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帮你整个容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九十九章 帮你整个容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许雅南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人这么小看,就算自己的实力再不济……你们也不至于只派两个魏家的子弟来堵我吧?难道我们许家就这么不被你们放在眼里?还是说你们觉得三家联合起来能稳吃我们许家了?

    当许雅南看见那几个魙向自己靠近的时候,说实话她真的有点替许家觉得憋屈,明明自己已经将家传的至宝九符搬出来了,还使出了戊己门的方术地流沙……这些人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怕?

    “就凭这个想敌过我们魏家的魙?”

    魏子嬛看着不断向四面扩张的泥沼,脸上满是不屑。

    “魙不惧阴阳五行,难道这点常识你都给忘了吗?”

    听见这话,许雅南嘴角隐隐动了一下,像是在刻意控制自己心中的笑意。

    “我跟你说过这是阴阳五行的东西了?”

    “难道不是?”魏子嬛冷笑道,似乎觉得许雅南这是在嘴硬,普通异人不知道你们许家九符的特点,难道我们魏家还能不知道?

    许家九符就是一种以阴阳五行为基础动力的法器,施法者借着九符使出的招数也脱离不了五行的界限。

    “惯性思维害人不浅啊……”

    许雅南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看了魏子嬛一眼。

    “我给你们先出手的机会,别说我一会欺负你们。”

    “这可是你说的!”

    魏子嬛还未作声,魏子江便率先开口说道,然后手里掐捻法决像是在施某种方术,随着他眼神一动,那四道雾蒙蒙的身影也随之向许雅南走去。

    就在它们即将踏上那片泥沼时,只听轰的一声闷响,场中那四道人影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待它们再次出现时已经无声无息地来到了许雅南身后。

    这些魙并不会飞,它们之所以会出现在半空中,应该是刚才的纵身一跃所致。

    其中有三只魙已经挥出了似野兽般的利爪,另外一只魙则紧靠着许雅南背后半米的地方,好像就准备这么撞上去……这时就不得不提魙杀人的手段了。

    它们可以从物理层面上对人类展开攻击,也可以肆意放出体内的阴气破坏这片区域的能量平衡,当这里阴气的量彻底压住空气中的阳气时,寻常异人.大多都会感到不适甚至是“中毒”,不过这种手段对许雅南他们这个层次的异人基本无效。

    所以说魙若是想敌过许雅南,目前而言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就是凭借着近身战斗的优势压制住对方,然后进行物理层面上的攻击,譬如利用自己的爪子撕裂对方的肉身或是掐死对方。

    要么,就是像靠近许雅南的那个魙一样,借用鬼上身的方式直接控制许雅南的肉身,再引.爆体内至阴至纯的能量,直接把这具肉体凡胎炸成一地碎肉。

    在见到那四只魙成功靠近许雅南的时候,魏子嬛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那种无法掩饰的兴奋任谁都能看出来……可还没等她多高兴一秒,接下来的一系列变故都让她傻眼了。

    就在那四只魙出现在许雅南背后准备攻击的瞬间,地上那片污.浊泥沼之中,毫无预兆地冒出了四条手臂。

    没错,四条手臂。

    那种变化方式简直像极了陈闲控制的寄生体!

    见陆家送来的那四只魙被那些泥浆形成的巨手紧紧握住,魏子嬛脸上满是惊诧与不可置信,因为她很清楚这些魙的实力有多强,像是这种以五行能量驱使的物质根本就不可能碰到它们!

    换言之,在这些泥沼巨手的面前,那些魙就应该像是空气一样处在无法触及的状态,它们怎么可能会被这些巨手一把握住?!

    “这些魙可都是麻烦的东西,我可不想碰到它们。”

    许雅南说着,轻轻迈着步子行走在泥沼之上,那些污.浊的泥浆仿佛能认出自己的主人,无论许雅南在泥沼表面是走是跳,它们都不会影响到她,甚至连她的鞋子都不敢弄脏。

    看着这一幕,不仅魏家姐弟愣住了,连屏幕前那些观众也看傻了眼,甚至连那位对许雅南知根知底的老人都懵了。

    这是九符的力量?

    这特么是加强版改良过的吧?!

    如果九符真的如此霸道,许家早就把其他三个世家都给压得抬不起头了!

    “轰!!!”

    伴随着一连串的爆炸声,那些紧握住魙的巨手纷纷炸裂,虽然这些由泥浆构成的巨手比风干的水泥还要坚固得多,但若是想抵抗那些魙的力量明显是不够的……如果单论力量而言,许雅南并不是它们的对手,甚至连李道生那种擅长近身搏斗的异人都只能勉强与它们持平。

    所以许雅南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能这么快解决它们,要处理掉这些魙必须用点别的方法才行。

    “别跟她浪费时间!趁陈闲还没赶过来抓紧时间处理她!”魏子江已经等不下去了,他直接从腰后抽出一柄灰绿色嵌有七颗绿松石的匕首,双眼中闪过一丝幽绿色的光,“迟则生变,别犹豫了,跟我一起上!”

    魏子嬛点点头,长袖轻轻一抖,手中也多了把匕首。

    “你们不会打算跟我近身搏击吧?”许雅南很惊讶地看着他们,只觉得这有点不像是魏家的作风,“你们的那些老祖宗呢?怎么一个都不请出来?看不起我?”

    “对付你还用不着召请我们家的老仙。”魏子嬛冷冰冰地说道。

    听见这话,许雅南皱了皱眉,感觉魏家的确是存心要找死了,他们明明有无比擅长的手段却不使出来,反而用这些旁门左道的方式驱使魙来战斗……这是打心底里要小看我?

    小看许雅南?

    或许最初的时候有,但是现在魏子嬛他们远比许雅南想象的还要紧张,甚至都已经在心里骂起了魏忘仙那个没脑子的蠢货……

    此刻他们并非不想使出魏家请祖先魂灵的手段,而是没条件也没办法使用,十八个祖宗的魂灵都已经被魏忘仙带在了自己身上,他们就算想请,魏忘仙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放人。

    从这一点来说,魏忘仙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面对的陈闲有多可怕,所以他竭尽所能把一切可以使出的手段都准备好了。

    不为胜过陈闲,只为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所以在这个时候,队伍里的其他人基本都处在“自断一臂”的状态,他们能够驱使的只有这些陆家送来的魙,其他的一些方术虽然也能使用,不过压箱底的绝活是没办法再用了……那帮老祖宗都被魏忘仙背在了自己身上,他们还能请谁?

    “嘭!!!”

    听见这一声闷响,魏子嬛这才回过神来。

    她侧过身本能地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只见自己的弟弟魏子江已经被许雅南按住了头直接砸在了草地上。

    众所周知,整个赛场都是被举办方刻意加固过的,所以这看似柔.软的草地也已经变得犹如钢铁般坚硬。

    许雅南没有使出任何许家的招式或是方术,她此刻对付魏子江的方法非常简单,也是从木禾那里学来的……按住头往地上一砸,一瞬间就让魏子江失去了战斗能力。

    “你……你这个贱女人……”

    “嘭!!!”

    “我迟早……”

    “嘭!!!”

    连着被砸了三次头,魏子江终于晕死了过去,此刻他的脸也已经看不出人样了,鼻梁骨被彻底粉碎之后,整个脸看起来几乎都是一个平面,那种血肉模糊的惨状看得魏子嬛寒毛直竖。

    此刻那些站在泥沼中的魙也开始向这边靠近,不过看它们举步维艰仿佛每迈出一步都要使出全身力气的样子……估计是救不了魏家的两姐弟了。

    “今天你们许爸爸心情好,不杀人。”

    许雅南松开手站了起来,然后习惯性地揉了揉自己的右手臂。

    “你……你要干什么……”魏子嬛本能地后退了两步,胆战心惊地看了一眼昏死的魏子江,说话都在发颤,“你可别乱来……这是比赛……”

    “对啊,比赛。”

    许雅南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到极致的笑容,说话都是轻声细语满是柔情。

    “好妹妹快来,姐姐现在帮你整个容。”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