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周抟的期望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九十一章 周抟的期望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守秘局难道对付不了全知会吗?

    难道那些被他们召来的异常生命就没办法杀死?

    当然不是。

    守秘局有绝对的把握能杀死那些被全知会召来的异常生命,但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或许平民百姓会付出惨痛到无法接受的代价……因为就科研部给出的数种方案来看,无论是以哪一种反击方案去应对都必须要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最简单常用的选择就是核武类武器,或是爆炸当量超过极限标准的云爆弹,再上一层就是反碰撞三类激光炮,或是以钍同位素为基础动力的“白光线”……这其中任选一种都是杀伤半径极广的非常规武器。

    想要杀死那种强大的异常生命并不容易,虽然使用这些武器都可以做到,但使用前提非常多……既要将武器功率或是爆炸当量定得很高,又要确保能够一击必中不做无用功,毕竟那些异常生命的移动速度太过骇人,就算你一发核弹对准它轰过去,它也有极大的可能赶在爆炸之前迅速离开目标点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所以说,一旦守秘局开始以那些非常规武器去反击,那么基本就代表国内的局势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而且很有可能已经出现了国土大面积沦陷的情况……只有到了那种境地,守秘局才有胆子使用非常规武器去消灭那些异常生命。

    如果事情还没发展到那种地步,借周抟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自己祖国的国土上胡来。

    所以。

    他想到了陈闲。

    陈闲对守秘局来说是什么?

    一个尽职尽责的特级成员?

    一个能帮助组织解决大部分异案的异人?

    不,都不是。

    至少在周抟看来,陈闲所代表的要比这些都沉重多了……守秘局目前只有一把利剑,那就是周抟自己,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处理掉全知会制造的大部分麻烦,可是别忘了人力有穷时,就算在现阶段他比核弹都要好用得多,但我国的国土面积这么大,一个周抟怎么可能顾得过来?

    所以他想到了陈闲。

    这个最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追上自己的后生。

    在全知会对三十二号基地展开袭击行动之后,周抟已经有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毫不夸张地说,他心里甚至都有种莫名的恐慌了,因为他不知道全知会接下来要做什么……如果是十几年前的全知会,那么周抟不可能感受到如此大的压力,因为当时的全知会实力有限,就算要与各国为敌也只是局限在一个较低的层面上,不可能像是现在这样……那些被金属装置召来的异常生命没一个是善茬!

    甚至在国外出现的那些异常生命之中,有几个实力都要比国内出现的这个人偶要强,而且要强得多。

    自己还能守护这个国家多久?

    真的能凭借一己之力让这片故土国泰民安吗?

    周抟想不到答案。

    但他想到了能抵御风险的一个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陈闲。

    让他尽可能加快自己变强的速度,以最快的速度吸收掉国内仅有的那些古老神明之血……虽然这种拔苗助长的法子一直都被周抟所唾弃,老骗子提起来的时候还经常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不允许他考虑那么多了。

    “我明白了,把南方交给我,不会有事的。”

    陈闲只给了周抟这么一个答复,随后就起身告辞,说是要回去与队友一起准备下午的首战了……

    看见他那种一如往常的平静,周抟也松了口气。

    待陈闲走后,他给老骗子递了支烟。

    “你疯了。”

    老骗子接过烟没有点上,表情很是复杂。

    “那地方的结构比你我想象的都要诡异,你们科研部给的平面图纸也只是个大概,他想进到那里很困难,说不定还会遇见……”

    “不会有事的,相信他吧。”

    周抟笑了笑,表现出了对陈闲的绝对自信,但这种表现是以前几乎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换言之……周抟是一个很小心的老人,尤其是在对待陈闲的时候,他担心的永远要比老骗子多得多。

    可是现在,老骗子觉得周抟有些变了。

    “小闲不一定会出事,可他身边的那些朋友……他们都跟咱们一样,都是会死的。”老骗子皱着眉说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他们出事了小闲会怎么样?”

    周抟看了老骗子一眼,突然笑了一下。

    “你个老不死的……难道你能想到的我就想不到?”

    “那你的意思是……”

    “相信他们就行了。”周抟笑道,“小闲现在的实力有多强,你我心里也说不出个准数,但肯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一线……所以你得让他们经历一下磨难,你懂我意思吗?”

    “死了怎么办?”老骗子眉头不展。

    “你得对他们有信心啊……对了,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听见这话,老骗子不禁多看了周抟两眼,因为他很清楚周抟的生活习惯……这么多年来,周抟睡觉的次数屈指可数,每天都是机器人一般连轴转,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可以完美利用到极致。

    虽然这种生活在老骗子看来还不如死了轻松,但周抟也早就习惯了,毕竟以他的体质而言,睡不睡觉都没什么区别。

    “你有闲工夫睡觉了?”老骗子忍不住问道。

    “处决那个人偶并不轻松,我伤得也不轻啊……”周抟无奈地叹了口气,“想不睡觉都不行,天一黑就犯困,也就这两天稍微好点。”

    老骗子点点头,眼神也变得好奇起来:“你做什么梦了?”

    “我梦见陈跋了。”

    听见这个很久都没有从周抟口中.出现的名字,老骗子怔了一秒,然后低下头抽了口烟。

    “哦,梦见啥了?你们俩又打了一架?”

    “那倒没有……我梦见当初咱们从南海出来的那天……你应该还记得吧?就是陈跋把小闲抱出来的那天!”

    “我记得。”

    “咱们刚从海底游上来的时候,外面正在刮台风,海浪也是大得吓人,差点没把咱们仨都给拍回去……”

    周抟说起这些陈年往事,眼神都变得悠远起来,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那片波涛汹涌的幽暗之海。

    “当时你还数落陈跋是个没长脑子的老不死……还骂他为了一个婴儿差点把咱们哥仨的命都搭上……你记得当时他说什么了吗?”

    老骗子仔细回忆了一阵,摇摇头说不记得了。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怎么可能记得住?”

    “我本来也记不住了,但是昨天做梦……我又想起来了。”

    周抟眼里闪动着一种莫名的神采,整个人的情绪都不似之前那么低落,好像对未来充满了期望。

    “他说……他救的不是婴儿……他救的是一个刚出生的神!”

    闻言,老骗子沉默了两秒,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周抟。

    “你确定他是这么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应该是,反正在梦里他是这么说的,还说这个孩子以后能帮我们抵挡一个大劫……那是属于这个世界亿万生灵的劫难!”

    “神神叨叨的。”

    老骗子咂了咂嘴,似乎不怎么相信周抟说的这些话。

    “我看你是被那个人偶把脑子打坏了,小闲是什么来历我们还能不清楚吗?再说了……”

    就在这时,老骗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刚才举行开幕仪式的时候,我发现西昆仑的那两个炼气士有些不对劲,他们的气息跟顾山主有很大出入……而且那种气息的味道很奇怪,有点像是小闲身上的那种味道。”

    “是吗?”

    周抟显得很意外,似乎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那我得让人去查一下,我记得他们西昆仑的法脉传承都是固定的,应该没有野路子那么一说,更何况顾仙棠还是顾山主的儿子……”

    这时,老骗子突然看了周抟一眼。

    “顾山主对小闲的态度可不怎么好,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他敢不讲规矩在昆仑会乱来,那就别怪我弄死他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