一些惨白色的身影……没错,那些身影就是白色的,而且看起来并不虚幻,犹如真实存在的物质一般,那种晦暗的色调有点像是饱经风霜由汉白玉雕琢的墓碑,死气沉沉找不出半点生命该有的色彩。

    按理来说,这些被魏忘仙召来的白色身影应该算是异常生命的一种,也就是他们魏家口中所说的“灵”,可是现在看来……这些灵给陈闲的感觉几乎等同于死物,甚至连那些游魂野鬼都不如。

    伴随着魏忘仙念咒的举动,那些惨白的身影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与传统意义上的魂灵不同,这些被他召请而来的“灵”就像是从黑白电视里走出来的人物。

    它们身上只有黑与白两种极致的色彩。

    “一,二,三,四……十六,十七,十八……”陈闲不紧不慢地数了一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微妙起来,因为他是真没想到魏忘仙玩得这么大,一次性就把自己家里的十八辈祖宗都给请出来了。

    这些“灵”除了身体是黑白色的之外,它们的其他身体特征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基本都是些上了年纪穿着道袍的老头子,每个人的面貌各不相同。

    到这时候,陈闲有点后悔了。

    他后悔让魏忘仙召出了这些老祖宗。

    打魏忘仙他可以下死手,但是这些“灵”……说到底也是他们魏家先人的魂魄,跟自己也是无仇无怨,纯粹就是被魏忘仙搬出来当枪使了。

    说实话,到现在陈闲都想不明白魏家世代传承的方术为什么会是这种拿老祖宗当牌面的招数,它们终究是由魂魄异变而来的生物,就算实力再强也有阴沟里翻船的一天,一旦受到伤害并且伤至魂魄根本那么它们几乎就很难复原了,若是遇见陈闲这种对手,直接一个照面被打得魂飞魄散都是极有可能的事。

    “兄弟,我刚才认真想了一下,要不你还是把这些老人收回去吧?”

    陈闲试探着问道,表情有些无奈。

    这十八个老头就算姓魏那也是无辜的,估计他们当初研究出这种方术也是怀着驱鬼镇邪救济平民的心思,毕竟从某个角度来说,这种方术虽然有点“废老头”,但确实能为魏家的异人增强不小的战力……

    “你什么意思?”魏忘仙皱着眉看着陈闲。

    “算了,我悠着点吧。”陈闲叹了口气,心中已经对接下来的战斗做好了规划。

    就这么冲过去一刀背砍晕魏忘仙,之后再根据许雅南他们的情况处理这小子,如果许雅南他们没受伤那也就算了,如果许雅南他们吃了亏……陈闲就得开始考虑是砍他手还是砍他脚了。

    虽然这是比赛,在举办方制定的规则之内,双方都可以为了胜利而不择手段,陈闲也认可这一点,但是……这并不代表陈闲会不生气,他可以理解也可以表示认同,可该生气还是一样会生气。

    毕竟他是第一次遇见在昆仑会里玩战术的,这帮孙子的心也太脏了!

    “魁星冲北宸,五衍金刚门,祖师灵法至……”

    当魏忘仙念起这些咒词时,那十八个惨白的身影也随之手结剑指口诵法决,就像是提线木偶般……魏忘仙做什么,这些惨白的身影就会跟着做什么,无论是动作还是口中念诵的咒词都是完全同步的。

    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或许没什么,但现在是足足十九个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每个人的腔调不同有老有少,有的过分沙哑,有的略显阴沉,听起来分外诡异让人脊梁骨都凉飕飕的。

    山里的风本来就有些大,此刻随着这些魂灵的诵念,风似乎变得更大了,而且阴冷得无比刺骨。

    呼啸的风声就像是怨鬼的嚎哭。

    虽然陈闲并不知道魏忘仙要做什么,但凭感觉来说……他应该是在施展某种了不得的方术,那种阴冷至极的能量波动让陈闲都不得不正视起来。

    此刻,在直播楼的贵宾包间中,魏老爷看着屏幕上的画面脸色阴沉如水,身旁坐着的陆还真与郭处玄……他们倒是想说话开解几句帮魏老头宽宽心,但转念一想,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吭声不是给他添堵吗?

    虽然他们两家与魏家的合作都是事先谈过了的,中途可能会出现的风险也都一一提及,除了赠送给魏家的那些魙与驭鬼术外,他们两家还在商业上与魏家合作了数个大项目……不过现在看来,魏老头好像是挺难受的,尤其是见到李道生一言不发就劈死了自己的两个孙子。

    “这是我们魏家压箱底的招数。”

    魏老爷突然开口,原本就沙哑的声音,此刻听来又沧桑了几分。

    “我好像以前见过……这是地师殂(cu)吧?”陆还真问道。

    魏老爷子点了点头,眼神变得愈发沉重,目光复杂地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两位“老友”。

    “如果连这个阵都镇不住那个姓陈的……你们两家的子弟以后要是对上他可就得当心了。”

    地师殂。

    这是一种需要借助大量阴气来施展的阵法,可以说是魏家传承千年的方术之中威力最大的一招,不仅需要大量阴气作为运行的基础,还需要数不清的生命力来作为引子驱动。

    换言之。

    一旦魏忘仙使出的这招压不住陈闲,那么或许都不用陈闲亲自动手,这个阵局给他带来的副作用就够他喝一壶了。

    “这个阵局我记得风险很大啊……”陆还真皱着眉说道,显然有些担心画面中的魏忘仙,虽然这个人跟自己非亲非故,但如果他也步上那两位已故子弟的后尘,那么以后自己跟魏家打交道或许都会变味了。

    魏忘仙是魏家的未来,如果他真的死了,老头子能心疼得发疯!

    “让他认输吧。”郭处玄眉头紧蹙,忍不住开口劝了一句,尤其是看见画面中的鲁裔生他们正在往荒原前进,顿时就紧张起来,“六个人打你孙子一个,你觉得这能赢吗……”

    “他现在不会认输的。”

    魏老爷子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又难看了几分。

    “我知道他是什么性子,以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他已经做好玉石俱焚的打算了,就算要认输也是用完地师殂之后。”

    郭处玄还想再说些什么,陆还真突然一个眼神甩过来打断了他。

    “你觉得姓陈的那小子会以多欺少吗?”

    “但是……”

    “再说了,我看姓陈的那小子恐怕扛不过这阵地师殂啊……”

    陆还真的脸上展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抬起手指了指画面中一脸难色的陈闲。

    “你看,这不就快被镇住了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