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孤军奋战_第九守秘局

第二百零一章 孤军奋战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李道生杀死魏家兄弟。

    许雅南击败魏子嬛两姐弟。

    鲁裔生大嘴巴子抽晕了魏家青年。

    这一切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发生。

    相比起他们,骷髅先生与木禾则是完全体验不到三十二强赛该有的气氛,从入山开始直到现在,他们的感觉都跟郊游差不多,一边在山脉里到处溜达,一边又拿出零食饮品消磨着时间,悠闲得都有些过分了。

    魏家没有任何针对他们的计划,甚至在开赛之前魏忘仙就嘱咐过队伍里的其他人,若是遇见了骷髅先生与木禾千万不能与其交战,最好就是避开他们,因为他们俩并不是这场比赛的主要针对目标,所以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是绝对不值得的,而且……就算有人愿意浪费时间去堵他们,那跟上门送死又有什么区别?

    “好无聊啊啊啊啊!!!”

    木禾爬上了一棵位于山巅之上的松树,整个人都站在树冠上冲着山下大喊着。

    “你们快来找我啊!!!都躲到哪里去了啊!!!”

    木禾非常委屈,在她自己看来,这世界上就没有比她更委屈的人了,因为她对这一场比赛期待颇多,几乎都做足了十万分的准备,打算在首战给陈闲来个一鸣惊人……可是现在呢?

    在山脉里窜了七八圈,最后又在山里窜了七八圈,来到山顶依旧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所以说木禾委屈极了,只觉得魏家的那些人都在欺负她,一直躲着还打什么比赛啊!

    “呜呜呜……谁都不来跟我打……我都快无聊死了……臭陈闲也不说来陪我玩……”木禾坐在一块巨石上,卡通背包就放在一边,从拉链打开的缝隙里可以看见里面已经挤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

    她一边嘟囔着一边吃着,吃着吃着又有点想哭,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到家了,所以到最后……她真哭了。

    “哈哈哈哈!这个小屁孩竟然哭了!”

    诸葛豆豆看着大屏幕上一边往嘴里狂塞薯片一边哭的小木禾,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坐在她身旁默默看着直播的诸葛景也是一脸无奈,忍不住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

    “笑小点声,让人听见多不好。”

    “我那不是忍不住嘛……六哥,你说奇不奇怪?”诸葛豆豆看着屏幕中拿袖子擦着眼泪的小木禾,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疑惑起来,“我明明不认识她,但是……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然后就很想很想欺负她……”

    “你想多了吧?”

    诸葛景笑了笑,似乎并未将诸葛豆豆的话放在心上。

    “说不定只是你们两个小孩子聊得投缘呢?”

    闻言,诸葛豆豆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可爱的侧脸上有一丝与她年龄不符的笑容。

    “你见过我跟别人聊得投缘过吗?”

    诸葛景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可能我是在梦里见过她,你知道我做过的那些梦……”诸葛豆豆不动声色地说道,由于她的个子太矮,哪怕沙发很低,她坐在上面双脚也一样不能碰到地面,所以此刻她的双脚也是搭在沙发边缘一晃一晃的,“我好像很久之前就见过她了…..”

    话音落下时,她回过头看了看诸葛景,见诸葛景没搭腔,她最终也只能沉默了下去,默默看着屏幕上的直播画面。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诸葛豆豆轻声说道。

    “会的。”诸葛景似乎也知道自己妹妹在说些什么,眼里闪过了一丝由衷的心疼与一丝莫名的怨恨,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堪的往事,最终他也细声安慰道,“相信六哥,会有这么一天的。”

    诸葛豆豆嗯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屏幕中的另外一块画面。

    那是陈闲。

    “他是个奇怪的人。”诸葛豆豆说道,眼神有些好奇,“气息很奇怪,体内的能量很奇怪,做人也很奇怪……”

    “我也这么觉得。”诸葛景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有一丝莫名的味道,“我从来不喜欢跟这些异人交朋友,但是陈闲……他好像总能跟我聊到一起去。”

    “你不会喜欢他吧?”诸葛豆豆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表情微妙的冲诸葛景挑了挑眉,“我看陈闲倒是挺好看的,就像是小说里那种……你们俩也挺配的嘛!”

    “你看的都是些什么狗……小说。”

    诸葛景硬生生把脏话给咽了回去,这些年修来的涵养差点就败在这古灵精怪的丫头手里了。

    “我是觉得他人不错,三观也不像是普通的异人,有些观点跟我几乎是一致的。”诸葛景无奈地解释道,“而且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熟悉,有点像是那丫头给你的感觉,我总觉得以前在哪里见过他。”

    听见诸葛景这一番话,诸葛豆豆似乎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嘴闭上了。

    “其实我还有点羡慕他们这种兄弟之间的感情……”

    诸葛景目光复杂地望着屏幕上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眼中有一丝羡慕也有一丝憧憬。

    “有陈闲这么一个老大罩着……感觉肯定很不错……”

    “那你去拜码头呗!”诸葛豆豆给自己哥哥出了个主意,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再说了我看你们的关系也不错啊,就是……”

    “行了。”

    诸葛景打断了自己妹妹的话,抬起下巴指了指屏幕。

    “看看我们陈大科长是怎么收拾那把两大世家的枪。”

    此刻,赛场之中。

    魏忘仙发现事情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准确的说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的想象与现实不符,在他从树林里走出来跟陈闲说话的时候,陈闲也只是问了一句。

    “就你一个人?”

    问完这句话,得到了答案,陈闲便看了他一眼就放下了手里的锯肉刀,借着装武器的皮箱当坐垫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种反应完全是魏忘仙想象不到的。

    他想象过。

    陈闲或是扑上来要与自己厮杀,或是愤怒地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可是现在这样……这种平静到极点的反应却让魏忘仙心里没谱了。

    “你不担心其他人吗?”魏忘仙还是忍不住问了这句话。

    “该担心的不是我,应该是你,难道你不担心其他人吗?”

    陈闲从口袋里取出科研部特制的擦刀布,细心擦拭着锯肉刀上那些血液凝固后留下的锈迹,之前他脸上的愤怒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或许是突然间想明白了……就凭魏家的这些子弟,恐怕还真不能对鲁裔生他们造成丝毫影响。

    “等他们打完了,我再收拾你。”

    陈闲一边擦拭着锋利的刀刃,一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最讨厌别人跟我玩战术了,玩战术的心都脏,正大光明跟我打一场不好么……”

    我特么要是能打得过你还用得着玩战术?!

    你说这话还要不要脸了!!

    “陈科长,你这样未免也太自大了吧……”魏忘仙眉头紧蹙,明显是在克制自己心中即将爆发出来的怒火,“你对你的那些队友这么自信吗?”

    陈闲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擦着刀刃。

    “可能你真是高看他们了……”魏忘仙咬着牙看着陈闲,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他们没在阴沟里翻船,我就……”

    “他们没翻船你就去吃屎?”

    陈闲看了他一眼,皱着眉说道。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喜欢占便宜的人,尤其是占我便宜,你不会是想在这里骗吃骗喝吧?”

    “……”

    魏忘仙从小到大这么些年还从没受过如此直接的侮辱,本以为陈闲是个有档次有格调的人,就算再生气也不可能像是流氓一样说那些下三路的话,但现在看来……真特么是我眼瞎了!

    “陈闲!你不要欺人太甚!我……”

    不等魏忘仙将话说完,只听天空中响起了一阵电子合成的人声。

    “经裁判鉴定。”

    “魏子嬛,魏子江,魏子灵,魏子槐,魏子顾。”

    “以上五位参赛选手已确定彻底失去战斗能力,现做强制退赛处理,请余下的参赛选手继续努力,争取……”

    听见天空中这一阵电子人声,陈闲掰着手指数了数。

    六个人的队伍已经退赛了五个。

    那就没错了。

    “到你了。”

    陈闲提着锯肉刀慢慢站了起来,中途还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

    “打起来我可不敢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所以我现在给你一个衷心建议……不想死的话,你还是认输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