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三位嘉宾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八十章 三位嘉宾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三位重量级的嘉宾?

    这事我怎么没听举办方说过?

    陈闲一脸问号地看着高台上的主持人,只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竟然连这消息都没听过,但事实证明,此刻满头雾水的不止是陈闲一人,在场所有人包括看台上的那些观众都是一脸的迷茫,因为事先谁也没听说过开幕式还有三位重量级的嘉宾。

    本以为高台上的三个座位是留给举办方的高层工作人员,但现在看来举办方的高层工作人员也没资格坐在这里……敢在这么多异人与异常生命面前称呼他们为重量级嘉宾?

    如果这些嘉宾的身份不够,陈闲毫不怀疑举办方会被这些观众以及参赛队伍喷得族谱爆炸。

    在我们面前摆谱?

    你够格吗?

    “西昆仑的人也算嘉宾?”鲁裔生嘀咕道。

    “这次昆仑会的冠军奖品都是从他们西昆仑的地界出的,那帮山民派个人来当嘉宾也很正常。”李道生随口解释了一句,眼里也有几分好奇,“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派谁来……”

    就在这时,高台上的主持人已经拿着麦克风振奋起来。

    “第一位登场的嘉宾是来自于西昆仑的顾山主!有请顾前辈登场主持开幕仪式!”

    在主持人话音落下的瞬间,看台上的观众们便开始议论起来,大部分人的表情都很疑惑,似乎都没有听过“顾山主”这个名字,只有极少数人的脸色出现了剧变。

    “怎么会是他……”李家老爷子眉头紧蹙,满脸愁容地望着场中的高台,“那个老不死的怎么来了……”

    “他来这里不是很正常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李老爷子身后传来,而坐在李老爷身边的这些人,听见有人突然搭腔便也纷纷回过头看去……当他们看见发出声音的老人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诧异。

    “你怎么有工夫过来了?”李老爷子都懒得回头,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来了,“之前我看你的位置离我们挺远的啊,你自己溜达过来不管你家的那些子弟了?”

    “一帮废物,看他们就来气。”

    许拜公走到李老爷身边,很不客气地拍了拍李老爷大儿子的肩。

    “你让开,我陪你爹聊聊。”

    “这……好吧……”

    由于会场看台上没有安置任何椅子,所以大部分来观礼的人都是站着的,只有极少数事先来过会场的人有所准备,就像是这些世家的人,他们来都是带着折叠凳来的。

    待李老爷的大儿子让出位置,许拜公也没觉得不好意思,非常干脆爽快的就坐了下去,然后从兜里摸出一盒看不出牌子的香烟,从中抽了一支递给李老爷。

    “没想到那老东西来了,而且还是代表西昆仑!”李家老爷子皱紧了眉,似乎对那个名叫顾山主的人印象不好,说起他来都是一脸的厌恶,“守秘局请他来做什么!”

    “整个西昆仑的炼气士族群都是以他为首,他不来谁来?”许拜公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当初跟他那点旧账,都过这么多年了,也该翻篇了……再说了,咱们都是一把老骨头,都到了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年纪了,打打杀杀的事你可别做。”

    李四百是个急性子,一般不会与人结仇,因为有仇的话基本上当场就报了,能让李四百忍这么多年……可想而知那个名叫顾山主的人究竟有多可怕。

    顾山主就是顾仙棠的父亲,只不过从外观看来,更像是顾仙棠的爷爷,因为这老不死的是老来得子。

    当初他也曾走出过西昆仑在世间游历,国内大大小小的法脉都与其接触过,只不过很多人都认不出他的身份,都以为这只是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子罢了……但不可否认也有一部分认出他来历的人,就比如李家的李四百老爷子。

    他不仅认出了顾山主,还因为一些矛盾跟他交上了手。

    仅仅过了三十招。

    李四百就栽在了顾山主的手里。

    之所以他一听见这个名字就咬牙切齿……

    “你不会还想找他报仇吧?”许拜公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心说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想去跟炼气士硬碰硬?

    当初斗不过,现在就更斗不过了,这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放心吧,我不会去找他麻烦的。”李老爷叹了口气,表情有些落寞,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不可抗拒的衰老,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一剑定西南的李四百了,“但我孙子会好好教育他儿子的。”

    “不一定。”许拜公摇摇头说道,“西昆仑的炼气士有多克我们这些内地法脉你不是不清楚,凭你孙子一个人,这事估计办不了。”

    “你觉得我孙子身边没人吗?”李老爷瞥了许拜公一眼,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可是有老大罩着的。”

    闻言,许拜公怔了一下,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陈闲……那小子不错……”许拜公点点头说道,毫不掩饰自己对陈闲的欣赏,但眉宇间还是透着一种“我不开心”的感觉,“那小子性格有点孤僻,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但只要跟他熟一些……基本上都会被他护着,好像天生就有一种护短的性子,所以你孙子跟着他,你也可以放心了。”

    “我知道。”李老爷点了点头,“我孙子打电话跟我聊天的时候也经常聊起他,听我孙子的口气,好像真把那小子当大哥了,不过……陈闲这个后生的确对他这些兄弟都挺负责的。”

    说罢,李老爷忽然又想起什么,表情微妙地看了许拜公一眼。

    “你家那个丫头……好像挺喜欢陈闲的吧?”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许拜公摇着头,一脸苦恼地看着李老爷子。

    “今天我心情还不错,你别给我找不痛快啊。”

    “怎么了?你还瞧不上姓陈的?”李老爷子笑了笑,难得一见的来了兴致,简直就跟街头巷尾聊八卦的老头老太太一样,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那小子可是人中龙凤,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哪个异人能比得上他,连咱们也比不上……更何况他背后还有守秘局当靠山,听我孙子说,他跟阴市老爷的关系也很亲密,简直就跟是那老东西的孙子一样……”

    “不说这个。”许拜公摆了摆手。

    “那咱们说性格吧,你觉得这小子性格差吗?”李老爷子就像是老媒婆一样,笑眯眯的跟许拜公数着陈闲的优点,“那小子除了经常摆着那张死人脸之外几乎就没缺点了,我听我孙子说他特别会照顾人,而且你看他那样也不是喜欢沾花惹草的那种……”

    “你家那么多的孙女,你能懂我个屁!”许拜公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家就这一个孙女,你懂我什么感觉吗?”

    “什么感觉?”李老爷子虚心求教。

    许拜公冷冰冰地说道:“精心呵护了二十来年的大白菜,就这么让猪给拱了!”

    就在这时,看台毫无预兆地安静了下来,仿佛所有观众都在这一刻失去了声音,那种突然袭来的死寂,让李老爷与许拜公都情不自禁地怔了一会……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没声音了??

    “爸,看台上怎么忽然多了个人……”

    听见这句话,李老爷子顿时回过头向看台望去,随他一起看过去的还有许拜公。

    此刻,看台上的三张椅子,最右边那一张已经有人入座了,那是一个笑盈盈的中年男人。

    他看起来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打扮得像是古人一般,身着一件素色的宽袖麟纹道袍,留长发而成道髻,下颏还留有三道长髯,整个人都透着一种仙风道骨的韵味,那种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的气质是众人从未见过的……

    若是这世上真有仙人,或许也就是他这般模样了。

    “顾山主……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