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场比赛开始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场比赛开始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午饭过后,三十二强赛的第一场比赛也逐渐拉开了帷幕,这场比赛用万众瞩目来形容都毫不过分,因为这不仅是三十二强赛的首场比赛,也是陈闲他们这个冠军种子队的比赛。

    在这些来自于全国各地的三十二支队伍中,论粉丝数量与粉丝粘性最高的队伍,莫过于陈闲他们,可以说现在异人圈子里有六成到七成都是他们的粉丝,至于异常生命圈子里……崇拜陈闲的人有多少不好说,但自开赛以来,骷髅先生的确积攒了数不清的粉丝,尤其是某些世称画皮的异常生命,她们爱骷髅先生是真的爱到了死去活来的地步。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骷髅!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骷髅精!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

    “卧槽!刚才我路过直播楼的时候看见有不少人举着骨头哥的应援牌啊!看样子他还挺受欢迎的!”

    “那里有你六哥我的应援牌吗?”

    “有几个吧……”

    “有几个是几个?”

    “没看清,我估计就两三个,老大的最多,小木禾跟许大姐的排第二,骨头哥紧随其后……咱们俩算是垫底的吧?”

    听见鲁裔生这话,李道生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脏话。

    难道六哥我的颜值不够吸粉吗?还是说我蜀地小剑仙的实力镇不住你们这帮没眼力见的观众?

    想到这里,李道生抬起头来向天空中望了一眼,他看着那十几个盘旋在高空中的无人机,默默地抬起手整理了一下发型,然后冲那些无人机携带的摄像头比出了剪刀手。

    “你看看你孙子多sao包!”

    在直播楼的贵宾厅里,许拜公在屏幕上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坐在他身旁的李老爷子则是面如死灰,看着屏幕上那个不断摆出各种造型卖弄风sao的六孙子,越看越觉得他是个孙子。

    家门不幸啊!

    我蜀地李家好歹是传承千年的名门望族,怎么到我这一代家里就出了这么一个宝货!

    “你看看我的宝贝孙女!什么叫做英姿飒爽!什么叫做巾帼不让须眉!”许拜公手里拿着一块从二道贩子那里买来的高价应援牌,上面有两排明晃晃的荧光字。

    “许家小仙女冲啊!!”

    “许仙子必胜!!”

    李老爷子瞥了许拜公一眼,又看了看那块亮晶晶还带着粉色卡通图案的应援牌,心中满是唾弃……你个老不死的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跟那些年轻小伙似的拿着应援牌给自己孙女打气,丢不丢人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

    如果小六子看见自己拿着他的应援牌给他打气加油,应该也会很开心的吧?还有小栖那丫头…..

    想到这里,李老爷子也不含糊,直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噼噼啪啪地点了起来。

    “你干嘛呢?”许拜公好奇地问道。

    “没事,随便点点。”

    李老爷子不动声色地答道,将手机收了起来,像是他们这种贵宾级别的观众,基本每个人都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伺候”,所以找他们订制应援牌可比找那些二道贩子买划算多了。

    当然,李老爷做出这种事是不能让许拜公知道的,毕竟在许拜公眼里,李老头可是一个不苟言笑如冰山般冷漠的异人。

    这架子都端了几十年了,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出现纰漏?

    与此同时。

    相比起只有许拜公与李老爷子两个人在的贵宾包房,隔壁的雅间可要热闹多了,因为这里不仅有魏家人在,还有四大世家剩余的两家人……

    “不好办啊。”

    魏家的当代家主魏恭城就坐在沙发上,他看着屏幕上不断向山区走去的那些魏家子弟,脸色既沉重又无奈,只能怨魏家的运气太差,刚进三十二强就碰见了陈闲他们的队伍……

    魏家这一代的子弟确实很强,但魏恭城看得很明白,他们再强也不可能强过陈闲他们,那种实力差距是根本没办法用战术来弥补的。

    “怕什么?”

    坐在一旁的郭处玄面上带笑,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作为四大世家中东北郭家的当代家主,郭处玄自然知道前些天自己孙子与陈闲他们发生的冲突,自然也是恨极了那个出身于守秘局的后生……所以,他与陆家的家主达成了共识。

    无论是哪个队伍。

    只要是陈闲他们的对手,这两家都会或多或少帮一把。

    就譬如现在。

    “老魏,你担心那么多也没用啊,本来输的几率就不小,做好心理准备就行了…..”

    说话的陆还真依旧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模样,硕大的耳垂上刺的那些黑色咒文,在明亮的光线下似乎还会发光,透着一种莫名诡异的感觉。

    “但是吧,输归输,咱们也不能让陈闲那帮崽子赢得太轻松,这次我们陆家可是大出血,送了十八个魙(zhan第一声)给你们,老郭也不含糊,直接弄了套龙门派驭鬼的秘法送给你孙子……”陆还真的手指在膝上轻轻弹动着,笑眯眯地说道,“我们陆家那十八个魙的实力可不在你们老祖之下,只要那帮小崽子掉进这陷阱里,就算赢了也得出出血啊。”

    陆家养魙。

    这在异人圈子里不算是秘密。

    人死为鬼,鬼死为魙。

    人之畏鬼,如鬼畏魙。

    虽然魙也是魂魄状异常生命的一种,可是它的生命层次要比普通的魂灵高多了……魙是由魂魄蜕变而来,虽无实体却胜似活物,用恶鬼中的恶鬼来形容魙也毫不为过,更何况是这些用陆家奇门遁甲之法养出的魙,那更是不得了。

    它们不惧阴阳五行。

    换言之,一切宗教类的手段都不可能降服它们,同时它们又有魂魄状异常生命的特征,物理层面的攻击完全是被免疫的,若是将它们放到外界……每一只魙的实力都足以主导一场特级异案!

    像是这种具有可控性的异常生命。

    陆家有上百只!

    为什么四大世家能将其他异人世家压得抬不起头来?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不就是十几只魙吗?

    只要能让陈闲他们的队伍“难受”一下,这点助力陆家出得起,郭家也一样出得起。

    那些魙必然压制不住陈闲,可不代表压制不住他队伍里的那些人……如果比赛出点小意外,他的队伍里死了几个人,那这些魙的付出可就很有价值了。

    不过……

    想起那天被陈闲召出来的那个苍白怪兽,陆还真与郭处玄心里还是有点没底,因为那东西已经超出他们脑海中“妖魔”的界限了,那究竟是什么?实力又该有多强?

    这些都是未知数。

    所以说,他们帮了魏家一把也是在帮自己。

    他们想借此机会摸摸底,看看陈闲他们的队伍……不,应该是陈闲这个人究竟有多强!

    “双方进场了。”

    郭处玄眼睛亮了一些,看着屏幕中已经迈入山区的双方队伍,心里有一丝隐隐的期盼……如果陈闲他们就此败在魏家手里,那该有多好啊!

    此时。

    迈入山区的陈闲他们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按照举办方的规定,两支队伍是一南一北同时进入赛场的,虽然双方的距离相隔较远但陈闲不可能闻不见那些异人的味道……

    “他们把自己的气息盖住了。”

    陈闲摸了摸鼻子,左右看了看,确定了自己接下来的路线。

    “那现在就按照咱们之前商量好的战术吧……我去荒原那边看看能不能碰上人,那五座山跟附近的林子都交给你们负责,遇见麻烦就大声喊我一下,我听见了就及时过去帮你们。”

    “我们又不是拖油瓶,不用你担心啦!”

    “是啊老大,不就是魏家的这些小孩子嘛,我一只手就能把他们给捏得死死的!”

    “老鲁你可别瞎他妈吹了,到时候你要是敢掉链子可别怪六哥我喷你!”

    “陈闲,如果我遇见人了,是杀了还是?”

    “我怎么感觉这跟捉迷藏一样……”

    “把他们丢出比赛边界太麻烦了,你们直接把他们打晕,打得失去行动能力,打得他们认输,这些都可以……”

    陈闲手里提着装着锯肉刀的皮箱,一脸平静地说道。

    “如果情况紧迫顾及不了那么多,那就直接杀了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