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鲁家人_第九守秘局

第一百七十九章 鲁家人

2020-09-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鲁三省是当今鲁家的后生子弟里,唯一一个背负着家族所有期望的人,当然,他也是唯一一个被家族所有人寄予厚望的人,甚至他的名字都是鲁家当代家主亲自给他取的,而不是像鲁裔生这样,随随便便就让父母给取一个。

    他的名字来自于论语。

    吾日三省吾身。

    但如果单说做人这一方面……或许他每日反省的次数还赶不上鲁裔生,这点鲁裔生是深有体会,因为从小到大,鲁三省的性子都从未变过,似乎天生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尤其是在家族对他的溺爱教育下,鲁三省更是飞扬跋扈到了极点。

    可以这么说。

    在鲁三省眼中,鲁家同辈的那些兄弟姐妹都是废物,他平常都习惯对这些人呼来喝去了,一个不顺心还会找理由又打又骂,简直就是用对待下人的方式去对待他们,不过在家族的溺爱教育下,鲁三省从来没有被长辈教训过,至于他的那些兄弟姐妹……连他们的父母都不敢说什么,他们哪还有胆子去反抗?

    当然,话是这么说,其实鲁家也不全是软骨头,至少在在鲁三省这一辈的子弟里就出了鲁裔生这朵奇葩。

    在鲁家这一辈人里,鲁裔生的天赋是倒数第一,别人一个月就能学会的东西,他得学上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族中不少人都怀疑这小子是生来智力低下,成天除了会傻笑之外什么也不干,但过了几年……

    鲁家人发现不对劲了!

    他们发现鲁裔生的动手能力很强,尤其是机械这一块,鲁裔生更是无师自通,六岁那年就能帮人修理简单故障的电视机,八岁那年就把他父亲的劳力士拆得稀碎然后又给重新组装起来,十岁那年就更不得了……他家唯一的一辆劳斯莱斯让他拆成了无数的零部件,挨了几顿毒打后,他又花了半天的时间重新给装了回去。

    鲁裔生最喜欢看的就是守秘局每个星期都要出一次的科学周刊。

    鲁裔生的偶像就是科研部的常三思常部长。

    鲁裔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去科研部工作,能将毕生的精力乃至于生命都投入到他热爱的科学研究中……

    可是这一切在鲁家人看来一文不值,他就是标准的不学无术,不着四六,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打也打不听,骂也骂不听,所有人都觉得鲁裔生废了,连他父母都是这种看法,对他完全不抱半点希望……就因为如此,就因为自己在族中不受待见,就因为这么多年他从来没体会过何为父爱母爱,就因为鲁三省从小到大一直拿他当佣人使唤……鲁裔生对鲁家真的没有任何感情。

    在鲁裔生十八岁生日成年的那天,他就自己买票去了京城,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守秘局旗下的侦破部,再之后……他就被调职来到了宁川,遇见了足以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人。

    陈闲。

    “爸,那不是二哥的儿子鲁裔生吗……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鬼样子,吊儿郎当的,真不怕给我们鲁家丢人!”

    “老三,他都不是我们鲁家的人了,你说这些做什么?”

    “对啊三哥,我们鲁家可是有祖训的,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能跟那些朝廷的人有联系……鲁裔生这小子倒好,他不光是联系,还直接到守秘局应聘去了!”

    坐在中间的老人听着耳旁这些嘈杂的声音,眉头也不禁慢慢皱了起来,他此刻根本就不想参与这些人的讨论,他的注意力都在鲁裔生身上……在老人看来,鲁裔生确实有些变化,虽然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不着四六的气质,可看起来倒是比原来成熟了许多。

    “爸,要我说,二哥这儿子都算是背叛我们鲁家了,他现在就不该姓鲁。”

    突然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不等老人回应,坐在另外一边的中年男人也说了起来。

    “让他换个姓氏吧,我们鲁家庙小容不下这尊大佛。”

    “对啊,我们鲁家的人可不能在守秘局……”

    就在这个时候,说话的人突然打了个冷颤,一种很清晰的危险感从远处的广场上传了过来,就像是有一头怒火中烧的野兽正在沉默地盯着他……此刻也不仅是他,在座所有的鲁家人都感受到了那种愤怒的情绪。

    当众人顺着这种危险感看去时,只见站在广场上的陈闲正在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们,似乎他听见了这些人之前所说的一切。

    此刻,他那双如死水般平静的眸子,在这些鲁家人眼中比任何事物都要可怕得多,仿佛下一刻自己就要人头落地一般,那种无声的危险感简直令他们毛骨悚然。

    “他盯着我们做什么?”有人低声嘀咕了一句。

    “难道他能听见我们说话?”旁边一人也是满头雾水,但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明显是压低了,“鲁裔生那小子也是厉害,竟然能攀上陈闲这株高枝……”

    “别说了。”

    老人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我们是来参加开幕式的,其他的话少说,其他的事少做。”

    “知道了爸……”

    与此同时,站在陈闲身边的许雅南也察觉到了他的异样,见他一言不发沉默得吓人,许雅南便有些担心地低声问了句。

    “你怎么了?”

    “我没事。”

    陈闲摇了摇头,默不作声的将目光从那些鲁家人身上移开,虽然开幕式现场的气氛极为热烈,看台上更是人声鼎沸喧嚣嘈杂,但陈闲的听力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尤其是在精神力集中的时候,他能听见那些从看台上传来的……能让他想杀人的交谈声。

    难道鲁家就这么不待见老鲁?

    他是做什么事了惹得鲁家这么恨他?

    就因为他加入守秘局?

    “鲁家的事我听说过一些,那些事最好不要在老鲁面前提,我怕他听了难受。”许雅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低声在陈闲耳边说道,“鲁家人对老鲁不好,尤其是他的那个哥哥……”

    “鲁三省?”陈闲问道。

    许雅南点点头:“他是一个很有心气的异人,虽然不是我们四大世家的子弟,但他的天赋跟实力确实都能跟我们比肩。”

    “如果遇见他,我不会留手的。”陈闲缓缓皱起了眉头,尽可能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刚才我听见鲁家人说,想让老鲁改个姓氏,鲁家容不下他。”

    闻言,许雅南表现得有些不可置信,因为鲁家这种做法实在是绝过头了,鲁裔生一没欺师灭祖,二没背叛家族,难道只是因为加入了守秘局就要让他改姓?

    “妈的,没这么欺负人的。”陈闲难得骂了一句脏话,眼中更是隐晦地燃烧着怒火,“实在不行就把他们全给做了,到时候让老鲁回去当家主去,我看谁敢说什么。”

    “乖啊,别气别气。”许雅南轻轻拍着陈闲的后背,像是在帮他顺气,“放心吧,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一步的。”

    此刻,木禾也察觉到了陈闲情绪不佳,于是直接跑进陈闲怀里抱着他,似乎想借此给予安慰。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木禾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地安慰着陈闲,因为他生气的样子确实很让人害怕,“如果要打人的话,让我们去就好了!”

    “我没生气。”陈闲叹道,抬手摸了摸小木禾的头,“去找豆豆玩吧,我看她蹲一边也挺无聊的。”

    就在这时,现场主持人已经走上了高台,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那些极为官方的场面话,话里话外无非就是感谢观众们赏脸来参加这个开幕式,然后又感谢了一些“赞助商”对昆仑会的大力支持。

    最后的最后。

    陈闲终于从主持人嘴里听见了一些能让他产生些许兴趣的话。

    “现在,请允许我代表昆仑会的所有工作人员,为各位介绍这次出席总赛开幕式的三位重量级嘉宾,他们分别来自于第九守秘局,地下.阴市,以及……西昆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