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奇的结印方式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奇的结印方式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此刻,大屏幕前不少观众都看傻眼了,尤其是在举办方聘请来的高端解说员的一通解说之下……他们发现该吃亏的许雅南一点亏都没吃,相反,不该吃亏天克魙的李道生却在被压着打。

    “这是怎么回事!!”

    解说员的声音已经在直播楼中回荡起来,除了楼上的那些贵宾包房没有他的声音之外,连厕所放置的音响里都能听见他的惊呼声。

    “李家的剑竟然破不开那些魙的身子!!这不可能啊!!”

    没错,如解说员所说。

    李道生手中的锈剑确实不能对魙造成伤害。

    当魏子灵说出那句“六公子得罪了”之后,李道生连犹豫的举动都没有,也不作出任何客套行江湖礼仪的打算,握着锈剑就直奔魏子灵冲了过去,劈头盖脸便是一剑斩下。

    李家的剑气便是一种能量的高级体现,尤其是在锈剑的加持之下那种剑气更是无物不断,往日切磋的时候连陈闲都得避其锋芒。

    可是现在呢?

    魏子灵刚有躲闪的动作,站在他身后的四道人影就冲上前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李道生……两个魙拽住了李道生的左右手臂,另外两个魙则是同时伸出了右臂挡住了无物不断的锈剑。

    在那瞬间,李道生清楚看见它们体内的金色能量闪动的频率变高了许多,就像是有无数电流正在这些魙的体内穿梭不息,而它们直接碰触到锈剑的部位也已经被这些金色能量覆盖了。

    “怎么会这样……”

    李道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六公子,你的剑不行啊。”魏子灵笑眯眯地说道,他轻轻一抖手臂,两柄细长的匕首就直接从他袖中滑落了下来,无声无息的被他握在了手中,“给你开两个窟窿,你不介意吧?”

    “怎么可能不怕我的剑气呢……哦我不介意,你开吧。”

    李道生好像并不在乎魏子灵的话,回答的时候都显得有些敷衍了事,整个人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那些魙身上……为什么它们能接住自己的剑呢?难道锈剑的攻击也能被它们免疫?

    “不介意就好。”

    魏子灵的表情变得阴冷起来,因为李道生那种敷衍的回答就像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更何况这里还有无人机全程直播……

    难道我就这么不入你的法眼吗?

    你是不是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收拾你的了?

    “二哥,别跟他废话了,让我一刀扎他个魂飞魄散!”

    魏子槐对李道生的态度不怎么友好,虽然他们两人并无直接的恩怨,但李道生那种目中无人的表现确实伤到了他脆弱的自尊心。

    在金陵还没人敢这么跟他们魏家人说话!

    就算你是蜀地李家的人又能怎么样?

    难道天底下的家族都得畏你们李家三分吗?

    “罡风起。”

    听见这个平静而低沉的声音,魏家两兄弟都不禁怔了一秒,不过魏子灵还是及时反应过来,一把拖着魏子槐闪躲到了远处……而就在他们闪出去的一瞬间,李道生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涌出了无数肉眼难以观测的剑气。

    无论是身处现场的魏家兄弟还是屏幕前观看直播的观众们,他们都只能看见一些模糊如涟漪的能量从锈剑中涌了出来,然后迅速在空气中不断扩散,犹如一道道无形的冲击波,以辐射状开始向四面八方喷散。

    由于这个赛场是被举办方用采集身体样本的方式刻意“加固”过的,所以那些剑气并未伤及赛场的本身,撞击在地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那一声声恐怖的爆炸声,那些撕裂空气的尖啸……都无比震人心魄!

    遭受罡风突袭时,紧挨着李道生的这四个魙也有所反应,它们几乎瞬间就出现了后退躲闪的动作,那是智慧生命都拥有的求生本能在作祟,趋吉避凶趋利避害……与此同时,李道生也发现它们在遭受攻击的同时,体内的那些金色光芒变得暗淡了几分。

    “能受得住我一剑算你们能耐,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受住我千剑万剑。”

    李道生面无表情地说道,他紧握着手中的锈剑看了看那些魙,又回头看向魏子灵。

    “如果你没有及时把家里的那些老祖宗请出来,我估计你会死,我给你这个机会……半分钟够吗?”

    “你……你找死!!”

    此刻,坐在包间里观看战斗的魏家人坐不住了,尤其是魏家的家主魏老爷。

    “陆兄,你不是说那些魙可以克制李家的剑吗?”

    “没错。”

    “那现在是……”

    “我也不知道李道生竟然会那些剑决啊!原来也没见他使过啊!而且李家的剑诀……我原来跟李四百切磋过不少次了,每次他要使用罡风起这一招的时候都得挥剑或者舞剑,再不然就得手里掐个法决作为导气的引子,但这小子什么都没做啊!”

    陆还真也看得满头雾水,千算万算都没算到李道生竟然做到了这一步……当然,另外一个包间里的许李两家老爷子也看傻眼了,尤其是对李道生知根知底的李老爷。

    “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李老爷一脸茫然地看着屏幕,似乎都在怀疑画面中的那个人是不是自己亲孙子了。

    李家的法决剑诀都需要引子,以某种固定的动作来舞剑或是挥剑都是引子,手中掐捻法决也是引子……但李道生却什么都没做就把罡风起这一招使出来了,这让李老爷表示很不可置信。

    此刻身处现场的李道生也是一脸的感慨,尤其是看见魏家两兄弟脸上的震惊后,他更是觉得……老大真是太他妈有远见了!

    在昆仑会开始前的实战练习中,陈闲其实早就发现了李家剑诀的这个弱点,一旦强行控制住李道生不让他动弹,那么一瞬间就能让他落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

    那要怎么样才能尽可能降低这种弱点对自己的影响呢?

    答案非常简单。

    陈闲给他出了个主意,虽然这个主意不能彻底帮他摆脱这种弱点的困扰,但的确也能帮他解除一些困境,就譬如现在……

    “这帮蠢货,真以为控制住我两只手就够了吗?”

    李道生冷笑连连,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脚趾头。

    老子拿脚结印你们怎么破?三根脚趾就能掐个法决这是你们这帮废物能想象到的?

    想起当初自己日夜在足浴城苦练修行的画面,李道生长出了一口气,果然还是老大有先见之明,如果不是自己勤学苦练……今天说不准就要栽在这帮魙的手里了。

    “这些魙……你们除了堵我之外,是不是还去堵其他人了?”

    李道生比外人想象的聪明得多,虽然他这个人的样子看起来不是很聪明,不过在这时候他的确联想到了许多令他有些担心的事。

    “这与你无关。”魏子灵咬牙切齿地说道。

    “有许大姐是吧?”李道生直接问道。

    魏子灵没说话,但这种表现明显是直接给了李道生肯定的答案。

    “你们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李道生用一种看弱智的目光看着他,又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悬停的无人机,仿佛在与镜头另外一端的人说话。

    “堵我不轻松点吗?堵老鲁不轻松点吗?你们去招惹许老大干什么?”

    话音一落,李道生轻轻地挥了挥剑,那些无形的能量便又再一次聚集形成了蓄势待发的状态。

    “你们不会觉得就凭这些魙能去对付许大姐吧?开什么玩笑……”

    说着,李道生脸上露出了一个心有余悸的表情。

    “那个活爸爸可比我厉害多了……你们去堵她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听见这话,站在一旁的魏子槐也忍不住开口,很诧异地问道。

    “你不是比许雅南强吗?”

    “卧槽这话你可别乱说!让她听见还不得打死我!”

    李道生急忙让魏子槐收声,额头上都出了一层冷汗。

    “我跟她打过那么多次,你们听过我有几次能赢的,尽他妈瞎说……愿那些去堵许大姐的魏家子弟一路走好吧,下辈子可别再作这种死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